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短期自由刑易科对再犯率的影响

作者:沈森宏 刊名:法制与经济(下旬) 上传者:李伟泉

【摘要】刑罚具有惩罚犯罪和预防犯罪的双重目的,而且预防犯罪是刑罚的第一目的。短期自由刑能够较好地实现刑法惩罚犯罪的目的,但由于其自身存在一些不可克服的弊端,故而难以实现刑罚预防犯罪的目的。同时,短期自由刑容易在罪犯之间形成交叉感染,使罪犯从犯罪"一面手"演变成犯罪"多面手",同时也容易将其贴上"罪犯"的标签,从而难以使其重归社会,最终重新走上犯罪的道路。而将短期自由刑易科为罚金刑、缓刑、资格刑、社区服务等不仅可以发挥短期自由刑的优势,而且可以克服其存在的弊端,从而更好地改造罪犯,使其重返社会。本文正是从短期自由刑易科角度出发来探讨如何预防罪犯重新走上犯罪道路对策的,以求能够抛砖引玉。

全文阅读

短期自由刑,就是短期剥夺犯罪分子人身自由的刑罚方法,是刑罚轻缓化的重要内容,根据我国的法律规定和现实情况,应该是刑期在一年以下的自由刑,具体包括拘役刑和刑期在一年以下的有期徒刑。自1872年在伦敦举行第一届国际监狱会议,将其列入议题以来,其利弊和存废问题就饱受杯葛。在我国,短期自由刑问题,特别是其利弊和存废问题,也成为我国自由刑改革聚诉的焦点,成为我国刑法理论界面临的热点问题。一、短期自由刑的存废之争以“自由、平等、人权”为旗帜的资产阶级革命的一个重大成果,是在刑罚方面确立了自由刑为中心的刑罚地位,以此取代了传统社会野蛮的、残酷的生命刑和身体刑,正如福柯所说:“在一个自由受到推崇、自由属于一切人、每个人都怀着一种‘普遍而持久’的情感向往自由的社会里,监禁怎么会不成为典型的刑罚呢?这是因为自由对一切人都是同等重要的。”[1]因此自资产阶级革命后,自由刑被认为是用监禁的痛苦来报应犯罪和实现社会正义的最重要手段而备受推崇。短期自由刑随自由刑制度的产生而产生,因其符合罪刑等价和刑罚人道主义的思想而得到了早期资本主义社会的肯定。然而,随着实证主义法学研究的兴起,当人们将眼光开始投向刑罚的社会效果时,短期自由刑的弊端立即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最早对短期自由刑提出质疑的,是刑事人类学派的鼻祖龙勃罗梭,他认为判处短期刑只能使犯人和其他犯人接触,而没有足够的时间将他改造好。对这类案件,可以采取诸如监外执行、法庭警告、罚款、监外强制劳动、流放、甚至肉刑、假释等非监禁方法代替。从此揭开了指出短期自由刑弊端的序幕。(一)短期自由刑的弊端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起,我国刑法理论界就一直对拘役的利弊存废展开激烈的争论。一些学者认为,我国刑法规定的拘役刑弊病丛生,矛盾甚多,应予以废除,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理由:1.短期自由刑难以实现刑罚目的的要求。一般预防与特殊预防相结合的双面预防论是当今刑法学界有关刑罚目的的通说。然而短期自由刑不管是对于特殊预防,还是一般预防,都存在较大弊端。短期自由刑刑期太短,加上判决前的羁押折抵制度,使得一些犯罪人一经判决,所剩刑期已完或所剩无几,这样导致教育改造无时间上的保障,无法达到特殊预防的目的。另外,短期自由刑刑期过短,严厉性微弱,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缺少刑罚应该有的威慑力,难以使潜在犯罪人产生畏惧感而悬崖勒马,因此刑罚的一般预防功能自然无从谈起。2.短期自由刑容易增加犯罪人的人身危险性,使其重新走上犯罪的道路。被适用短期自由刑者,本身多为初犯或轻微罪犯,此等人尚有一定的羞耻心,容易改过自新。然而一旦被关押,就同其他罪犯一样被贴上犯罪分子的标签,这会导致其产生自暴自弃的心理;而且入狱必然丢失工作,这又会使罪犯对未来的生活产生后顾之优,入狱还会给罪犯的家庭生活带来重大的不利影响,这也会给罪犯造成精神负担。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使罪犯很难接受正面教育,从而更容易走向犯罪道路。3.短期自由刑容易使罪犯受到犯罪思想与犯罪恶习的交叉感染与深度感染。短期自由刑在客观上提供了犯罪之间相互交叉感染的环境,使得一些本来主观恶性不深,反社会倾向不明显的短刑犯不仅难以得到改造,而且会从“一面手”变为“多面手”,更加娴熟地掌握犯罪技巧,犯罪意识更加顽固,人身危险性增大,在出狱后实施更加严重的犯罪。4.短期自由需要社会较大的支出,以维持对罪犯正常的严密关押、防范和教育,而短期犯在狱中又难以有组织地进行劳动,且在西方,短期犯一般都不被强制劳动,他们不能给社会创造财富。因此,执行自由刑会给社会造成巨大的浪费。5.一些国家刑法规定,对短期自由刑可用罚金替代,这使得实际受到自由刑执行的多为社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