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法核心价值观——基于体系论、层次论和方法论的探讨

作者:王竹;吴涛; 刊名:中国矿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肖文

【摘要】党的十八大提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中国民事立法活动、学说研究和司法实践中,应将其"整体"而非"个别"地融入,进而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法核心价值观"。从体系论视角看来,"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具有论据价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具有秩序价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具有实践价值。从层次论视角看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法核心价值观向上承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法的本位,向下确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法的基本价值取向,进而间接地确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法的基本原则和基本观念,实现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构建目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法核心价值观的方法论包括"合宪性推定""合理性推定"和"合法性推定"三个方面。

全文阅读

党的十八大提出,要“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关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见》指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内核,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根本性质和基本特征,反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丰富内涵和实践要求,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高度凝练和集中表达。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容中,“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是国家层面的价值目标,“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是社会层面的价值取向,“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是公民个人层面的价值准则。笔者认为,应当主动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整体”而非“个别”融入中国民事立法活动、学说研究和司法实践,明确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法核心价值观”的理论概念,并形成相应的理论体系。初步研究后认为,应当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法核心价值观的体系论、层次论和方法论三个方面。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法核心价值观:体系论视角的分析逻辑只能“去伪”,不能“存真”。任何没有价值判断前提的逻辑论证都只是在重复其价值判断假设,再多的循环论证也无法产生新的论证要素。只有确定了作为逻辑前提的价值判断,逻辑论证才能避免循环论证的尴尬,真正地得出科学的论证结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正为我们提供了民法学的价值判断前提。由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一论证前提本身具有体系性,我们认为,应该根据民法学科的理论体系,主动通过如下的体系化结构进行融入,达到融会贯通的目的。从民法学理论体系本身出发,首先需要纳入的是作为论据价值存在的“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其中自由是核心,平等是前提,公正是检验,法治是保障。为了对论据价值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运作提供秩序保障,再融入作为秩序价值存在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强调要建设富强的国家、民主的政治、文明的风尚与和谐的社会。最后再强调作为实践价值存在的“爱国、敬业、诚信、友善”,重点通过爱国自强、敬业爱岗、诚信做事和友善待人四个维度展开。(一)作为论据价值存在的“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的社会层面价值取向“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在民法学正当性论证中具有重大的论据价值。其中,自由是核心,平等是前提,公正是检验,法治是保障,共同构成了价值判断的论据体系。1.自由是核心作为正当性论证依据的自由,在论证义务的分配上,应当遵循非有足够充分正当的事由,不能限制人的自由这一论证方法。对人的自由的限制,至少可以区分为如下的不同层次:第一,作为与不作为。作为义务相对于不作为义务,对于人的自由限制更大。原则上,非有强的正当性事由,不应苛加民事主体作为义务。而不作为义务,对于人的自由限制则相对较轻,只要存在弱的正当性事由,就可以苛加。正当性事由的强弱,主要区分是对其他民事主体和社会公共利益的限制程度。第二,言论自由、行为自由和经济自由。言论自由对他人的损害最小,非有强的正当性事由,不应予以限制;行为自由对他人的损害可能更大,有较强的正当性事由,就应该予以限制;经济自由关乎社会物质基础,只要有弱的正当性事由,就可以限制。这就是为什么,国家通过法律手段更多的是对经济生活进行调控,对于行为自由法不禁止则可为,而对于言论自由,法律具有更高的宽容度(1)。(1)许耀桐.论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J].上海行政学院学报,2012(3):4.第三,责任、风险负担与程序负担。现代民事责任主要是对人的经济自由进行限制,也包括对行为自由和言论自由的一定限制。鉴于经济自由限制的正当性事由要求最低,这里说的责任,主要是对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