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倡议与人民币国际化

作者:王大树;郑明堃;赵文凯; 刊名:扬州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山珠

【摘要】目前,美元一币独大的国际货币体系风险很高,必须进行多元化改革。一个国家货币国际化的历史进程一般都要经过结算货币、投资货币和储备货币"三步走"的路程,所以,人民币也应该通过货币职能演进这样"三步走"来逐步实现国际化的目标。结合"一带一路"的具体情况,人民币国际化可以采取"一石激起六层浪"的"涟漪战略",即以中国为圆心,通过大中华圈、邻国圈、亚洲圈、亚太圈,这样一圈又一圈地向外圈荡漾,最后才波及全球。特别重要的是,"一带一路"建设可能会大大缩短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所需要的时间,也就是说,通过"一带一路"带路能为人民币国际化带出一条近路。

全文阅读

2013年9月7日和10月3日,习近平主席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这一伟大战略构想向西把位于改革开放末梢的地方推到了改革开放的前沿,推动中国开放空间从沿海、沿江向内陆、沿边延伸,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新格局。以2013年金秋为起点,作为承载时代使命的世纪工程,“一带一路”已经走过了5年的历史进程,带活了包括中国在内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2017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口规模为46亿,占全球人口的63%;GDP总量为24万亿美元,占世界GDP的比重达31%。13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同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合作文件;联合国将“一带一路”倡议写入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关于“一带一路”,学术界的讨论很多。例如,盛斌、黎峰认为,“一带一路”的实施有利于促进外需增长,推动经济转型和加强区域合作[1];李寒湜、王大树的观点是“一带一路”为能源等方面合作带来了历史性战略机遇[2]。但是,现有的研究主要集中于政策沟通、贸易畅通、设施连通等领域,在资金融通,特别是在“一带一路”与人民币国际化方面讨论得很少。本文拟就这方面进行探讨。一、全球化转型要求货币体系转型无论是贸易还是投资,全球化面临的一个重要机制是货币机制,或者是货币体系。1930年代的大萧条以及后来的布雷顿森林协议催生了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全球化转型要求货币体系也进行相适应的转型。众所周知,目前国际货币体系是一币独大的垄断局面:作为世界上最主要的储备货币,美元在各国官方货币储备中占比高达60%-70%,在80%左右的国际贸易中充当计价结算货币。现在看来,长时期被一种货币垄断的货币体系是有缺陷的,这次百年一遇的全球金融危机使这一缺陷突出出来。首先,作为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美元的发行不受限制,几乎可以无约束地向世界倾销货币,但偿还却得不到应有的保障。第二,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缺乏平等的参与权和决策权,仍是建立在少数发达国家利益基础之上的制度安排。美国利用货币特权向其他国家征收铸币税,通过金融技术和衍生工具却可以将风险扩散到全世界,让其他国家都可能为美国的危机买单,美元流入国因此而承担美国金融体系的风险。只要这种货币体系内在矛盾没有根本解决,就不可能消除这种体制性危机的爆发。其次是调节机制的局限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缺乏足够权威,资本存量不足,其制度设计和投票权分布不合理,使美国和作为一个整体而存在的欧盟掌握着否决权,能够有效地维护自身利益;IMF很难通过任何不利于美欧利益的决议,而且对美国和欧盟无法实行有效的监督和约束。当今世界,贸易保护主义沉渣泛起,逆经济全球化暗流涌动。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还是沿用原来的货币体系是不合适的。美国是一个很自私的国度,做事情都把美国的利益摆在第一位。例如,2008年美国酿成了次贷危机,为了挽救本国经济和金融机构,美国置他国利益于不顾,向国际金融市场倾注了巨量美元,致使美元呈现全球泛滥之势。也就是说,通过美元垄断的货币体系和制度安排,美国把次贷危机转化为欧洲一些国家的主权债务危机,进而酿成全球金融危机。结果是美国的损失并不是很大,并且很快就恢复过来了,留下一些欧洲国家经济在挣扎。美元一币独大风险太高。在全球化转型的时候,货币体系也应该转型。在世界上贸易和投资发展很快的情况下,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任凭一种货币垄断国际货币体系的风险太大。最起码应该有三四种货币行使国际货币的职能,这样才能够对冲货币风险。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美元的霸主地位受到撼动。IMF前首席经济学家肯尼斯·罗格夫认为,在此轮危机的打击下,美元丧失货币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