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理论的来源与作用探讨——兼与郭荣华、贺瑞虎老师商榷

作者:王伟克 刊名:江西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上传者:惠博

【摘要】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邓小平理论的核心内容,但邓小平的观点并非产生于文革之后的“拨乱反正”,也并不是为了纠正之前党的思想路线中偏重政治斗争、思想斗争、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忽视经济建设的偏差而为之。任何社会制度本身的产生与演进,任何新的社会制度取代旧的社会制度的革命,任何推动社会前进的改革,无不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为动力和标志。邓小平同志高瞻远瞩,深思熟虑,究其一生的传奇经历,汲取中外历史发展的共同经验和教训,总结其规律,深刻阐释了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理论的重要性和本源性。这是邓小平同志对中国革命和发展的贡献,对国际共运的贡献,是邓小平同志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继承和发展的事实证明。

全文阅读

最近,在《邓小平理论概论》课程的教学研究中,拜读到江西师范大学马列部郭荣华老师、江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贺瑞虎老师合写的论文《邓小平关于中国社会发展模式的基本思想》(江西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0年第4期),受益匪浅,感觉文章立意新颖,很有提示性、启发性和指导意义。但是笔者对论文第一部分“中国社会的发展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一些内容和观点,持有不同看法,我把这些观点提出来与郭、贺两位老师商榷,也就教于《江西广播电视大学学报》及其广大读者。一、“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发展模式是否是中国“特殊国情”的要求?郭、贺两位老师的《邓小平关于中国社会发展模式的基本思想》一文中(以下简称《模》文),有这样的认识:“邓小平在构建中国社会发展模式时的最基本思路是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是实现中国社会发展目标的最核心内容,最基本的支点,也是中国特殊国情的必然要求”。特殊时期的事情要特殊的政策和方式去应对,特殊的国情更应以特殊的社会发展模式和正确的建设思路去应对,否则将有悖于特殊国情的要求。而我们现阶段的特殊国情,表现在我们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人口多,底子薄,生产力发展水平低,最迫切的问题是要解决十几亿人口的贫困。在这样的发展背景下,《模》文提示,邓小平“中国社会的发展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发展思路显得尤为可贵与及时。笔者的看法,《模》文将问题置于狭隘化、局部化,也过于阶段化了的境地。实际上,任何社会的发展阶段,不管社会制度条件如何不同,从根本上来说,从最终的决定意义上来看经济发展都是社会前进的标-4-志和主动力,经济发展和建设都是自然而然的中心与支撑点,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与社会发展的规律。社会经济发展的速度快慢,顺利与否等外部表现,不外乎源于当时经济发展的状态与条件;而变革、改革乃至革命,不过是解决、解放社会经济发展这个核心内容使之得以持续推进的手段而已。每一个社会形态的更替,都是基于这个原因,以此为动力和目的。尤其是社会主义制度取代资本主义制度,在旧有社会制度将生产力已经发挥到相当高水平的基础上,再进一步发展生产力,充分利用制度的优越性,解除旧有制度下不可能解除的对生产力即经济发展的束缚。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后,“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总量”。俄国十月革命胜利之后,列宁明确肯定了马、恩的这个科学思想,他说:“在任何社会主义革命中,当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任务解决以后,随着剥夺剥夺者及镇压他们反抗的任务大体上和基本上解决,必然要把创造高于资本主义社会的社会经济制度的根本任务,提到首位,这个根本任务就是提高劳动生产率”。马克思恩格斯当时的设想与预见,不可能针对一个世纪之后出现的、建筑在“一穷二白”经济基础上的若干比较落后的社会主义国家,也不可能是针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人口多,底子薄,生产力发展水平低,地区发展不平衡,科技教育文化落后,人民生活水平较低的特殊状况而言。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思路,是依据他们多年的研究成果,依据生产力发展的自然规律,社会经济发展的进步性、延续性、递进性而言,演绎的是经济发展的恒定式、一贯式、不可中断式性质。邓小平同志言简意赅地点明: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发展生产力,解放生产力”。证明经济的发展,生产力的解放,与社会主义制度的必然要求和客观趋势,决不仅仅是我国一段特定历史时期,权宜之计式的特色政策与特色方针。国情特殊时期是这样,国情发展正常时也是这样;以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我们完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