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参皂苷调控转化生长因子-β信号通路的作用机制

作者:郑思道;曹春;姚全; 刊名:世界中医药 上传者:陈振宙

【摘要】2000多年前,人参就被东亚各国视为珍贵药材,用于防治心血管、中枢神经系统、糖尿病、肿瘤和免疫疾病等相关疾病的现代药理作用被逐渐证实,前述药理作用的基础在于以人参皂苷为代表的活性成分。转化生长因子-β可以调节细胞生长、分化、凋亡、侵袭、细胞外基质合成、血管生成、免疫等多种病理生理过程,是药物治疗的重要靶点。目前研究显示,由转化生长因子-β介导的人参药效作用主要表现为对免疫的调节、对中枢神经的保护、对糖尿病及并发症的治疗、对肿瘤的抑制等方面。相关研究从现代药理机制阐释了人参及其主要活性成分的药效特点,具有较一致的研究结论。部分人参皂苷对不同组织转化生长因子-β的调控作用存在相反结果,提示其治疗作用的组织特异性,也可能是中药双向调节理论的又一个例证。通过阐述经由转化生长因子-β信号通路介导的人参皂苷药理作用,不仅能够促进探索传统中药的现代药理机制,利于现代医学和更多地区理解、接受传统药物,也可以在传统药物活性成分基础上研发新药物,同时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传统中医药理论的发展。

全文阅读

广泛种植于中国东北、朝鲜半岛和俄罗斯的人参按照不同制作工艺可分为生参、白参和红参3种,从2000多年前就被当地民间视为极其珍贵的药材,如今也逐渐被北美、欧洲和其他地区作为营养补充剂,而其作用于心血管、中枢神经系统和免疫系统,以及糖尿病、肿瘤等疾病的现代药理作用也被逐渐证实[1]。其药理作用的基础在于包括人参皂苷、多聚糖、多肽、聚炔醇和脂肪酸在内的人参众多活性成分,其中最主要的活性成分是一类被称为人参皂苷(Ginsenoside,GS)的三萜达玛烷苷[2]。尽管有百余种GS,但含量丰富的种类仅有包括GS Rb1、GSRb2、GS Rc、GS Rd、GS Re和GS Rg1等在内不到10种,其余的含量较少(GS Rg3、GS Rh1、GS Rh2),并且不同种类的人参所含GS的种类和比例存在明显差异[1-3]。人参所含的GS之间的相对比例会因体内吸收、代谢等发生变化,一些含量少的GS可能发挥更重要的药理作用[3]。转化生长因子(Transforming Growth Factor,TGF)-β信号通路通过Smad、细胞外信号调节蛋白激酶(Extracellular Regulated Protein Kinase,ERK)、p38丝裂原活化蛋白激酶(p38)、c-Jun氨基末端激酶(c-Jun N-terminal Kinase,JNK)和蛋白激酶B(Akt)等下游效应分子可以调节细胞生长、分化、凋亡、侵袭、细胞外基质合成、血管生成、免疫等多种病理生理过程,是药物作用的重要靶点[4-5]。现综述GS对TGF-β信号通路的调节作用及其机制,探讨由TGF-β通路介导的GS药理作用特点。1分类综述1. 1 GS调控TGF-β信号通路的机制1. 1. 1 GS研究显示,TGF-β1可以促进肾成纤维细胞活化,肾成纤维细胞活化后也激活TGF-β1信号通路,形成TGF-β1信号通路激活-肾成纤维细胞活化的正反馈循环,诱导纤维化形成,而GS对这一过程显示出抑制作用:GS Rf、Rg1、Rc等呈不同程度抑制肾成纤维细胞活化,而GS Rd、F2、Rc、Rf和F1则呈不同程度抑制肾成纤维细胞分泌TGF-β1,提示GS通过阻断抑制TGF-β信号通路激活-肾成纤维细胞活化循环发挥拮抗肾纤维化的作用[6]。另有研究显示,联合应用GS和重组组织型纤溶酶原激活剂能够改善缺血性中风溶栓治疗患者24 h及1周内的临床结局,可能原因在于GS具有促进TGF-β1表达进而抑制血浆基质金属蛋白酶-2(Matrix Metallopro-tein,MMP-2)、MMP-9表达及最终降低症状性颅内出血风险的作用[7]。1. 1. 2 GS Rb1和GS F2 GS Rb1可以抑制肝癌HepG2细胞TGF-β1升高,进而恢复自然杀伤细胞功能,增强机体免疫;也通过抑制TGF-β1诱导的上皮-间充质细胞转分化拮抗肿瘤细胞侵袭和转移,提示尽管均由TGF-β1介导,GS Rb1具有多种抗肿瘤机制[8-9]。此外,GS Rb1抑制增生性瘢痕组织中TGF-β1、MMP-2、TIMP1、α-SMA表达水平,并降低Ⅰ型胶原蛋白表达,提示GS Rb1可能通过失活TGF-β信号通路抑制促纤维蛋白和生长因子的表达,具有抗瘢痕组织增生的效应[10]。作为GS Rb1代谢产物的GS F2也显示出对TGF-β信号通路的调节作用。研究显示,以二氢睾酮增加为特点的雄激素性脱发可以应用非那雄胺治疗,但往往存在不同程度的性相关不良反应,因此可以替代的天然药物成为新的研发对象,其中GS F2的疗效确切,可以比非那雄胺更有效地抑制毛细胞凋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