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纠纷案件适用法律的思考

作者:胥林花 刊名:江苏预防医学 上传者:岳渤

【摘要】

全文阅读

随着医疗纠纷的频繁发生,医疗纠纷的处理成为困扰医院工作的一大难题,医疗纠纷赔偿也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在司法实践中,由于适用和依据法律的不同,致使相似的纠纷案例,产生不同的判决,责任和赔偿上的差异,使医院和群众无所适从,又失去了法律的公平和正义。1医疗纠纷赔偿可适用的法律目前关于医疗损害赔偿的现行实体法规范,主要可参照以下法律和法规:《民法通则》、《关于确定民事领导权精神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解释》)、《侵权责任法》、《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条例》)、《关于参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审理医疗纠纷民事案件的通知》(《通知》)、《关于审理人身损害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等。2关于适用法律的不同观点双轨制观点,即医疗事故适用《条例》,非医疗事故则适用《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2002年《条例》正式施行后,最高人民法院于2003年初,下发人民法院《通知》规定:《条例》施行后发生的医疗事故引起的医疗赔偿纠纷,适用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其申请医疗事故鉴定的交由医学会组织实施;医疗事故以外的医疗赔偿纠纷,按照《人民法院对外委托司法鉴定管理规定》组织鉴定。《通知》把医疗纠纷诉讼分为医疗事故诉讼损害赔偿诉讼和医疗事故以外的医疗人身损害赔偿诉讼。前者按《条例》处理,后者适用民法,使有关医疗纠纷诉讼出现二元鉴定和二元赔偿现象。以梁慧星先生为代表的适用《条例》观点,即按照《条例》的规定,构成医疗事故的,按条例给予赔偿;医疗事故以外的不明显的人身损害不承担民事责任。其要点有二,一是《条例》是国务院专门颁布的行政法规,时间在民法通则之后;二是通常法律、行政法规是并列的,所以将《条例》与《民法通则》看作是同一位阶的法律;是特别法与普通法的关系,特别法应优于普通法,法院应优先适用《条例》,对医疗事故以外的纠纷不承担民事责任。直接适用《人身损害赔偿解释》观点,即只要有医疗损害,无论医方有无过错,无论是否构成医疗事故,都应依《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的规定给予赔偿。其要点是:首先从位阶上说,《条例》是行政法规,与《民法通则》不是同一位阶,而是下位法与下位的关系,不能优先适用;其次从时间上来说,《人身损害赔偿解释》公布时间最晚;第三,从范围上来说,《人身损害赔偿解释》把医疗事故作为人身损害的一种予以赔偿,统一了人身损害的赔偿问题,且符合《民法通则》第106条的有关规定,应优先适用。3双轨制的危害在司法实践中,“双轨制”往往被认为是最合理的法律适用方法,越来越多地得到法院和群众的认可。与此同时,双轨制的危害也更多表现出来。第一,鉴定二元化。由于医学会鉴定多为医务专家组成的鉴定人员,很难产生公信力,使二次鉴定或法医鉴定屡见不鲜。由此,导致鉴定主体不同,结果也有出入,又影响了司法效率。第二,赔偿二元化。由于“双轨制”将医疗纠纷划分为“医疗事故引起的”和“非医疗事故引起的”两类,适用法律的不同,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两者的赔偿数额相距甚大。同种侵权行为产生了不同的法律效果,且损害事实最为严重的反而赔偿的较少。因为《条例》规定的医疗事故赔偿标准远远低于《人身损害赔偿解释》,有悖于法律的公平正义原则,容易引起诉讼上的混乱。第三,《条例》被架空。国务院制定《条例》,目的非常明确,专门用于处理医疗事故。然而由于其法律位阶低,适用范围窄,往往被架空。在医疗纠纷诉讼案的审理中,医院为避免行政处罚以及强大的社会负面影响,千方百计绕开医疗事故;而患方为追求最大限度的赔偿,即使医方存在医疗事故,也绕开医疗事故鉴定而要求司法鉴定(医疗过错鉴定),要求按照最高人民法院《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确定的高标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