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东击西”的诗学之旅——论歌德“希吉勒”中的三重逃离

作者:何晶玮; 刊名:外国语言文学 上传者:程俊

【摘要】1814年,歌德开始创作其诗学杰作《西东合集》(West-?stlicher Divan),以在精神上逃离欧洲大陆封建复辟之中的重重黑暗。"希吉勒"(Hegire)被编排为开卷第一首,其标题涵义为"迁徙",指的是先知穆罕默德为躲避迫害而由麦加迁至麦地那的历史事件。本文认为,《西东合集》里的东方世界实乃歌德诗学中的一个象征,意在"声东"以"击西",借东方之原初精神疗愈欧洲现代文化之问题。"希吉勒"这首诗呈现了贯穿《西东合集》的逃离与向往之间的张力,乃把握《西东合集》理念世界的重要入口。

全文阅读

1引言1814年起,歌德潜心东方研究并在波斯乃至阿拉伯文学的激发下开始创作一部横跨东西方文化的诗集——《西东合集》(West-?stlicher Divan)。这部诗集初版于1819年,1827年再版时又有所增补,最终共收录239首诗(Otto&Witte1996:312),就诗歌体量和艺术价值而言,《西东合集》乃其晚期诗学的典范代表。受拿破仑战败及欧洲政治格局变动的影响,此时的欧洲大陆处于封建复辟的黑暗之中,为摆脱倒退、动乱的欧洲大陆所带来的苦闷,歌德在《西东合集》中建构出一个久远而纯洁的东方世界。作为跨文化意义上的诗学作品,这部诗集构筑的背景——东方世界并不是某个特定的东方时空,而是歌德想象力创造中的一个东方理念世界,一个东方诗学的世界——他从未踏上过阿拉伯沙漠,也没在幼发拉底河中荡过舟,他所置身的是其理念构想中的东方世界,这意味着《西东合集》实乃歌德诗学中的一个象征。这个东方之国象征了歌德所向往的人类青春时代,他在那“原始的宗教、原始的智慧、原始的人性”(冯至1986:59)中找寻“一种毫无问题的文化图像”(Korff 1992:53)。因而,这场从现实世界中的出逃“不单单是一个浪漫者从当下的真实向过去的梦中之地的逃离,在更深刻的意义上还是一场逃离,从不稳定的现象之谎言逃向生命原初现象之永恒真理。”(Korff 1992:58)“希吉勒”(Hegire)作为歌德亲自编排决定的开卷第一首诗,彰显着《西东合集》纲领性的精神,正如他本人在《西东合集》的预告中所说:“这首诗立即给予我们关于全书的意义与目的以充分的认识……诗人将自己视为一个旅行者。他已经到了东方。他欢悦于那里的风俗、习俗、事物、宗教的思想与见解;他不拒绝人们的猜疑,说他是一个伊斯兰教徒。”(1)由此可见“希吉勒”之于整部诗集的重要地位,它作为歌德东方诗学之旅的起点,开辟了走向深奥精微的《西东合集》谜底的通道。2 “希吉勒”的题中之义:逃离“希吉勒”虽被编排在《西东合集》的卷首,事实上却是《西东合集》第一个创作年的最后一首诗,它既是歌德对这段创作期的一个总结,同时也是他站在起点处,对脚下继续展开的东方之旅的总括性自白。这首诗的标题乃阿拉伯语????(意为“迁徙”)一词的法语译名(2),指的是穆罕默德为逃避贵族迫害,由麦加迁往麦地那传教的历史事件,这是伊斯兰教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它标志着受到反对派抵制和贵族迫害的麦加时期的终结和伊斯兰教地那时期的开始。这一年,公元622年,从此成为了伊斯兰教新纪元的起点(金宜久2006:45-48)。而“希吉勒”这首诗又恰好写于1814年12月24日(Goethe 1994b:460),这一日意味着基督教纪年新的开始。次年一月份,歌德在致友人沃依科特(Voigt)的信中解释了Hegire这个词:“人们从现实里逃出,逃往遥远的世纪和地域,在那里,人们期待一些天堂般的东西”(Goethe 1994b:883)。由此,诗集以“希吉勒”这个标题透露出的宗教母题开启了这场东方诗学之旅。3 “希吉勒”之诗文阐释3.1逃出19世纪的欧洲:从现实世界到理念之国“希吉勒”(Hegire)(Goethe 1994a:304-305)(3)由七个诗节组成,通篇使用对韵的四步扬抑格。以第一诗节的诗律分析为例:1 Nord und West und Süd zersplittern, Xx Xx Xx Xx北方、西方、南方在分崩,2 Throne bersten, Reiche zittern, Xx Xx Xx Xx帝座破碎,邦国震动,3 Flüchte du, im r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