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纤维艺术的诉求——“从洛桑到北京”第十届国际纤维艺术双年展暨学术研讨会

作者:洪兴宇; 刊名:装饰 上传者:张玉

【摘要】时至2018年,"从洛桑到北京"国际纤维艺术双年展已先后在北京、上海、苏州、郑州、南通、深圳举办了10届,逐渐成长为全球最为重要、最具影响力的纤维艺术学术平台之一。本届双年展由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和中国国家画院公共艺术院联合主办,首次在三个展区同时展出,并再次成为国家艺术基金传播交流推广资助项目。展览展出了从六大洲45个国家和地区的1375件作品遴选出的175件作品。

全文阅读

洪兴宇Hong Xingyu时至2018年,“从洛桑到北京”国际纤维艺术双年展已先后在北京、上海、苏州、郑州、南通、深圳举办了10届,逐渐成长为全球最为重要、最具影响力的纤维艺术学术平台之一。本届双年展由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和中国国家画院公共艺术院联合主办,首次在三个展区同时展出,并再次成为国家艺术基金传播交流推广资助项目。展览展出了从六大洲45个国家和地区的1375件作品遴选出的175件作品。“从洛桑到北京”发起于1999年,首展于2000年,从清华园出发,足迹遍布祖国大江南北,又再次回到清华园,“回归”成为本届双年展International Tapestry Biennale, 1962-1995,下文简称“洛桑双年展”)的传承与延续。洛桑双年展最后一届展览上,将“壁毯”更新为“纺织艺术(Textile Art)”。而中国所采用的“纤维艺术”一词来源于英文“Fiber Art”,20世纪60年代末首先出现在美国。经过近30年的发展,人们形成了以“纤维艺术(Fiber Art)”或“纺织艺术(Textile Art)”来定义这门艺术的共识。美国倾向于采用“纤维艺术”一词,而欧洲国家倾向于采用“纺织艺术”一词。如今,二者在艺术形式上没有本质区别,都是基于织物传统,源于壁毯艺术的复兴与革新,以纤维为材料的一种当代艺术形式。[1]对不同词汇的选用显示了文化背景和艺术理念的差异。洛桑双年展见证了纤维艺术在20世纪的发展历程,这场持续三十多年的国际展览是此领域第一个也是影响最大的国际平台。以“洛桑双年展”为核心的这场纤维艺术运动的成就在于把纤维艺术从工艺和绘画中解放出来,最大可能地探索了纤维艺术的材料、技艺、结构、造型、肌理等形式语言,使其成为独立的艺术形式。然而,受过学院派纯艺术训练的新型纤维艺术家在20世纪的革新中回避了纤维艺术与工艺、女性、家庭、实用、业余、装饰、原始等“次等”因素的关联,强调纤维艺术的材料和形式语言的纯粹性。格哈特·克鲁德尔(GerhardtKnodel)在回顾上世纪纤维艺术演进的历程时认为:“对形式的探索是纤维艺术过去发展的焦点,也是这场艺术运动的核心。然而之于今天的艺术,更加注重艺术与生活的广阔关联。那么,我们时代的各种境遇在纤维作品中有何反映呢?”[2]经过近30年的发展,洛桑双年展组委会最终决定放弃“壁毯”这一名称,将展览名称改为“洛桑国际双年展:当代纺织艺术(LausanneInternational Biennial, Contemporary Textile Art)”。1996年,组委会宣布展览停办,洛桑双年展落下帷幕,这在某种程度上令国际纤维艺术失去了活动的中心和展示的舞台。2000年伊始,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捧起国际纤维艺术的薪火,将国际纤维艺术展从瑞士洛桑带到中国北京,纤维艺术重新回归公共空间。在第一届北京双年展上,中外纤维艺术家在北京共同签署了《北京宣言》,承诺传承洛桑精神,通过各国艺术家之间的交流推动纤维艺术的发展,重筑纤维艺术的精神家园。英国评论家、策展人珍妮斯·凯·杰弗里斯(Janis Kay Jefferies)在第十届北京双年展研讨会上指出,虽然北京双年展与洛桑双年展并非线性的传承关系,但它及时地延续这一事件,把国际纤维艺术的视野带入中国,推动了中国纤维艺术教育的发展和纤维艺术家群体的形成,并洪兴宇,清华大学美术学院1.《冰荷》,72厘米×56厘米×5厘米,真丝绡、蚕丝线,梁雪芳、林乐成,中国12.《帕里斯和海伦之爱》,175厘米×137厘米,棉经、毛纬,瑟琳娜·格里戈雷(C e l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