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

作者:钱津; 刊名:河北经贸大学学报 上传者:于佳

【摘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不能是国家资本主义性质的公营企业,同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也不能以混合所有制企业为经济基础,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虽然基本经济制度规定允许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但中国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只能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包括社会主义农业集体经济和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而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建立经济基础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必须是成功改革后的国有企业。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完成国有企业改革的历史使命,不仅需要精准的顶层设计,更需要有科学的理论指导。缺乏创新理论指导的实践,只能是盲目的实践或重复的实践,不可能是可取得重大改革成果的实践。制造飞机需要先有理论,进行国有企业改革同样需要先有理论。中国经济理论界必须认识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必须而且只能是改革成功后的社会主义性质的国有企业。没有国有企业的社会主义改革取得成功,就没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完善和发展。

全文阅读

· · 名家论坛 何炼成 新世纪“盛世危言” 2019 年 1 月第 40 卷 第 1 期 河北经贸大学学 报 JournalofHebeiUniversityofEconomicsand Business Jam.2019 Vol.40 No.1 ●理论经济学 收稿日期:2018-07-19 作者简介:钱津(1951-),男,天津人,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博士、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政治经济学。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发展社会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必须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不断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坚决破除一切不合时宜的思想观念和体制机制弊端,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吸收人类文明有益成果,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充分发挥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全面深化改革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因此,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之后,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实现全面深化改革总目标,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关键在于其经济基础的改革能够取得决定性的成功。于是,本文拟就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改革问题做以初步探讨。 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不是公营企业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在中国的实现,在中国,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只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 义制度,这一制度的建立决定现今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必须明确,中国已经建立的社会主义制度,其经济基础并不是世界上各个国家普遍存在的公营企业。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将公营企业作为社会主义制度建立的经济基础看待。因为公营企业是国家资本主义性质的企业,不是社会主义公有制性质的企业,不能将公营企业的“公”理解为公有制的“公”,公营企业的“公”是公共的“公”,所以,公营企业又称为政府企业、公共企业或公企业,公营企业的性质与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的性质是不一样的。 当前,属于列宁称之为国家资本主义性质的公营企业存在于世界各个国家或地区。在美国,政府办的公营企业一般是在高科技研发、基础建设、公共资源领域。二次大战期间,美国在军工生产方面急剧扩张公营企业,二战胜利后取消了许多的公营企业。20 世纪 70 年代后,公营企业在美国又有数量上的一定增长,对经济发展的作用进一步增强。有一些美国的民营企业成为美国公营企业的帮扶对象。而且,美国的公营企业在稳定市场价格,刺激民间投资及提供产业基础服务等方面起到了民营企业不可替代的作用。特别是,由于市场需求转移以及技术进步等情 摘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不能是国家资本主义性质的公营企业,同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也不能以混合所有制企业为经济基础,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虽然基本经济制度规定允许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但中国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只能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包括社会主义农业集体经济和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而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建立经济基础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必须是成功改革后的国有企业。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完成国有企业改革的历史使命,不仅需要精准的顶层设计,更需要有科学的理论指导。缺乏创新理论指导的实践,只能是盲目的实践或重复的实践,不可能是可取得重大改革成果的实践。制造飞机需要先有理论,进行国有企业改革同样需要先有理论。中国经济理论界必须认识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必须而且只能是改革成功后的社会主义性质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