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意识形态》“费尔巴哈”章作者身份问题再考察

作者:大村泉;盛福刚;陈浩; 刊名: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梁国龙

【摘要】《德意志意识形态》的关键部分"费尔巴哈"章存在复杂的文献学难题。具体而言,"费尔巴哈"章的原始手稿分为左右两栏,其中左栏的绝大部分显示为恩格斯的笔迹,马克思的笔迹仅涉及份额极小的右栏部分的添加、修改和删除等内容。这一文献学难题使我们至今无法确定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此书的共同写作过程中各自发挥的不同作用。对此,迈耶尔提出了"共同执笔说";梁赞诺夫根据马克思恩格斯各自思想的不同发展,认定马克思在"费尔巴哈"章的理论创作过程中处于主导性地位,该章前半部分即H5a和H5b是由"马克思口述,恩格斯记录"的,后半部分H5c是由恩格斯单独写就的;与之相对,日本学者广松涉根据构成"费尔巴哈"章主体部分的左栏显示为恩格斯的笔迹这一点,主张恩格斯才是该章的主要创作者。我们以"费尔巴哈"章原始手稿图片和MEGA2先行版及MEGA2I/5卷所公布的"费尔巴哈"章高度精确的判读文本为文献依据,以马克思恩格斯创作过程中产生的"即时异文"与"后续异文"区分为切入点,考证了H5c基底稿写作过程中产生的即时异文数量及其特征后得出了以下结论:这部分基底稿的笔迹或字体虽然完全出自恩格斯,但文本反映出的写作习惯接近马克思的写作习惯,明显偏离了恩格斯单独写就的手稿。可以认定,H5c及"费尔巴哈"章手稿整体的写作是由恩格斯根据马克思的口述做的笔记。

全文阅读

第 72 卷第 2 期 2019 年 3 月 Vol. 72 No. 2 Mar. 2019 054∼084 DOI:10.14086/j.cnki.wujss.2019.02.005 《德意志意识形态》“费尔巴哈”章作者身份问题再考察 (日)大村泉 [著] 盛福刚 陈 浩 [译] 摘 要 《德意志意识形态》的关键部分“费尔巴哈”章存在复杂的文献学难题。具体而言,“费尔巴哈”章的原始手稿分为左右两栏,其中左栏的绝大部分显示为恩格斯的笔迹,马克思的笔迹仅涉及份额极小的右栏部分的添加、修改和删除等内容。这一文献学难题使我们至今无法确定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此书的共同写作过程中各自发挥的不同作用。对此,迈耶尔提出了“共同执笔说”;梁赞诺夫根据马克思恩格斯各自思想的不同发展,认定马克思在 “费尔巴哈”章的理论创作过程中处于主导性地位,该章前半部分即 H5a 和 H5b 是由“马克思口述,恩格斯记录”的,后半部分 H5c 是由恩格斯单独写就的;与之相对,日本学者广松涉根据构成“费尔巴哈”章主体部分的左栏显示为恩格斯的笔迹这一点,主张恩格斯才是该章的主要创作者。我们以“费尔巴哈”章原始手稿图片和 MEGA2 先行版及 MEGA2 I/5 卷所公布的“费尔巴哈”章高度精确的判读文本为文献依据,以马克思恩格斯创作过程中产生的“即时异文”与“后续异文”区分为切入点,考证了 H5c 基底稿写作过程中产生的即时异文数量及其特征后得出了以下结论:这部分基底稿的笔迹或字体虽然完全出自恩格斯,但文本反映出的写作习惯接近马克思的写作习惯,明显偏离了恩格斯单独写就的手稿。可以认定,H5c 及“费尔巴哈”章手稿整体的写作是由恩格斯根据马克思的口述做的笔记。 关键词 “费尔巴哈”章;马克思;恩格斯;即时异文;后续异文;《德意志意识形态》;唯物史观 中图分类号 A12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672-7320(2019)02-0054-31 基金项目 日本文部省日本学术振兴会(JSPS)资助研究项目(16K13159);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10JZD0003);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17CZX008);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12CKS002) 一、“费尔巴哈”章既往研究史的到达点和未解决的问题 众所周知,《德意志意识形态》(Deutsche Ideologie 以下称《形态》)“费尔巴哈”章是马克思恩格斯唯物史观最初的诞生地。但关于马克思和恩格斯谁是“费尔巴哈”章的第一作者、唯物史观的真正创立者问题,即通称的《形态》“费尔巴哈”章作者身份问题,却一直聚讼不已,难有定论。在笔者看来,学界对这一难题的研究虽然已有近百年的历史,但期间仍有未曾涉猎的研究盲点。基于这种考虑,本文试图在概述“费尔巴哈”章研究史的基础上,通过明确澄清之前研究盲点之所在,切入对这一难题的考察。 《形态》一书在马克思恩格斯生前未能公开出版,公开出版是 20 世纪以后的事情。如果人们直接阅读《形态》的原始手稿,会有一些非常有趣的发现。手稿以对折正反四页的形式为单位(一个纸张), (日)大村泉 等:《德意志意识形态》“费尔巴哈”章作者身份问题再考察 · 55 · 每一页分为左右两栏,创作顺序大体如下:先在左栏用正字法工整地完成文本(以下简称“基底稿” ¬), 然后直接在左栏或右栏对基底稿进行订正、补充、加注和评论(包括独立的评论),完成最终文本。 除了“序言”和“片断”等后来完成的部分,“费尔巴哈”章手稿原有恩格斯标注的纸张号,后为马克思删除,重新标注页码号。马克思所标页码现存 1,2,8-35,4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