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特色小镇的建设思路探析

作者:朱罗敬;桂胜; 刊名:成都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卢美丹

【摘要】体育特色小镇是特色小镇衍生的新兴事物,体育特色小镇产生有其思想起点、经济起点和逻辑起点。研究认为,从体育特色小镇的缘起到特色成型,需要对一些关键点予以支撑。这些关键支撑点既是出于诸如当地乡镇政府行政管理能力、体育特色小镇的特色体现、稳定的人力资源等内生性需求,也是源于持续稳定的金融支撑以及公平、公正、有序的市场竞争环境等外部性需要。因此,建议加快体育特色小镇政府职能改革、精准把握体育特色小镇的内涵与定位、重视政策引导与小镇居民主体回应的双向互动影响。

全文阅读

一、问题的提出2017年8月,国家体育总局颁布了《关于推动运动休闲特色小镇建设工作的通知(体群字〔2017〕73号》),并公布了首批入选的96个示范性试点体育小镇。在该政策的指引下,休闲体育特色小镇首次出现在小城镇建设的内容里。体育特色小镇作为新生事物,是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体育产业深入发展下的一种尝试。当这种“自上而下”的政策引导到位和“自下而上”社会参与充分,将会为小城镇发展创造出新的发展空间,也为体育产业结构升级提供一个新的增长点。但如果对政策理解不到位、体育特色小镇发展的关键点位支撑无力时,那么再好的政策也无法落地,同时也会造成大量的资源浪费。本文正是基于以上问题意识,在简要回顾前人研究成果基础之上,从体育特色小镇的缘起和关键点分别进行阐述与分析,最后提出体育特色小镇的发展思路。二、体育特色小镇发展的缘起体育特色小镇产生的缘由,学术界并没有统一的观点。但是任何事物的出现总是有着逻辑上的缘起,社会现象的产生是有因才有果,而这个因果关系正是我们学者为之探寻的目标。基于文献梳理和政策解读,体育特色小镇的产生自有其思想渊源、经济环境需求以及政策需要。(一)基于中国本土经验的“文化自觉”思想是体育小镇的“思想起点”特色小镇的兴起与费孝通先生在20世纪80年代提出的乡镇工业思想再次不谋而合,只是时代背景已经发生了巨变。20世纪80年代,费孝通先生提出重视以乡镇工业为主体的乡镇经济发展思想,他分析道:从乡镇工业发展的内在因素看,人多地少、劳动力富余,乡镇工业才能得到农民的普遍支持。乡镇工业可以使农民像过去的家庭手工业那样,家庭成员分工合作、工农相辅,实现“以工补农”。而且,以乡镇企业为基础的小城镇,处于乡村和城市之间,在城乡之间起着人口“蓄水库”的作用。[1]与费孝通先生的乡村工业理念有鲜明对比的是吴景超先生的都市工业化理论。吴景超先生留学西方的背景,在其城市化发展理论上有着充分的体现。他认为农村问题仅靠农村无法解决,只有通过都市的工业与矿业、运输业、交通业、商业等问题一同解决。[2]比较两位社会学大家提出的观点,从其思路上可以看出费孝通先生是希望通过自下而上的文化自觉发展乡村工业、乡镇工业,解决农村问题,当然,费孝通先生并不反对城市工业化。吴景超先生的思路与其有所不同,认为都市工业化才是解决农村问题的根本道路,农村地区落后的小作坊式手工业最终会被先进的城市大工业所取代,通过工业发展起来的都市会逐渐吸收农村地区的富余劳动力。两位学者的学术思想均蕴含着深切的人文关怀,并且所提出的理论具有鲜明的时代背景。虽然时过境迁,但是两位学者的思想在当前特色小镇建设中仍然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当年的农民“离土不离乡”发展乡镇经济,在劳动力全国流动的局面下,离土又离乡成为当前农民工的真实写照。当下快速扩张、发展中的大中城市并没有完全吸收富余的农村劳动力,乡村的凋敝趋势仍然在加剧,城乡收入仍然存在着较大差距,三农问题并未得到根本的解决。因此,特色小镇的发展思想是在不断认识本土城镇化自身问题的进程中,对中国城镇化发展和乡村振兴过程中存在的深层次问题的“自觉”回应。与此同时,随着物质生活条件的日益丰富和闲暇时光的富余,人们对身体健康和生活品质有了进一步需求,促成了休闲时代的来临。因此,休闲体育产业之所以成为小城镇新的经济增长点是体育产业和人们生活水平发展到一定阶段的“自觉”回应。这即是体育小镇的“思想起点”。(二)以供给侧改革为主的产业发展需求是体育特色小镇的“经济起点”2017年,我国居民恩格尔系数已至29.3%。居民人均消费支出逐年增长,2017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8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