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空间——“城市人”与城市公共空间的营造

作者:刘宛; 刊名:城市设计 上传者:李成保

【摘要】本文旨在探讨以人为本的城市公共空间的营造。基于对北京国际交往中心之一的五道口地区公共空间的观察分析,笔者借用梁鹤年先生提出的"城市人"理论研究指出,公共空间并不必然成为市民的共享空间。城市设计工作者在配置有限的公共空间资源时,不仅是划定物质性的开放空间供公众使用,而且还有责任为公共空间场所精神的丰富性和多样性作出努力,使更多类型的城市人能够在公共空间的活动中相互依存、相辅相成,共同营造出富有社会性和文化性的共享空间。

全文阅读

当今中国城市发展的重点在于提高城市质量,城市设计应当顺应时代的要求,有更多的作为。围绕提高城市质量的目标,城市设计工作的焦点是什么呢?人!当然是人啊。以人为本的基本原则无可争议,但是实践中的现象却往往让人感到疑惑,在这个最高原则之下,大量的城市设计作品还是给人一种“摆房子”的印象。鸟瞰图中的轴线绿廊设计手法得有,高低错落的楼宇似乎也是少不了的,到了街道上真正和人直接接触的空间,设计的想法却常常不能解渴,有时看到的只是粘贴些东凑西拼的表现图。这种城市设计的状态免不了引来专家“不要鸟瞰要‘人看’”的批评。以人为本的原则好说,但怎样在城市设计过程中把“人”的价值体现得更为充分呢?最近读梁鹤年先生《旧概念与新环境:以人为本的城镇化》一书,很有感触。他提出“城市人”(homo-urbanicus)的概念,重新构建城市规划在土地使用和空间配置方面权衡取舍的模式,从“规划就是博弈”的范式下挣脱出来,在“普世价值原则”即自我保存和与人共存的原点上,为规划设计“开辟一条新路、生路”[1]。“城市人”概念颇具启发性,我想到,在城市空间和形态的塑造过程中,城市设计工作者能不能有一些新的改进,Shared-Space:The Creation of Public Space for “Homo-urbanicus”刘宛LIU WAN刘宛(清华大学)LIU Wan, Tsinghua University, Beijing, China参考文献引用格式:刘宛.共享空间—“城市人”与城市公共空间的营造[J].城市设计, 2019(1):52-57.LIU W. Shared-Space:The creation of public space for“homo-urbanicus”[J]. Urban Design, 2019(1):52-57.从方法上更深入、更整体、更科学地认识和把握“人”的需求,把我们的城市设计得更利于人们安居乐业,使城市不仅要“人看”,更能使人人“共享”。1公共空间未必是共享空间城市设计是一种设计城市社会空间和物质空间健康发展进程的社会实践[5],是“为聚居地或其重要部分的使用、管理和形成创造可能性的艺术”[6],其作用的发挥是以公共空间的塑造为主的,塑造的基础是对人的需求的把握。公共空间对于“人”的需求的满足,如果要达到整体上的人人共享,有没有一个合理的评价标准和实现的路径呢?从下面这个案例或许可以进一步说明我的考虑。近些年来,在我们的城市设计课程中,常常将清华大学附近的五道口地区作为设计选题的场地。大家知道,五道口地区是北京很有代表性的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之一。城铁车站周边500m半径中集聚着丰富多样的公共服务设施,让这个地区具有近乎24小时的活力。海淀区政府也是看中了这个地区处于北京著名八校的地理中心,在交通秩序整治、公共空间营造和环境艺术品质提升方面下了很大功夫。前些年在城铁站东西两侧,分别整理出几个小型广场(图1):东侧广场围绕着五道口优盛大厦(U-Center),精心的设计使商场外部空间的品质得到很大提升;西侧广场更靠近城铁站出入口,它的使用如何呢?在观察中发现,西侧广场与人行道隔离开来,平时使用的人很少,大多数人只是为了走个捷径,很少在此停留(图2);到了晚高峰时间,进出城铁站的人流密度很高,排队进站的队伍蜿蜒曲折上百米,拥挤在人行道上,空间的体验非常局促,身边通过的自行车、排着长队缓慢爬行的机动车,无不使这些忙碌了一天拖着疲惫身躯想尽快回到住处的人们感到雪上加霜(图3);与此同时,在进站队伍的身旁,西侧广场上正活跃着一图1/Figure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