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桂珍博士与李约瑟的《中国科学技术史》

作者:王贞虎; 刊名:粤海风 上传者:张丹

【摘要】李约瑟(1900-1995),早年曾是世界著名的英国剑桥大学生物化学家,他创立了化学胚胎学这一门新型学科,被英国皇家科学院吸收为院士。他还是诺贝尔奖得主、剑桥大学生化系创始人霍普金斯教授的得力助手。可以说,在1937年以前,李约瑟对中国还一无所知。那么,是何种缘故使这位极有前途的生

全文阅读

90 / 粤海风 / 2018 年第 3 期 / 鲁桂珍博士与李约瑟的《中国科学技术史》王贞虎 李约瑟(1900-1995),早年曾是世界著名的英国剑桥大学生物化学家,他创立了化学胚胎学这一门新型学科,被英国皇家科学院吸收为院士。他还是诺贝尔奖得主、剑桥大学生化系创始人霍普金斯教授的得力助手。可以说,在1937年以前,李约瑟对中国还一无所知。那么,是何种缘故使这位极有前途的生物化学家放弃了本行,竟从不识一个汉字而成为博古通今的汉学家和世界首屈一指的中国科技史家呢 ? 他之所以倾其后半生致力于这一开天辟地的伟大事业的原动力,又在何处呢 ? 1989 年秋季,年近九旬的李约瑟与他的助手、80 多岁的鲁桂珍小姐在英国举行了庄重而简朴的婚礼。原来,李约瑟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与鲁桂珍的默默支持是分不开的。 语出惊人,一锤定音 1937 年,上海雷士特医学研究所推荐该所研究生物营养的鲁桂珍,去英国深造。 鲁桂珍(1904-1991),南京人,毕业于金陵女子大学。她父亲鲁茂庭 ( 仕国 ) 先生早年在南京经营一家药房,也是南京有名的药剂师,精通中西医。鲁仕国思想开明,让女儿从小接受现代科学知识,但他同时也教育鲁桂珍并使她坚信 : 中国源远流长的文明史中,自有无数科学方面的成就,而这些是一般西方汉学家所不能理解的。鲁桂珍希望选择一个不太保守 的机构去攻读博士学位,以免受到不必要的轻视。 一天,她偶然在一份报纸上读到这样一条消息,英国剑桥大学的生物化学家李约瑟 ( 当初叫约瑟夫.尼达姆 ) 博士担任了康福德——麦克劳林基金会的司库,这个机构专门是为参加西班牙内战的国际纵队志愿军的家属提供帮助的。鲁桂珍想,一个著名的科学家能够热情服务于为正义而战的人们,他的思想一定比较进步,这在以保守著称的英国尤为难得。于是,鲁桂珍当下就选择去李约瑟所在的剑桥大学霍普金斯实验室攻读博士学位。 与鲁桂珍先后来到剑桥生化系的还有另外两名中国博士研究生,他们是金陵大学的王应睐和燕京大学的沈诗章。鲁桂珍与王应睐在国内曾共事过一个月,而王应睐和沈诗章则是燕京大学高低年级的同学。他们3人是剑桥大学生物化学系第一批来自中国的学生,根据他们研究的侧重点,沈诗章留在李约瑟的实验室研究细胞,王应睐随细胞色素的发现者戴维·凯林博士研究维生素 ( 日后他成为新中国生物化学这一学科的奠基人之一 ),鲁桂珍则跟李约瑟的妻子多萝西·莫伊尔博士研究营养学。多萝西也是霍普金斯的学生,专攻生物蛋白质,后来她和丈夫一样成为皇家学会的会员。 鲁桂珍原以为李约瑟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学者,不料一见面,却是个头发乌黑,不修边幅,走路急匆匆的年轻人 ( 虽然他已有 37 岁了 ),年纪虽不大,霍普金斯却委以重任,让他负责指导各实验窒的工作, DOI:10.16591/j.cnki.44-1332/i.2018.03.018 /粤海风/ 2018年第3期/ 91 鲁桂珍心里对他十分敬佩。 在 3 位中国研究生到来以前,李约瑟从未接触过中国人。他和绝大多数的西方学者一样,以为只有欧美世界的科技文明才对整个人类产生影响。但他非常欢迎中国学生进入他的实验室和他共事,并乐意尽力帮助他们。剑桥生化系自霍普金斯教授以来,都有这种与人为善、助人为乐的风气。 不久,李约瑟就感到,这3位中国同事无论是智力,还是能力,都不比他的英国同伴差,有时他们解答问题的方法和想法,竟和他完全一样。这使他产生了疑问:既然中国人的智慧能力并不逊色于西方人,那么,为什么现代科学产生在欧洲,而不是在中国 ? 有一次,趁鲁桂珍和他们夫妇共进午餐的机会,李约瑟很随便地问起鲁桂珍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