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外人申请再审制度法律适用问题研究

作者:罗娜; 刊名:平顶山学院学报 上传者:陈效奕

【摘要】我国案外人申请再审制度确立时间较晚,理论与实践基础较弱,案外人申请再审制度作为保障案外人合法权益的必要手段之一,至今仍存在着诸如立法缺乏对案外人法律地位规定及证明责任的合理分配、司法审查内容模糊等问题,导致法庭欠缺对虚假诉讼的识别能力和打击力度,致使案外人维权之路举步维艰。为解决此类问题,立法应尽快明确案外人的法律地位及再审案件当事人的证明责任,在法律范围内最大限度扩大诉讼主体的参与度并增强司法性能动。

全文阅读

关于案外第三人权益保护的民事诉讼制度,在我国按照诉讼、执行等不同阶段分别赋予了其不同的手段与方式,案外人申请再审制度也位列其中。其适用规定于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审监程序解释》)第5条及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423条。200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诉法》)第204条之规定为案外人提供了在执行阶段提请申请再审的救济方式。但从总体上看,关于案外人申请再审制度的规定非常单薄,实务中关于该制度的法律适用问题也十分混乱。不过,案外人的申诉和申请再审还成了发现虚假诉讼的主要线索,检察监督能够启动再审也常常是根据案外人提供的线索成行的[1]。毋庸置疑,再审制度是一个国家对司法公正的追求度最直观的体现,是诉讼程序中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环。人人都有可能成为“案外人”,保护案外人也就是保护我们自己。综上,如何完善案外人申请再审制度的法律适用、推动法院庭审审查精确度的提升,同时维护诉讼稳定性、提高裁判的合法合理性是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一、案外人申请再审法律适用存在的具体问题(一)关于案外人的法律地位及举证责任等规定缺失案外人欲申请再审,既需要证明其异议主张的合法合理性,又需要证明原生效裁判对其造成了实质性损害。反观原审当事人,其在再审阶段中除却基本的答辩责任外基本不需要再承担证明责任,这是否违背了民事诉讼中最基本的平等原则还有待商榷。首先,再审是对已生效裁判进行的重新审理,原则上既要考虑裁判的最终确定性,又要尽量保证实体公正及程序公正的统一。既然已经进入了审理阶段,案外人与原审当事人应为平等的再审当事人,理应各自承担相应的诉讼权利义务,法官也应当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对案外人与原审当事人的法律地位进行列明并进行证明责任分配,以朝着最利于得出确定裁判的方向努力。但法院受理该类型案件时,有时并没有把以上问题视作重点,而是在不断“质疑”案外人主张的异议是否完全符合法律规定,造成立法和司法都对案外人的举证责任提出了近乎苛刻的要求。其次,再审的发生其实已经否定或部分否定了原裁判的合法、合理性,更需要法官的谨慎处理。大多数法官都是通过“直接的司法认知”确定可适用的法律,而认定事实以外界提供的证据作为媒介,所以会与真实之间有所出入[2]。囿于趋于静态的法律思维,法院在处理该类案件时,很容易受以往类似案件的法律适用影响,不再深入探讨案件存在的其他可能性。例如李正甫、张学仁等与某企业公司、某食品公司合同纠纷案(1)中,案外人李某等主张原审当事人之间达成的民事调解书有违合法性原则,在案外人没有过错的情况下,原审当事人为保全公司虚设债务的行为严重侵犯了案外人的权益。如果法院仅仅根据法律规定,让案外人承担原审所涉合同非法且无效的证明责任,那很可能不能达到纠正错误裁判的目的。本案法院在考虑原调解书的法律关系后,把主要的证明责任交给了原审的债务主张人,综合案外人提供的证据,最终撤销了违法裁判。这种敢于突破法条局限,尝试将原审当事人纳为主要的责任主体从而提高庭审效率的审判方法是应当得到推广的。另外,由于2012年《民诉法》创造性地增加了“第三人撤销之诉”,学界一度将该制度的设立视作取消案外人申请再审制度的契机,譬如有学者认为,第三人撤销之诉有利于缓和来自既判力与“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理念之间的矛盾,降低法官的“责任成本”以便发现挖掘法律真实[3]。诚然,这种制度的确让第三人参加诉讼甚至改变原判决更简便,但可怕的是它又增加了诉讼的反复性,当诉讼在不断地被提起、纠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