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告子》管窥孟子的人性论思想

作者:安会茹; 刊名:边疆经济与文化 上传者:凌宗亮

【摘要】孟子是最早对人性给予系统论述的哲学家,其关于人性的思想散见于《孟子》诸篇之中,而《告子》篇则是专对人性的一次系统论述。在这一篇中,孟子通过与告子的辩论,首先明确提出了人性本善的思想,驳斥了性恶与性无善与不善的观点;其次就是对人的类本质作出了明确规定,从人性的角度把人与动物区别开来;再次就是对人之为人的方向作出了明确说明,即人要求其所放之心,要复其本善之性。孟子人性论思想开启了中国"心性思想"的先河,在整个中国思想史上占据着重要地位,并对后世儒家思想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全文阅读

BIAN JIANG JING JI YU WEN HUA 2019 年第 1 期 (总第 181 期) 边疆经济与文化 THE BORDER ECONOMY AND CULTURE No. 1. 2019 General.No.181 人性论思想是儒家思想的一个基石,只有了解了儒家的人性思想,才能对儒家的为学、为政、礼乐、仁义等思想有深入的理解。不了解人性,儒家的所有道德伦理就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一切好像都无从谈起。对于人性,孔子说得比较隐晦,只说道“性相近也,习相远也”,没有明确宣称性善或不善。孟子则不同,孟子直言“性善”,尤其是 《告子》 篇对孟子的人性论思想作出了系统而深刻的阐述。通过这一篇,我们可以由一斑而窥全局,既可以为孟子“性善”找到理由和根据,也可以为人的类本质找到明确规定,为人的成人方向、人的价值找到明确说明。一、性善说的明确宣称 《孟子·滕文公上》 曾讲:“滕文公为世子,将之楚,过宋而见孟子。孟子道性善,言必称尧舜”。即孟子以“性善”著称,与性本恶和性无有善与不善的观点相区别。钱逊就此曾说道:“以孟子人性思想为性善论,无疑是正确的。”[1] 关于这一点, 《孟子·告子上》 开篇就有交待。 告子先是把性比作木中的杞柳,将仁义比作由杞柳制成的桮棬。告子曰:“性犹杞柳也,义犹桮棬也。以人性为仁义,犹以杞柳为桮棬。”即性乃人天然生成,无所谓善与不善,就如同木中的杞柳一般。善是人由于后天的教化才有的观念,就如同器中的桮棬一般,必须经过矫揉造作,才能产生。 故此,孟子给予其反驳:“子能顺杞柳之性而以为桮棬乎,将戕贼杞柳而后以为桮棬也?如将戕贼杞柳而以为桮棬,则亦将戕贼人以为仁义与?率天下之人而祸仁义者,必子之言夫!”戕即残,如完全顺杞柳自然之物理,不可能制成桮棬,必然要用斧斤斫之、伐之,再经过一番屈折、揉磨才可以。依此理,必然要戕贼人性,屈折之、斩伐之,而后才可有仁义。物有异形,心无二理,戕贼可施于杞柳,但不可施于人性。正义曰:“此章言养性长义,顺乎自然,残木为器,变而后成。告子道偏,见有不纯” [2]。仁义乃人性本具,只可顺而不可有丝毫违逆与勉强,意指不可将人性比作杞柳。如以告子所言,仁义出于人为,非人本有,此言一出,天下之言性者,必谓仁义非性之本具而弃之不为,从而率天下之人,不经意之间皆从事残祸仁义之事。 此例中,孟子并未从正面论述性本善,只是批判这种比喻的不恰当性及其危害。而在下面“以水喻性”的辩论之中,则明言人性本善,从而与性本恶及性无有善与不善的观点区别开来。告子曰:“性犹湍水也,决诸东方则东流,决诸西方则西流,人性之无分于善不善也,犹水之无分于东西也。” (《孟子·告子上》) 告子认为,性无定体,就像流动的水一样。水流本无定向,决之引之向东则东流,决之引之向西则西流。因此,人性也无善与不善,全看其后天所习如何,引导其向善则为善,引导其 由《告子》管窥孟子的人性论思想 安会茹 (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 哲学与文化研究所,哈尔滨 150028) 摘 要:孟子是最早对人性给予系统论述的哲学家,其关于人性的思想散见于 《孟子》 诸篇之中,而 《告子》 篇则是专对人性的一次系统论述。在这一篇中,孟子通过与告子的辩论,首先明确提出了人性本善的思想,驳斥了性恶与性无善与不善的观点;其次就是对人的类本质作出了明确规定,从人性的角度把人与动物区别开来;再次就是对人之为人的方向作出了明确说明,即人要求其所放之心,要复其本善之性。孟子人性论思想开启了中国“心性思想”的先河,在整个中国思想史上占据着重要地位,并对后世儒家思想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关键词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