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非法证据的排除与思考

作者:殷宏 刊名:济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陈新军

【摘要】刑事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设立能有效制止非法取证行为,是实现刑事诉讼内在价值的需要,是提高诉讼效率的重要保证,是对诉讼参与人合法权利的保障。我国应当确立全面、完整的非法证据排除规则。

全文阅读

本文所称的非法证据,是指侦查人员违反法律规定的程序或方法而获得的证据。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是指在刑事诉讼中,因为证据的来源违法,而导致其效力被排除,不得作为定案的证据使用的规则。笔者试从设立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必要性及分析我国排除非法证据的立法现状及缺陷入手,谈谈如何科学建立我国的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一、设立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必要性首先,设立排除规则是实现刑事诉讼内在价值的需要。在法律制度中,正义可表现为实体正义和程序正义。其中,实体正义就是实质正义,是指法律应当根据某种正义原则分配权利和义务。它体现在具体权利义务法律规范之中。而程序正义则是一种形式正义,是根据特定的正义观念,创立体现正义的法律程序[1](P357)。程序正义主要体现在程序的运作过程中,是评价程序本身正当性的价值标准。我国的刑事诉讼法正是为了实现程序公正,充分保障当事人的正当权利,为其设定了一系列防御性、救济性权利,如辩护权、申请回避权、上诉权等,同时也对司法机关取证的权限、程序和方式都作了严格的规定。确立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正是防止对当事人的正当权利恣意侵犯,从而实现程序公正的内在要求。其次,设立排除规则是提高诉讼效率、防止拖延诉讼的重要保证。刑事诉讼中的效率价值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刑事诉讼程序的运作必须具备一定的经济合理性,以较小的投入在有限的司法资源配置中追求诉讼效率的极大化;其二,刑事诉讼效果的实现必须符合诉讼主体的欲望和需求。就国家专门机关而言,效率体现在惩罚犯罪的覆及程度、准确程度和执行程度上;就当事人而言,效率体现在法律正当程序的实现程度、合法权益的保护程度及对裁判结果的满意程度等方面。排除规则的确立,不仅使控辩双方的攻防有序且有针对性,也为法官的认证活动提供了法律依据,有助于提高诉讼效率。第三,设立非法证据排除规则,能保持法律规范的完整性,有效地制止司法官员的非法取证行为。在刑事侦查工作中,为了追求“破案”、“惩罚”等功利目的而违反、破坏法定程序是绝对不允许的,应当兼顾公正和功利。“没有功利,公正无所依存;没有公正,功利必成公害。功利应以公正为边界”[2](P258)。不可否认,目前在我国仍大量存在着以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获取证据的现象。因而,要从根本上制止27侦查机关的非法取证行为,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宣告违法获得的证据不具有可采性。而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一方面规定了严禁非法取证,另一方面却没有规定对违法取得的证据如何处理,缺乏程序性法律后果。而这种程序性法律后果正是诉讼程序具有公正性、权威性的保障。二、我国非法证据排除的立法现状及缺陷分析我国已加入了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的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签署了世界刑法学协会第15届大会《关于刑事诉讼法的人权问题决议》,参与制定了《联合国少年司法最低限度标准》,以缔约国的身份遵守禁止刑讯逼供、诱供和不强迫自证其罪的国际公约义务。我国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及有关司法解释也对非法取证行为持彻底否定的态度。我国宪法规定,公民的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不受侵犯,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不受逮捕。刑事诉讼法第43条规定: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1条规定:严禁以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凡经查证确实属于采用刑讯逼供或者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的方法取得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