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子·宥坐篇》研究

作者:阴苏哲; 刊名:邯郸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上传者:陈程

【摘要】《宥坐篇》是《荀子》的第二十八篇,该篇以孔子及其弟子问答为主线,以器为喻,旨在阐述儒家以礼为基础的教化思想。因《宥坐篇》历来存在争议,故而在荀子研究的基础上,首先,对《宥坐篇》的国内外研究状况以及学术成果进行充分的概述,进而做到查漏补缺;其次,提出新的研究思路,通过对《宥坐篇》的文本特征进行分析,并统计重要字数、研究重点字词等,进而总结出思想主旨,看是否能明确反映篇名,从而判断出该篇的大致成篇时间;最后,阐述《宥坐篇》的价值和对当下社会管理的借鉴意义。

全文阅读

一、《荀子·宥坐篇》的国内外学术研究综述历代学者的研究范围十分宽泛,涉及到自然观、人性论、社会观、认识论等各个领域,国内外对文献整理、生平事迹、思想主张等方面的研究已取得了丰富的成果。然而对于《荀子·宥坐篇》的研究相对较少,对本篇主旨内容与篇名由来的研究有所忽略,同时也没有系统的对《宥坐篇》以及其文章成篇时代进行研究。而且,涉及《宥坐篇》的名家著作,对其阐述也不尽其详。因此,对《宥坐篇》的资料整理,主要分为以下几个部分:第一,在涉及资料来源方面,学界较为著名的如:王国轩,王秀梅译注的《孔子家语》,董丽晓的《孔子家语》与《荀子》关系考,衷尔钜的《荀子》中孔子言论辑疏等等。第二,在涉及《宥坐篇》的校订注释工作方面,比较有价值的如:(清)王先谦的《荀子集解》,张觉的《荀子译注》,北京大学《荀子》注释组的《荀子新注》,杨柳桥的《荀子诂译》等。第三,在涉及《宥坐篇》的主旨思想方面,较为著名的有:惠吉星的《荀子与中国文化》,王军的《荀子思想研究——礼乐重构的视角》,韩德民的《荀子与儒家的社会理想》,张奇伟的《荀子礼学思想研究》,朱学恩的《“隆礼至法”还是“隆礼”“重法”——荀子政治哲学观探讨》等。第四,在涉及《宥坐篇》内的个别词语、性质等方面,比较有名的有:廖名春的《荀子》“伪”字义论其有关篇章的作者与时代,金大焕的《荀子》代词研究等等。第五,在涉及《宥坐篇》的成篇时代方面,较为著名的有:张西堂的《荀子真伪考》(载《史学集刊》第3集),金德建的《古籍从考》,廖名春的《荀子》各篇年代考等。第六,涉及《宥坐篇》分类的著作有:廖名春的《荀子》新探,勾承益的《先秦礼学》等等。可见,国内涉及《宥坐篇》的研究资料还是十分丰富的,但缺乏对这些资料的整合及再研究。不可忽略的是,国外学者在研究荀学的同时,对《宥坐篇》也进行了不同程度的研究并且取得了一些较为显著的成绩。在日本方面,比较著名的研究成果有:桃井白鹿的《荀子疑秉》,福井文雅的《汉字文化圈的思想与宗教—儒教、佛教、道教》等。韩国亦对荀子有所研究,其成果主要集中在《宥坐篇》的思想方面,著名的如:郑宰相的《韩国荀子研究评述》,张静互的《从荀子礼论看“礼教”的三个层次——试论“执礼”“知礼”和“行礼”的教育内涵》等等。综上所述,学术界对荀子及荀学研究已有了斐然的成果,但对其单篇研究的方面,略显不足。二、《荀子·宥坐篇》研究(一)《宥坐篇》篇名来由和思想主旨《荀子》各篇原本并不存在篇名之说,然而,后人为了便于整理研究荀子的思想,于是为各篇添加了篇名。《宥坐篇》的主题思想无疑是围绕“礼”而阐述的,而存放于庙堂的宥坐之器便足以代表儒家礼学思想的器物化。此外,“宥,又与‘右’通假,认为人君可以坐在右侧以此作为劝诫的规记,以为不要过或不及的劝戒。”[1]这也恰恰反映了荀子礼学思想的最高境界,正如汤一介、李中华所说的:“礼的最高境界乃是不偏不倚的‘中流’。”[2][P560]因此,对于本篇以“宥坐”为名的原因,进行以下探讨:首先,以此篇首句中的欹器即宥坐之器为篇名。正如汪中云:“今考《荀书》始于《劝学》,终于《尧问》篇次实际仿《论语》。”[3][P361]可见,三十二篇每篇篇名大都出自首段首句,《宥坐篇》也不例外。就“宥坐”一词在首段中出现的次数而言,共出现了2次,而且宥坐之器与欹器的含义别无二般,与此同时,宥又与“右”相通,而“右”者身份地位在古代十分的崇高,据金文记载的朝廷册命礼中,“司徒、司空、司马、太宰等等都曾经充任过‘右’者”。[4][P38]而这些官员无一不执掌着正礼守道的职能,这在《王制》篇中已有明确地描述。其次,《文子》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