新媒体环境下深度报道的现状与转型思考

作者:苏畅; 刊名:新闻研究导刊 上传者:胡玲娥

【摘要】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态势下,新媒体开始迅速崛起,传统媒体不再一家独大,其深度报道的影响力逐渐下滑。受众能更加容易地获取信息,对于信息的选择也开始遵循自己的主观意志,阅读方式和阅读习惯慢慢发生改变。本文将探讨当下深度报道所处的困境以及深度报道的生存转型,并为深度报道的转型提出建议。

全文阅读

当下是一个充斥信息洪流的时代,互联网的去中心化让传统媒体备受打击,人们更倾向于把网络媒体和新媒体作为自己获取信息的渠道,传统媒体被打入“冷宫”。更严峻的事实是,新媒体信息逐渐使人们的阅读方式和阅读习惯发生转变,“碎片化”阅读仿佛已经成为主流,而以传统媒体撒手锏著称的深度报道渐渐失去人们的关注。深度报道这面传统媒体的旗帜在网络媒体和新媒体的冲击下几度倒下,我们需要通过转型这一方式让它再度升起。一、新媒体背景下深度报道的困境(一)“碎片化”阅读的来袭深度报道是某些通过展示宏观背景,对新闻事实进行分析(包括因果分析)、解释或预测并达到相当深度的报道的总称。深度报道采访的深入,思想的深刻,视野的广阔和背景的复杂性都需要读者对其进行深度的阅读。而“碎片化”阅读的来袭让需要人们深度阅读的深度报道显得不那么讨人喜欢。以前人们通过传统媒体了解新闻,现在微博、微信公众号等社交媒体成了受众的信息获得渠道,“what(什么)”成为人们首要的需求要素,而更为深层次的“how(怎样)”“why(为什么)”等要素则被人们忽略。(二)深度报道记者严重流失一篇高质量的深度报道需要记者对新闻事件进行深度的调查与访问,对深度报道投入的人力成本、策划成本、机会成本可谓是不小,而在媒体机构对新闻事件动用大量的人力和财力完成一篇深度报道时,可能由于选题不当或者是观点、角度的不同,抑或是受到政治方面的干扰,深度报道无法顺利落地,高成本的投入可能无法产生对等的回报。对于深度报道记者而言,由于深度报道制作周期长,记者发稿量也随之降低,收入普遍不高。因此,部分深度报道记者不得不为五斗米折腰,不甘心地收下“车马费”。衣食住行都成问题,更谈不上职业幸福感。所以,大量的深度报道记者离开媒体,转向公益事业或者公关工作。二、新媒体环境下深度报道转型处于优势地位深度报道作为媒体竞争的头部产品的地位依旧没有变,是传统媒体在新媒体环境下竞争的必不可少的核心竞争力。首先,在新媒体环境下虽然信息泛滥成灾,但越是这样越能突出“内容为王”的重要性。任何事物,无论在形式上或者是内在模式如何变化,总有一些东西是不会变的。对于媒体而言,亘古不变的就是内容。[1]深度报道凭借对新闻事件的深度挖掘和对因果关系的揭示,能在新媒体环境下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其次,新媒体时代,人人手中都有麦克风,信息的去中心化让传统媒体集体失声。但是对于大多数新媒体而言是不具备采访权的。在内容生产上,传统媒体的把关过程相比新媒体而言更加严格,不论是选题还是立意,都比新媒体要高。从目前深度报道做得比较好的新媒体来看,很多都是由传统媒体转型而来。最后,新媒体平台在这几年的发展日益成熟,能够为传统媒体的深度报道在转型的过程中提供平台支撑和技术保障。像头条号、澎湃新闻等也处于上升期,视频网站、直播平台更是取得了不错的开门红,如《局面》让深度报道在新媒体转型中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三、新媒体环境下深度报道如何转型(一)要符合新媒体环境下的阅读习惯新媒体环境下,受众长期处于碎片化的阅读模式,对于长篇幅且需要深度阅读的深度报道受众会有一定的抵触情绪。这就要求深度报道在转型时,推送的深度报道要符合移动端受众的阅读习惯,把握受众的阅读心理。在《南方周末》的微信公众号上,每篇深度报道的开头都会有全文的字数和阅读所需花费的时间,让受众预计自己的阅读时间,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不会因接下来的长篇大论而反感,这也是深度报道在新媒体转型下的一次尝试。(二)在同质化选题的困境下突出重围对于热点和存在争议的新闻事件,必定会成为各个媒体的选题。但如果各大媒体的报道选题一致,受众所阅读的深度报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