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当代中国大陆地区流行音乐若干问题的思考

作者:明言; 刊名:艺术评论 上传者:陈娟

【摘要】古人云:"移风易俗,莫善于乐。"笔者云:"引领风尚,莫善于歌。"笔者又云:"各类歌中影响力至大者,均莫过于流行歌。"故,大众流行音乐在当代中国大陆地区国民音乐生活中的影响力,与该文化产业在当代第三产业中所占比重,均是至重、至大的。专业音乐教育群体对于这个数额庞大、影响力深远的"同行",采取蔑视的态度是自负的,采取轻视的态度是自闭的,采取无视的态度是主观的。这些态度均不利于当代中国音乐生活的健康发

全文阅读

2018/1096 古人云:“移风易俗,莫善于乐。” 笔者云:“引领风尚,莫善于歌。”笔者又云:“各类歌中影响力至大者,均莫过于流行歌。”故,大众流行音乐在当代中国大陆地区国民音乐生活中的影响力,与该文化产业在当代第三产业中所占比重,均是至重、至大的。专业音乐教育群体对于这个数额庞大、影响力深远的“同行”,采取蔑视的态度是自负的,采取轻视的态度是自闭的,采取无视的态度是主观的。这些态度均不利于当代中国音乐生活的健康发展与长足进步。正确的态度只有一个——重视,及其后的积极行动。何去何从?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与中国流行音乐学会联合创意,召开了“首届高校流行音乐专业教育理论研讨会”,可谓恰逢其时的“久旱逢甘露”之举。 一 、前辈的示范 值得回味的是:25年前的1993年4月,由中国音乐美学学会在中央音乐学院召开的“作为社会文化现象的流行音乐”专题研讨会,可以视为当代中国大陆地区专业音乐理论界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专门针对大众流行音乐开展专题研讨的学术关怀活动。仅从会议名称来看,就说明专业音乐理论家开始“面对现实”地思考作为一种客观存在的大众流行音乐的文化学、社会学、传播学、心理学等层面的学理问题[1]。于润洋先生的话,集中代表了部分具有现实责任感与历史使命感的专业音乐学者,对大众流行音乐认识观念的变化: “我认为,既然流行音乐是一个客观存在,那么,不管你厌恶它,还是喜欢它,都既不能简单地无视它,鄙视它,也不能对它陷入盲目 对当代中国大陆地区流行音乐若干问题的思考明 言 DOI:10.16364/j.cnki.cn11-4907/j.2018.10.014 [观察与思考] 97 性。它并不因为你厌恶它,批判它,就不再存在;也不因为你喜欢它,赞扬它,就改变了它自身的性质和艺术品格。法兰克福学派的主将阿多诺对流行音乐的批判不可谓不深刻、不严厉。然而,这个音乐品类并没有因为这种批判而不再存在和发展。我主张,对它应该采取冷静的、分析的态度;与其批评它,判决它,不如认识它,阐释它。”[2] 面对流行音乐的诸多社会与艺术上的问题,于润洋先生认为,我们音乐学者应责无旁贷地站出来,使严肃音乐与流行音乐在交互的对话中,各自获得自我的发展。因为“严肃音乐自身也有一个使自己走出狭小的专业小圈子,面向更多的听众,主动占领阵地的问题”。蔡仲德先生认为“今天的中国流行音乐品位较低(从创作、表演到欣赏都是如此 ),与世界优秀流行音乐相比还有较大差距”,所以“我们不能任其自生自灭,而应进行引导,加以提高”[3]。钟子林先生在介绍了美国的情况以后,也认为“国外的流行音乐不是一成不变的,不是自生自灭的,是可以引导的”[4]。 令人遗憾的是,早在改革开放初期大众流行音乐以“地下”的方式“顽强地”生存与发展的时候,专业音乐界的诸多专家学者就针对其存在的各类痼疾展开过很多善意、深刻、甚至尖锐的批评,虽然在当时起到了某种纠偏的作用,但历史效果不明显。令人惋惜的是,25年前的这次专题研讨会的成果,未能成为专业音乐领域的普遍认识与行动,致使流行音乐在专业教育、社会传播等方面原先存在的各类痼疾依然存在,且不断恶化。 面对于此,本次会议应当承载着怎样的历史使命?不言自明。 二 、现实的问题 (一)大众流行音乐在宏观层面上的问题是: 1.从传播层面看,存在着一味博眼球、震耳膜,博点击率、下载量、 浏览量的问题。 2.从艺术层面看,存在着一、二度创作品味低下(甚至低俗、恶俗) 的问题。 3.从社会层面看,存在着水平不高、“派头”不小,贡献不大、收入畸 高的问题。 (二)大众流行音乐在具体角度上的问题有: 1.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