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世界权力中心转移与中国对外战略

作者:吴霞; 刊名:理论观察 上传者:杨淼

【摘要】进入新世纪,尤其是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之后,中国与其他大国的实力对比变化明显,世界大国对中国所在亚太地区的关注度逐渐增加,世界权力中心逐渐向亚太地区转移。中国面对的外部结构性压力日益增大,周边的安全局势也较为严峻。21世纪世界权力中心的转移确实使中国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但是也给中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中国只要把握好当前的战略机遇,坚持和平发展道路,利用积极的安全防务政策,建立多元立体的全球伙伴网络,妥善处理好各种矛盾,就能规避各种不利情况,保持发展态势,进而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全文阅读

关于世界中心的问题,许多国际关系学者对此有过探讨。例如,英国地缘政治学家麦金德认为,中亚是世界历史的地理枢纽,是欧亚大陆的心脏,谁控制了心脏地带,谁就能统治世界岛,谁统治了世界岛,谁就统治了世界。(1)虽然之后的历史并没有证实麦金德的理论,但却给后人留下了诸多思考。本文通过对世界权力中心形成原因的探寻,总结出引起世界权力中心转移的因素。根据当前国际形势,推断21世纪世界权力中心的转移,进而阐释中国在当前背景下的战略选择。一、世界权力中心转移的理论逻辑根据世界体系论的主要观点,由于资本主义的产生与扩张,世界经济体系得以形成,而世界政治体系作为世界经济体系的自然衍生物也由此形成。通过对现代工业化时期国际社会的经济现实以及国际劳动分工的分析,世界体系理论将国际社会中经济地位不同的国家划分为中心国家、半边缘国家和边缘国家。中心国主导着世界经济秩序,通过绝妙的制度设计剥削边缘国家,使边缘国依附于中心国,将其国内创造的剩余价值源源不断的传送给中心国。中心国家在控制世界经济的同时,还包含着对世界政治和军事的支配。所以在中心国与边缘国家出现经济两极化的同时,政治两极化也随之出现。(2)世界权力中心由此形成。根据世界体系理论的主要观点,世界体系形成于16世纪的欧洲,当时的世界中心区是以大不列颠为核心的欧洲地区,围绕这个中心区形成了世界性的边缘和半边缘地区。随着资本主义的不断扩张和发展,在20世纪,世界霸权从大不列颠转移到美国,世界中心区也随之扩大,包括欧洲和北美洲。(3)世界中心区不仅掌握着大多数的世界资本,而且通过其发达的经济基础掌握着世界的主要权力。同时,世界体系理论还认为,世界体系的结构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也受长周期过程的影响和支配。也就是说,随着世界经济与政治现实的变革,世界权力中心可能会发生改变。20世纪80年代,东亚的学者曾就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增长提出过世界权力中心向亚太地区转移的看法。进入到21世纪,由于中国崛起,世界权力中心问题再次引起学者关注。中国学者阎学通提出的道义现实主义是该领域的标志性成果。道义现实主义系统的分析出世界权力中心的判断标力的大国,或者说有一个或几个国家具有世界级的物质力量和文化力量,并成为世界其他国家所模仿的样板。2.该地区还应是国际矛盾最为集中的地区,是世界主要大国竞争和关注的焦点。(1)所以这两种条件的改变将是世界权力中心转移的基础。同时,根据权力转移理论,崛起国对国际现状的“满意”程度也是判断世界权力中心转移进程的重要因素。这就意味着世界权力中心的转移不仅是因为客观上的国际政治现状的变化,也因为崛起国主观上对国际秩序的不满意。通过分析归纳前人的理论,本文认为导致世界权力中心转移的因素主要有三点:1.具有世界级影响力的大国实力对比的变化;2.世界大国的竞争和关注地区的变化;3.新兴大国有意愿改变或主导现有的国际秩序。二、21世纪世界权力中心向亚太转移依据上文归纳的三点因素,对当前国际现实能够判断出,自2008年爆发世界经济危机以来,美国和其他欧洲大国的影响力相对衰落,世界大国的主要战略关注点逐渐向中国所在地区转移。从而得出论断,21世纪的世界权力中心向亚太地区转移。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美国的影响力有所减退,但其依然是世界第一强国。所以中国和欧盟国家之间实力对比的变化,才是引起21世纪世界权力中心转移的主要原因。(一)中国与西方大国实力对比的变化是根本原因。经济实力是一国追逐权力和扩大国家利益的基础,在经济全球化迅猛发展的现代国际社会,一国强大的经济实力往往能转化成为军事实力和科技实力。中国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国内生产总值始终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