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论》:“科学”还是“哲学”?

作者:白刚; 刊名:社会科学 上传者:张盛开

【摘要】作为一部"革命性"的著作,《资本论》实现了研究对象从"商品"(物)到"阶级"(人),研究方法从"实在论"到"抽象力",研究范式从"实证科学"到"历史科学"的转变。但作为"一个艺术的整体",《资本论》从来就不是某种单一的阐释。在它这里,哲学与科学是内在贯通、相互拱卫的。从研究方式的"论证性"(实证性)与研究结论的"合理性"(真理性)意义上说,《资本论》就是"科学";从理论的"批判性"和叙述的"逻辑性"意义上说,《资本论》又是"哲学"。我们决不可把二者截然对立起来,认为科学阐释是"本真阐释",哲学阐释是"越界阐释"。《资本论》是"科学中的哲学"与"哲学中的科学"的完美统一。

全文阅读

收稿日期:2018-07-05 *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唯物辩证法的重大基础理论与现实问题研究”(项目编号:16ZDA242)和教育部人文社科基地重大项目“当代哲学发展趋向与人类文明形态的哲学自觉”(项目编号:17JJD720003)的阶段性成果。 ① 高超:《略论对〈资本论〉的越界阐释》,《哲学研究》2017年第8期。 《资本论》:“科学”还是“哲学”?* 白 刚 摘 要:作为一部“革命性”的著作,《资本论》实现了研究对象从“商品”(物)到“阶级” (人),研究方法从“实在论”到“抽象力”,研究范式从“实证科学”到“历史科学”的转变。但作为“一个艺术的整体”,《资本论》从来就不是某种单一的阐释。在它这里,哲学与科学是内在贯通、相互拱卫的。从研究方式的“论证性”(实证性)与研究结论的“合理性”(真理性)意义上说,《资本论》就是“科学”;从理论的“批判性”和叙述的“逻辑性”意义上说,《资本论》又是“哲学”。我们决不可把二者截然对立起来,认为科学阐释是“本真阐释”,哲学阐释是“越界阐释”。《资本论》是“科学中的哲学”与“哲学中的科学”的完美统一。 关键词:《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革命;科学;哲学中图分类号:A81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0257-5833(2019)02-0114-07 作者简介:白 刚,吉林大学哲学基础理论研究中心暨哲学社会学院教授 (吉林 长春 130012) 自《资本论》问世以来,关于其理论性质的争论,就一直众说纷纭、争论不休。进入21世纪,对《资本论》“哲学思想”的阐释,越来越受到广泛关注,这无疑对深化和丰富《资本论》的“哲学形象”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但同时也出现了所谓的对《资本论》的“越界阐释”———科学性弱化、哲学性泛化问题,其结论是:“将《资本论》阐释为一部哲学作品,要么是不恰当的,要么是无意义的。”① 实际上,问题并不在于对《资本论》的“哲学阐释”就是“越界阐释”,“科学阐释”就是“本真阐释”,而在于《资本论》本身就是“一个艺术的整体”(马克思语),是“科学”和“哲学”的有机统一。也就是说,马克思对《资本论》从来就不存在单一的某种阐释,马克思本人和《资本论》本身就是“越界的”。这一问题的实质,最终关涉的是如何理解《资本论》所实现的“革命”问题,也即《资本论》究竟在什么意义上是“科学”、在什么意义上是“哲学”的问题,而不是将二者截然对立起来。 一、《资本论》是什么意义上的“革命” 作为“工人阶级的圣经”的《资本论》横空出世,在人类思想史和文明史上都是“革命性”的重大 114 社会科学 2019 年第 2 期                  白 刚:《资本论》:“科学”还是“哲学”? DOI:10.13644/j.cnki.cn31-1112.2019.02.011 事件,因而《资本论》是“革命性”的著作,这是争议不大的。但到底应该怎样理解和把握《资本论》的 “革命性”,却不尽一致。在此,本文尝试从研究对象、研究方法和研究范式三个方面加以阐释。 表面上看,《资本论》与古典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并无本质区别,都是在关注和研究商品、货币、资本,劳动、价值、价格,工资、地租、利润,生产、分配、交换、消费等“经济学”范畴和概念,而且马克思本人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二版的“跋”中也公开承认:“我的价值、货币和资本的理论就其要点来说是斯密—李嘉图学说的必然的发展。”①如果我们仅停留在表面,自然就会把《资本论》看成是与古典政治经济学一样的纯粹的经济学著作,是古典政治经济学理论的自然延伸,马克思就是一个“李嘉图主义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