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反杜林论》中的自由思想及其时代价值

作者:赵世锋; 刊名:商丘师范学院学报 上传者:尹一鸿

【摘要】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严厉批判了杜林关于自由的谬论,深刻阐述了马克思主义自由观,指出自由不是抽象的、绝对的,而是具体的、相对的,是社会历史发展的产物。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关于自由思想的论述及其分析问题的立场、方法,对于我们认清西方自由"普世价值"思潮的实质,正确认识和处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的自由问题,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效应对我国意识形态面临的挑战,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全文阅读

从1876年5月至1878年7月,恩格斯完成了《反杜林论》这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巨著,对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进行了系统阐述,取得了清算以折中主义哲学和庸俗经济学为基础的小资产阶级的空想社会主义的杜林主义斗争的胜利。这部著作的重大意义正如列宁所说,《反杜林论》与《路德维希·费尔巴哈》这两部著作同《共产党宣言》一样,“都是每个觉悟工人必读的书籍”[1]42。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严厉批判了杜林关于自由的谬论,深刻阐述了马克思主义自由观的基本观点。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深入梳理、准确理解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有关自由的思想及其分析问题的立场、方法,对于我们全面系统地理解和把握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正确认识和处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的自由问题,认清西方自由“普世价值”思潮的实质,有效应对我国意识形态面临的挑战,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一、《反杜林论》对杜林的形而上学自由观的批判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指出,杜林关于自由的观点是十分混乱和模糊不清的,他论述自由问题时,从经验出发提出了关于自由的两个相互矛盾的、荒谬的定义,构建了一个完全割裂自由与必然辩证关系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自由观。对此,恩格斯在《反杜林论》“道德与法。自由和必然”一章中进行了严厉的批判。恩格斯指出,杜林认为过去的一切关于自由的学说,都是“愚蠢幻想”的“伪自由学说”,他的自由学说是根据经验得出的“一种关系的合乎经验的特性”,在这种关系中,一方面是“理性的认识”,另一方面是本能的冲动,自由就是这两个方面“联成一个合力”。这种合力的大小和性质,不仅可以根据力学规律“从观察中取得”,而且还能够对未发生的事情进行“估计”和“预测”[2]119。这就是说,杜林认为,自由完全是主观的,和客观规律没有任何关系。因此,恩格斯进一步指出,杜林基于这种认识,给自由下了第一个定义,即“自由是在于:理性的认识把人拉向右边,非理性的冲动把人拉向左边,而在这样的力的平行四边形中,真正的运动就按对角线的方向进行。这样说来,自由就是认识和冲动、知性和非知性之间的平均值,而在每一个人身上,这种自由的程度,用天文学的术语来说,可以根据经验用‘人差’来确定”[2]119-120。这里的“理性的认识”“非理性的冲动”“平均值”都是内心的、意识的东西,都属于人们的主观活动,它同客观必然性没有任何关系,根本不受客观必然性的制约。很显然,这是一种纯主观的绝对的自由。同时,杜林在谈到把道德责任建立在自由上面时,他又给自由下了第二个定义,即“自由在我们看来,只不过是按照先天的和后天的知性对自觉动机的感受。所有这样的动机,尽管会觉察到行动中可能出现对立,总是以不可回避的自然规律性起着作用;但是,当我们应用道德杠杆时,我们正是估计到了这种不可回避的强制”[2]120。杜林关于自由的这个定义也就是说,自由不过是按照“先天的和后天的知性”对“自觉动机”的感受,而这种动机总是以不可避免的“自然规律性”发挥着作用,受自然规律的“不可避免的强制”。按照杜林的这种说法,人们的各种活动完全受到自然规律的支配和制约,人的意志根本就没有自由可言。恩格斯通过对杜林关于自由的两个相互矛盾的定义分析,使我们看到,杜林关于自由的一个定义说人的意志是完全自由的,自由同客观必然性没有关系,完全是人们主观的东西;另一个定义又说自由完全受到客观规律的制约和支配,人的意志没有主观能动性,也根本不可能存在自由。对此,恩格斯指出,杜林的这两个关于自由的定义不仅是自相矛盾的,而且“第二个关于自由的定义随随便便地就给了第一个定义一记耳光,它又只是对黑格尔观念的极端庸俗化”[2]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