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短期自由刑的缓刑适用

作者:赵国玲;涂欣筠; 刊名:贵州省党校学报 上传者:花建军

【摘要】短期自由刑是当今世界各国普遍适用的监禁刑,但由于短期监禁具有一定的弊端,使得对其完善的探索成为必然。刑罚轻缓化的世界潮流和我国刑法结构"严而不厉"的改革方向要求我国扩大短期自由刑的适用,故本文通过考察国外短期自由刑缓刑适用的有关情况,提出我国短期自由刑缓刑适用的完善建议,以克服短期自由刑适用的弊端。

全文阅读

一、短期自由刑的利弊存废之争自由刑是剥夺或限制犯罪人人身自由的刑罚。[1]175在现代社会,自由刑又称监禁刑,它已成为各国刑法中最主要的刑罚种类,且通常要求刑期的确定性。自由刑根据是否以犯罪分子的终身自由作为剥夺对象可以划分为终身自由刑和有期自由刑。有期自由刑在数量上具有可分割性,根据剥夺人身自由的时间长短,其又可以分为长期自由刑和短期自由刑。[2]1然而这仅为一种学理上的划分,各国刑法通常将拘役、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终身监禁等自由刑作为刑罚种类加以规定,而未将短期自由刑作为一独立刑种予以规定。与此同时,何谓“短期自由刑”在理论上也存在争议。争议的焦点在于对“短期”概念的确定。由于各国刑法规定的自由刑起刑点和可判处的最高刑刑期不同,因此具有相对意义的“短期”概念也难以统一。究竟“短期”的标准如何确定,目前在世界范围内还没有定论。甚至有人认为,什么期限的自由刑为短时自由刑,这是一个感情问题(Paul Heil-porn)。[3]82在我国,通常将拘役和3年以下有期徒刑视为短期自由刑。在古典学派理性、自由、法治等原则倡导下,短期自由刑曾经大行其道,成为罪刑相适应的一个有利刑种。但时值19世纪中期,实证学派的教育刑论对短期自由刑的社会效果产生了深刻质疑。[4]这种质疑一部分源自监禁刑本身的弊端,另一部分则源自短期自由刑的短期性。监禁刑易使罪犯交叉感染产生更多犯罪,将罪犯与其原本应适应的社会相隔离,不仅易增强其反社会情绪、还使罪犯在服刑后难以就业并维持正常的社会交往。[5]与此同时,短期自由刑的短期性,使得其在给犯罪人贴上罪犯标签的同时又难以保证教育矫正的效果。以1872年第一届国际刑法及监狱会议为起点,对短期自由刑的利弊、存废之争已持续了一个多世纪。否定论从交叉感染、标签效应、国家行刑现实、刑罚目的与效用等多个层面上反对短期自由刑的存在;而肯定论则从刑事政策、刑法基本原则、刑罚报应功能、自由刑整体的利弊问题等方面加以分析,认为短期自由刑客观上具有存在价值,无法废止。[6]固然短期自由刑存在弊端不容否认,但相对较长期自由刑而言,短期自由刑因其轻缓性更符合现代刑法人道化的要求。早在19世纪末,德国著名刑法学家冯·李斯特就曾在其《论犯罪、刑罚与刑事政策》一书中写道:“我国今天的整个刑事司法几乎完全建立在短期自由刑基础之上。因此,可以直接得出进一步的结论:如果短期自由刑不能发挥作用,那么,我们今天的整个刑事司法就一文不值。”[7]如何尽可能好地发挥短期自由刑的作用,避免或减少否定论者指出的弊端,不仅为李斯特所关心也为世界各国的刑法学者所关注。近一个多世纪以来世界各国对此已有一定的探索,主要的路径有两条:一是寻求短期自由刑的替代刑,二是完善短期自由刑的适用。前者是一种对短期自由刑本身予以替代的做法:在这种模式下,一部分短期自由刑易科为其他非监禁刑,如罚金、强制劳动、训诫、剥夺或限制一定资格等等,也称为易科型改革方式。后者不将短期自由刑易科为非监禁刑,仍保留短期自由刑的宣告、执行,但是采取一系列避免或减少其弊端的完善措施,如避免或减少短期自由刑的宣告、实际执行,或者减少实际执行的刑期,或者采取变通的刑罚执行方式等等。[6]具体而言,避免或减少短期自由刑宣告的措施主要有微罪处分制度、起诉犹豫制度、宣告犹豫制度(1)*[2]131-140;避免或减少短期自由刑的实际执行的方式主要有执行犹豫制度;减少实际执行的刑期的方式主要有假释制度;短期自由刑的变通执行方式主要有周末监禁、半监禁、业余监禁、家中监禁、狱外服刑等。[6]微罪处分制度、起诉犹豫制度、宣告犹豫制度是从刑事司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