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悲剧美学视角下的《西班牙悲剧》

作者:朱敏; 刊名:海外英语 上传者:段继洲

【摘要】创作于处在社会变革的伊丽莎白时代,《西班牙悲剧》带有明显的新旧过渡时期的特征。表面上主角Hieronimo是一个传统的复仇者形象,然而通过尼采悲剧美学理论的诠释,《西班牙悲剧》塑造的其实是一个艺术家形象的故事,讲述Hi?eronimo如何在审美领域内,找到了对抗痛苦的途径,在悲剧艺术的帮助下建立了一种审美化的人生态度,在一种"坚强的悲观主义"中增强意志,如希腊人一样勇于直面惨淡人生。

全文阅读

一 一 一 一 一一 中外文学文化研究本栏目责任编辑:王 力 OverseasEnglish海外英 语 2019年1月 尼采悲剧美学视角下的《西班牙悲剧》 朱敏 (武汉大学,湖北 武汉430000) 摘要:创作于处在社会变革的伊丽莎白时代,《西班牙悲剧》带有明显的新旧过渡时期的特征。表面上主角Hieronimo是一 个传统的复仇者形象,然而通过尼采悲剧美学理论的诠释,《西班牙悲剧》塑造的其实是一个艺术家形象的故事,讲述Hi⁃ eronimo如何在审美领域内,找到了对抗痛苦的途径,在悲剧艺术的帮助下建立了一种审美化的人生态度,在一种“坚强的 悲观主义”中增强意志,如希腊人一样勇于直面惨淡人生。 关键词:尼采;悲剧;审美;死亡;恶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039(2019)01-0171-03 在《西班牙悲剧》最后一幕最后一场中,鬼魂安德里亚目睹了尸横遍场、血流成河的悲惨复仇戏后说道:“Ay,thesewere spectaclestopleasemysoul!”要说仇人Lorenzo和Balthazar的死 亡让人拍手称快还情有可原,但为什么连心爱的Bellimperia、 忠诚的好友Horatia,和正直的Hieronimo的死亡也让安德里亚 觉得快慰呢?有评论家解说这是因为在《西班牙悲剧》中,复仇是一种生活方式,宽容和体谅在一个没有任何道义可言的社会是不可能的,安德里亚对玉石俱焚的结局表示满意展现了他对流血的渴望和血债血偿的暴力复仇的执着(Justice,286)。然 而,在第二幕最后一场中,安德里亚还为Lorenzo等人粗鲁地对 待Bellimperia而感到心疼难过,因为Bellimperia是这世上他最 宠爱的人(VI.iii.1-6),即安德里亚并不是冷血无情,而是充满 温情与关爱的,这前后似乎是矛盾的。 本文认为,要理解鬼魂安德里亚面对悲剧所产生的快乐满足心理,就必须完全站在审美角度来理解悲剧效果,才能体会悲剧能让人感受到和谐、旺盛的生命力。这也就是尼采悲剧美学的关键所在(刘永成,97)。尼采在他的第一部著作《悲剧的 诞生》中通过探讨古希腊悲剧艺术的起源、本质、发展、变化与灭亡等问题来找寻如何对待痛苦死亡这一哲学终极问题的解决策略。在古希腊悲剧中,尼采发现了一种超越现实无意义的悲观主义和虚无主义的艺术形式。希腊时的观众通过舞台观察到人类苦难的深渊,进而在一种激情和欢乐中感受到自身存在的确证,这种自我确证的存在不在天堂,不在来世,而是在恐怖和狂欢并存的悲剧中。由悲剧来映照人生,以毁灭的方式肯定人生,从而对人生起着“形而上的慰藉”作用。《西班牙悲剧》有两个版本,鉴于完整性,公认度以及分析需求,本文文本分析使用的是1602年增加版版本。 本文将运用尼采悲剧美学理论论证在复杂的复仇情节表面下,《西班牙悲剧》其实是一部关于主角Hieronimo如何利用悲 剧艺术来帮助面对和超越悲剧现实的故事。在意识到死亡威胁和恶之存在的恐惧时,Hieronimo通过音乐来结合阿波罗精 神和狄奥尼索斯式的激情,最终产生悲剧这种艺术方式来重新建立一个审美的世界以达到与自己、与这个世界和解的目的,并鼓舞着观众勇于面对人生的悲剧性,以乐观而顽强的态度继续生活。 1 狄奥尼索斯精神的激活及其与阿波罗精神的冲突 尼采将阿提卡悲剧视为酒神和日神相结合的艺术品。日神代表着造型艺术,这是一个梦的世界;酒神代表着非造型艺 术,这是一个醉的世界。在阿波罗的世界里,梦象总是柔和的,并且力图摆脱强烈的刺激。“这是一个冷静、适度、克制和静穆的外在世界,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