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境互动论:戈夫曼社会学的理论范式

作者:王晴锋; 刊名:理论月刊 上传者:麻有成

【摘要】欧文·戈夫曼以微观互动为研究对象,而情境则为基本分析单元。纵观戈夫曼毕生的研究,他的社会理论体系可以冠之为"情境互动论"。戈夫曼对公共秩序的研究重点关注情境秩序,互动卷入的形态与分布体现出特定的情境结构。管控个体卷入配置的规则丛构成了情境礼仪,它包含着对情境参与者的依附、忠诚和尊重以及对包容性社交场合的承诺。戈夫曼以情境性的视角讨论精神病现象,认为精神病症状是一种情境失当。情境互动论是戈夫曼的社会学研究方法,他运用该理论探讨了拟剧论、污名、框架分析、性别设置以及会话分析等。情境互动既是研究主题,亦是研究内容,它是戈夫曼社会学的核心概念与阐释范式。

全文阅读

情境互动论:戈夫曼社会学的理论范式 [摘 要]欧文·戈夫曼以微观互动为研究对象,而情境则为基本分析单元。纵观戈夫曼毕生的研究,他的社会理论体系可以冠之为“情境互动论”。戈夫曼对公共秩序的研究重点关注情境秩序,互动卷入的形态与分布体现出特定的情境结构。管控个体卷入配置的规则丛构成了情境礼仪,它包含着对情境参与者的依附、忠诚和尊重以及对包容性社交场合的承诺。戈夫曼以情境性的视角讨论精神病现象,认为精神病症状是一种情境失当。情境互动论是戈夫曼的社会学研究方法,他运用该理论探讨了拟剧论、污名、框架分析、性别设置以及会话分析等。情境互动既是研究主题,亦是研究内容,它是戈夫曼社会学的核心概念与阐释范式。 [关键词]情境互动论;面对面互动;情境礼仪;互动仪式;情境秩序 [DOI编号]10.14180/j.cnki.1004-0544.2019.01.020 [中图分类号]C9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0544(2019)01-0138-07 作者简介:王晴锋(1982—),男,浙江绍兴人,社会学博士,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世界民 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王晴锋 (中央民族大学 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北京 100081) ❘ ❘2019.01 ·社会经纬· 与很多社会思想家一样,美国社会学家欧文· 戈夫曼(Erving Goffman)也很难被确切地加以归类。尽管他以面对面互动作为研究对象,却不是符号互动论者;尽管他经常谈及结构,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结构功能主义者;尽管他剖析日常生活现象并解构习以为常之事物,却不是常人方法学者。本文认为,戈夫曼首先是一位互动论者,他强调微观的人际互动组织,聚焦于印象管理、面子工夫等互动技术。即使在抨击西方住院治疗制度并提出“全控机构”思想的《收容所》(1961)和更具一般化、形式化逻辑的《框架分析》(1974)等著作里,戈夫曼的阐述也是以人际互动研究为基础的。其次,戈夫曼社会学的另一个显著特征是强调情境的重要性,并视之为基本的分析单元。因此,面对面互动和社会情境是戈夫曼的两大研究主题。鉴于此,本文提出的一个观点认为:戈夫曼的理论体系可以概括为“情境互动论”(Situational Interactionism),以区别于“符号互动论”(SymbolicInteractionism)。因而, 戈夫曼是一位“情境互动论者”,他探讨的是情境互动,不是社会互动;是情境化自我,不是社会化自我。情境互动论与符号互动论的核心区别在于:符号互动论没有将情境作为互动的核心变量加以探讨。本文从情境在戈夫曼社会学中的地位、情境卷入与互动秩序、情境礼仪与互动仪式以及情境失当等角度阐释情境互动理论。 一、情境在戈夫曼社会学中的地位 戈夫曼关于情境的观念深受查尔斯·库利(Charles Horton Cooley)、乔治·米德(George Her⁃bertMead)、赫尔伯特·布鲁默(HerbertBlumer)等符号互动者和社会建构主义者彼得·伯格(PeterL. Berger)等人的影响。在戈夫曼的社会学里,“情境”是指这样一种整体性的空间环境,个体进入它内部的任何地方都成为(或即将成为)在场的聚集之成员。情境始于参与者发生相互监视之时,并一直延续到倒数第二位参与者离开[1](p18)。在《被忽略的情境》一文中,戈夫曼对社会情境的定义强调彼 ·· 138 此监控和可进入性的特征,即它是“一种相互不断监控各种可能性的环境,在它的任何地方,个体会发现他自己可以接近所有‘在场’的其他人,而其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