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汉民间文学的互动融合研究——以京汉民歌中“爱情”概念的隐喻构建为例

作者:赵亚丽;吴力菡; 刊名:黑河学刊 上传者:周悦

【摘要】京族是国内唯一以海洋捕捞为业的海洋性少数民族,长期以来与其他各民族友好相处,互动融合发展的历史由来已久。本文以京汉民歌中爱情概念的隐喻构建为例,对京族海洋文学和汉族内陆文学之间的融合互动进行研究。结果显示,两民族所共有的爱情概念隐喻占有绝对数量,但在这些共有的隐喻中,构建"爱情"概念的具体事物又具显著差异性。这源于京汉人民相同的身体体验基础和具有差异性的生产生活方式,体现出京汉民间文学互动融合的发展特点。

全文阅读

京汉民间文学的互动融合研究 ———以京汉民歌中“爱情”概念的隐喻构建为例赵亚丽 1,吴力菡 2 (1.钦州学院 国际教育与外国语学院,广西 钦州 535011;2.广西民族大学外国语学院,广西 南宁 530007) 【基金项目】 【作者简介】赵亚丽(1984-),女,甘肃定西人,钦州学院国际教育与外国语学院教师;吴力菡(1982-),女,广西南宁人,广西民族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文学博士。 【摘 要】 京族是国内唯一以海洋捕捞为业的海洋性少数民族,长期以来与其他各民族友好相处,互动融合发展的历史由来已久。本文以京汉民歌中爱情概念的隐喻构建为例,对京族海洋文学和汉族内陆文学之间的融合互动进行研究。结果显示,两民族所共有的爱情概念隐喻占有绝对数量,但在这些共有的隐喻中,构建“爱情”概念的具体事物又具显著差异性。这源于京汉人民相同的身体体验基础和具有差异性的生产生活方式,体现出京汉民间文学互动融合的发展特点。 【关键词】 京汉民间文学;互动融合;爱情;概念隐喻 【中图分类号】 G12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3036(2019)02-0028-05 京族的主体主要分布于越南,其祖先约在公元 16 世纪初陆续由越南涂山等地迁移至今广西东兴市,主要聚居地分布于江平镇澫尾、巫头、山心三个海岛上,已有 500 多年历史,是我国唯一以海洋捕捞为业的少数民族。京族人民凭借其独有的海洋民族精神,创造了灿烂的海洋文化如民歌,也构成了我国海洋文化的典型代表,引起了包括大众和研究者在内的共同关注。[1-3]同时,京族人民与其他各族人民长期友好相处,互动融合发展的历史由来已久。但目前研究者对其关注不够,相关研究报道尚不多见;同时,爱情是人类永恒而特殊的情感,对人类具有特殊的意义。因此本文以京汉民歌中“爱情”概念认知构建为例,对京族海洋文学和汉族内陆文学之间的互动融合进行研究。 一、语料及研究方法 (一)语料来源 我们选取了广西北部湾沿海三市(钦州、北海、防城港)的民歌作为语料来源,分别将 37 首京汉民歌作为分析语料,其中京族民歌主要来源于苏维光等人编著并由广西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京族民歌选》、陈增瑜主编由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京族喃字史歌集》;汉族民歌主要来源于由韦妙才收集编著并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永 不远去的歌谣》。这些著作较为全面地收集了广西北部湾钦北防三市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民歌,所以我们将其作为语料来源。 (二)研究方法 隐喻是语言中非常普遍的现象,人们对其关注由来已久,西方的隐喻研究最早可追溯到亚里士多德时代,隐喻被认为是修辞手段,使语言辞藻华丽,亚氏隐喻理论被称为经典隐喻观。作为认知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认知语言学颠覆了亚氏的经典隐喻观,认为隐喻已超越了语言修辞层面,其本质是人们思维的工具,是概念构建的手段,人的概念系统不可避免地由隐喻构成,即认知隐喻观。认知隐喻观将隐喻定义为“隐喻是用一个事物来理解和体验另一个事物”,即用一个概念域 A 来理解另外一个概念域 B,表达公式为“A 是 B”;其中 B 是源域,通常由人们熟悉的、具体的概念构成;A 是目标域,通常是更为复杂和抽象的概念,如人们对爱情的体验。[5]通过跨域映射,源域概念的某些特征被有选择性地映射到目标域上,使得目标域也具有源域的这些特征,并以此来理解和构建目标域的概念。源域和目标域的跨空间映射如下图所示: 黑 河 学 刊 Heihe Journal 2019 年 3 月总第 242 期 第 2 期 Mar. 2019 Serial No.242 No.2 28· · 本文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