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巴文化揽胜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1.70MB 文档分类:文化、科学、教育、体育 上传者:吴环

相关文档

批量下载下列文档

文档信息

【作者】 戈阿干 

【出版日期】1999-04-15

【刊名】民族艺术研究

全文阅读

一、导言在人类赖于生存的星球上,曾出现古埃及文化、古巴比伦文化、古印度文化以及中华古文化等标志古代人类智慧闪光的文明象征。然而随着漫长的时光流逝,频繁的地壳活动以及战争、迁徒等自然的和人为的原因,很多古代文明或者进化或者消亡,致使生活在现代文明社会中的人们,仅能从石刻石雕、岩画壁画或出土文物和遗址中略窥人类古文化的某些遗迹,而很多文化符号和文明标记则无从尽数破译和诠释。但是,生息在中国西南山地的纳西族,至今还保存着一种极富个性和魅力的活的原始文化──东巴文化。自本世纪──二十世纪初叶她被人们发现之日起,各国学者便一直把她视为一宗极珍贵的人类文化遗产而加以关注,不同肤色的众多学者,用各种语言文字译述、介绍她,并从不同角度加以研讨探索。时至今日,在全球范围内已掀起一场带有某种神秘色彩的东巴文化热。纳西族聚居在中国西南部滇、川、藏毗邻地带,地理座标为东经99°-101°、北纬26.7°-28°。地学家通常把这几称之为横断山脉地段,境内有北半球纬度最靠南端的现代海洋性冰川──海拔5596公尺的玉龙雪山,有世界上最险最深的、峡长17公里、江面落差达196公尺的大峡谷──金沙江虎跳峡,有四周尚保留有母系家庭古风的摩梭人的高原处女湖──泸沽湖,有被誉为东巴文化圣地的北地白水台。生息在滇西北高原的纳西民族,千百年来依仗这一大自然的天然屏障,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免遭外来文化的冲击,让祖先的原始文字──纳西象形文和神奇的古文化──东巴文化一代代传承下来。纳西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丽江古城,已有近千年的历史,为中国保存最完整并最具独特风格的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被誉为“高原姑苏”、“东方威尼斯”,1997年12月4日,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二、活着的纳西象形文东巴文化的文字载体为纳西象形文,纳西语称“森究鲁究”,意为“留在木石上的印迹”,可见其原始古老程度。由于这种文字主要由纳西族祭司——东巴用来书写传递民族文化典籍——东巴经,所以人们通常也称它为东巴文。因为这种文字尚处于从图画文字向象形文过渡的文字发展初级阶段,所以,它们既是一个个极为古老的原始字符,同时也是一幅幅朴拙神奇的图画。只需先观察一番纳西东巴们在书写象形文时所使用的纸、笔、墨、色,便可窥见这一文化的古老程度。东巴们通常采用如下方法制作书写用纸:选择一种纳西话称“诺俄”的树(构树,毅树),把青皮去除,剥下白质树皮,放进锅里煮沸并搅烂,然后捞起来到河边漂洗,并用砍刀试砍数刀。只要煮过的纸浆能砍散,便可再次进锅里,用量米的小斗一斗斗舀起来往竹廉子上倾倒,并抖匀布平,每一斗纸浆倒一张纸,凉干开并用磨石磨平后即可使用书写。东巴们普遍使用的笔是竹笔,纳西话叫“美纳贝”,把竹管的一端削尖即可使用。多取质地坚韧的岩竹——箭竹。在有的地方,东巴们也开始用钢笔——一种自制的类似水笔的金属笔书写象形文。竹笔与钢笔皆属硬笔一类,但书写风格截然有别。用竹笔——“美纳贝”写出的象形文,更具有一种拙朴的原始神韵。东巴们通常用下述方法自己造墨:先把一定数量的麦粒在锅里爆炒,把它炒焦、发黑,接着用水煮沸,然后接上少许牛皮故和松明烟子即可。东巴们使用的颜料,也大都取自山石之中。在纳西人居住的横断山脉地带,很多山谷里都能捡取山水冲带下来的各种有色泽的矿物质,红黄蓝白黑各色皆备,东巴们平时把这些有色石头捡起来进行收藏,到用时研磨成粉,然后也拌上少许牛皮胶和酒即可。书写和描摹纳西象形文,用的是线描法,靠线条状物,靠线条造型,线描技巧的高下,决定着一个东巴笔下的象形文字的艺术功底。在纳西象形文中,有大量的飞禽走兽图象,这些图象事实上可视为一幅幅动物画,但它们作为文字符号出现在东巴竹笔下,又形成一种基本固定的书写(描画)规格。东巴们在描绘各种飞禽走兽时,首先是描眼睛,接着描鼻子、嘴唇、椅角、耳轮、颈脖、手(翅)、脚趾(见图1牦牛的线描笔路),这个先后顺序是基本固定的,如汉字的偏傍部首笔划。没有犄角的兽类,需描上两只耳朵(见图2马),反之,凡生有犄角者,只用描一只耳朵(见图1牦牛)。各种飞禽的形象,有的区分在尾部造型,有的则表现在对头部的不同处理方法,如果有两只鸟的外观形体是近似的,那么就需在它的字头另附加一个标音的字符相区分开。这类飞禽走兽的象形文,是整个象形文中较为复杂的一部份图符。但是,几乎每一个飞禽走兽的字形,也有简、繁二体。繁者需摸摹整个形体的图象(见图3牦牛整体图形),简者则只需用廖廖数笔描该禽兽的头部象征性形态。后者有较鲜明的符号化即文字化特点。不论是简体还是繁描,取的又都是侧视图象。这是纳西象形文与汉族的甲骨文在造字特点上的一个重要区别。东巴们在书写典籍时,常常使用简繁并重的方法,这样的布局,有利于使典籍保持图文并茂字画一体的艺术特色。至于要准确地把握好每个禽兽的造型技艺并做到生动传神,需要靠两个功夫:一是平时留意观察捉摸各类飞禽走兽的形态;二是不断地学习和把握先辈老东巴的书写技艺即线描技巧。在人类绘画史上,张条艺术已逐渐被认为是一种能各自独立的图示技法,而不是只简单地作为转化为其他画种的原始草图。不论在中国还是在国外,最早的洞穴人的素描,就是以线条描绘为其基本特征的。在古埃及纸莎草纸上,也有线条描绘的先例。而同样是线描,表现在纳西象形文字上,也展示出了各种不同的风格,有的拙朴而粗扩,有的秀美而流畅,有的简洁而纯净,有的细腻而凝重,有的形体以其神似而别具韵味,有的字形以其符号化、图案化而突出装饰效果。随着中外文化交流的深入,纳西象形文逐渐被海内外的学者所认识和关注。目前,研究这一文化的学者几乎遍布世界各地,人们从各个角度在探索它的文化内涵。事实上,单从文字角度观察,它已具备有一种独一无二的神奇魁力。众所周知,非洲、大洋洲及美洲印第安人的原始艺术,曾对二十世纪的西方现代艺术产生很大影响,人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印象派和立体派艺术,并非凭空创造,可在古老的原始艺术中找到其文化根。非洲的原始木雕就曾深深吸引过被称为“现代艺术之神”的青年毕加索。在他的画室里,曾堆放着许多奇形怪状的非洲木雕,并不厌其烦地进行摹写、复形、借鉴、革创,使他成为20世纪“立体派的领袖”。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的《原始主义艺术与20世纪现代艺术》的展览图录中,有这样一段毕加索自己的话:“摆在我画室的非洲雕刻对我们的事业来说比模特儿所起的作用更大”。细察卷跌浩繁的纳西象形文典籍,我们也不难发现,纳西东巴在长期使用和传递自己的文字符号过程中,除了前边讲到的写实技法外,也还有其他诸如抽象的、印象的乃至立体的表现手法。东巴们把一些无可名状的物态,凭印象或感知,心领神会地创造出一个个字符,例如风(图4)、云(图5)、天(图6)、神(图7)、鬼(图8)等等。他们为强调某种特殊的心态和情绪,可把一个人的心肝五脏解肢在体外,而把眼睛从头部分裂出来(见图9)。他们还可以给一个人平添一双鸟翅(见图10),而给太阳添上一只人的脚趾,以表示动态的光芒(图11),把一座大山轻轻地装进人的怀抱之中,以表示他的大度,把一条大江引进人的嘴里为人解渴(图12)。如此等等,都已经摆脱了那种单纯的写实手法的限制。在神奇丰富的纳西象形文字中,有很大一部分图符,与古纳西人的原始宗教观念有着密切的关联。这一类字咋看去似乎没有太高的艺术欣赏价值,但它们能提示和启迪人们更好地认识和理解纳西民族的古文化。同时从中人们还可以观察古代纳西人的图腾艺术的某些独有的特色。纳西人把一个叫查热丽恩的人视为自己的祖先,但在象形文中,这个人的造型与一般人的造型有很大的不同之处,几乎每一卷经书里,都把他塑造成一个“牛首人身”(有时描成“象首人身”)的形象(见图12)。在现代人的眼光里,这是很难理解的。但是,在持有原始图腾观众的古代人那里,这个人和这个字,无疑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至善至美的绝纱创造。在东巴经典籍中,有一本叫《查班图》(“创世纪”,也译“人类迁徒记”)的经典,在这本典籍里,详细记载了查热丽思的业绩。从这个特殊的人物身上,我们可以观察到人类如何从采集狩猎走向游牧农耕这样一个极为艰辛而又很不平凡的过渡程序。这时,牛变成了帮助人类开垦土地的最得力的合作者,于是有关对牛被神化了的传说,在这个时期应运而生。在纳西象形文经书里,还有一些比查热丽思更早的创造神,它们原来是一些有肉冠的飞禽,当时,世界处于混地状态中,人类仅靠很不保障的采集与狩猎业而活着。人类从“头L生冠”到“头上长角”,并不是什么谎诞的臆造,拨开神话的迷雾,我们可以窥探人类最初经由从狩猎走向农牧这样一个漫长而艰辛的繁衍生息过程中所持的那种原始图腾意识观念。基于这样一种认识,我们就不会因为自己祖先脑袋上有一对牛角而感到过意不去。事实上,作为中华民族的始祖形象的伏差,也同样是一个牛首人身者。只是,有关伏首的神话,在汉文献里,现在仅能看到一些零星的记载罢了。可在纳西象形文中,我们还可以找到有关查热丽思的十分详实的创世业迹记载。在插页中的第13号字符,纳西古话读成“羽”,是一个在祭把用经卷中经常出现的图符,本意为“祖先”,也泛指一般的死者。那么,这个字又是怎么创造出来的呢?这也与纳西人特有的祖灵崇拜及其古老民俗有关联,纳西长者去逝后三年,主人家需聘请东巴举行一次祭祖活动,被聘请的东巴,除吟诵大量象形文经典外,尚需为死者“羽”制作一具木偶。这具偶像常取用松木作材料,由东巴往木头上镌刻五管与下身标志,然后用麻布片包裹好,待仪式结束,让主人将它驮在马背上,放置到氏族所共有的一个特定高山洞穴之中。这洞穴有一个专门的名称叫“务金艾柯”,通常都选择在民族近徒路线上。而这个刻成人形的木偶,从此也就变成了祖先“羽”。在众多的纳西象形文中,有一部分是后期创造的字,但“羽”这个字,在纳西象形文中,也像“查热丽思”一样,无疑也应该是一个极为古老的字符。这类字符,我们也不妨把它们称之为“图腾符号”。从字形看,纳西象形文要比殷商甲骨文原始。已发现的甲骨文约四千五百字,能识读的二千字左右,其中有些尚有争议。东巴典籍达上千卷之众,全部还能诵读,所以有学者称它为“活着的象形文”。纳西象形文貌似原始,但从文字学角度观察,它与汉字已没有质的区分。汉字有‘六书”之说,有指“象形、象事、象意、象声、转注、假借”,有指‘像形、念意、转注、处理、.假借、谐声”,又有的指‘指事、象形、形声、念意、转注、假借”。纳西象形文基本上已具备这“六书”特点,所以可记录任何纳西古今语言。但我们再换一个角度,探视一番它的行文规律,便发现它与甲骨文的“一字一形、一形一音”的情况有所不同,而与古埃及象形文有其惊人的形似之处。大约出现于公元前3500年的古埃及象形文,也被学界释为一种图画文字。它有很多图形表示固定读音,而有的又可以略去图形本意只取其音,由意符变为音符。很多象形符号一经固定就不再向字符发展,即使日后有新增字符,原有的象形符号仍原封不动。纳西象形文也属于这样一种原始文字体系。当然,到了后期,有些纳西东巴也创造了一种基本上属于符号化的标音的“格巴文”,但这种新文字一直未能取代古老的象形文。纳西族祭司——东巴用象形文书写保存的不同类别的经书达一千种之多。目前,国内收藏有东巴典籍的有丽江纳西族自治县图书馆、北京图书馆、丽江东巴文化研究所、丽江县博物馆、中央民族大学图书馆、南京博物馆、云南省图书馆、云南省博物馆、台湾“国立中央博物院”等2国外有美国国会图书馆、哈佛大学汉和图书馆、英国曼彻斯特芮闹图书馆、德国国家图书馆和法国巴黎等地,加上私人藏书,共约25000册。在地球的各个角落,如在古代的尼罗河畔,在亚玛逊河流域等地,人类都曾先后创造和使用象形文,但古埃及象形文和玛雅象形文基本上已变成死亡了的文字。而中国纳西象形文至今还存活人曰,这不仅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奇迹,也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奇观。三、传递古文化信息的东巴祭典东巴文化通常被一些学者释为原始宗教,但她基本上还属植根于民间的民俗文化,与大量以民族史诗、神话传说为内容的经书相关的各种仪轨,大都属于与纳西人的生老病死、婚丧嫁娶、建寨设村、盖房造屋和狩猎放牧农事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人生礼仪范畴。东巴们不仅用自己的民族古文字——纳西象形文书写保存着至今尚

1 2 3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