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马克思恩格斯的社会心理思想及其当代价值

作者:严国红 刊名: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崔平

【摘要】"社会心理"思想是马克思恩格斯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马克思恩格斯的社会意识理论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这一思想是在对黑格尔"民族精神"唯心主义阐释的理性批判和对费尔巴哈形而上学历史观的实践飞跃基础上逐渐形成的,具有阶级性、价值性、和谐性等一些基本的特征。系统考察马克思恩格斯的社会心理思想有益于推动历史唯物主义的发展和创新、有助于推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进程、有利于我国当前和谐社会的建设。

全文阅读

“社会心理”思想是马克思恩格斯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关于“普遍意识”、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关于人的“需要”、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中关于群众“情绪”、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关于“原始观念”、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关于“中间环节”、恩格斯在1890年致约布洛赫的信中关于“历史合力论”以及恩格斯在1890年致康施米特的信中关于“虚假观念”的精辟分析都充分显示了社会心理思想在马克思恩格斯社会意识理论中所占的重要位置。马克思恩格斯没有专门使用“社会心理”这一术语,而是用诸如“感觉”、“激情”、“热情”、“幻想”、“情绪”、“意志”、“普遍意识”、“情感”、“阶级要求”、“愿望”、“动机”、“观念”等等具体术语来指代社会心理。在他们看来,“社会心理”在本质上指的是一定历史时期的特定民族或阶级中间自发形成、没有形成系统化理论化但与这些民族或阶级的日常社会生活紧密相联系的情绪、激情、幻想、习惯、感觉、要求、愿望、大众舆论、意志、动机、观点、信念、情趣、性格等方面的非理性性质的普遍心理状况的总和。马克思恩格斯在阐释社会发展理论时呈现着他们社会心理思想的基本观点:社会心理是社会历史现象,它在每一个社会历史阶段都会有着不同的内涵,它是经济基础的直接反映者,又是思想体系的思想来源;社会心理是社会意识的一个层次,受社会存在中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决定和影响,它的大部分内容来源于经济基础,小部分内容来自于上层建筑的其他部分;社会心理在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扮演着重要但不是决定性的角色,深入剖析这种社会历史现象是找到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的必不可少的手段之一。马克思恩格斯这样的“社会心理”阐释视阈不仅比旧哲学家,甚至还远比现当代社会心理学家的视阈要宽广得多。通过系统考察马克思恩格斯的社会心理思想的形成、特点等方面对于我国的马克思主义的发展以及和谐社会主义建设都具有重要的指导价值。一、马克思恩格斯社会心理思想的形成马克思恩格斯社会心理思想形成过程可以分为二个环节:对黑格尔“民族精神”唯心主义阐释的理性批判和对费尔巴哈形而上学历史观的实践飞跃。(一)对黑格尔“民族精神”唯心主义阐释的理性批判在黑格尔那里,社会心理指的是民族精神,即“它是民族的意识和意志,渗透在民族的宗教、政治、伦理、法律、风俗、科学、艺术、技术等各个方面。”[1]104-105在黑格尔看来,民族精神是“绝对精神”在特定历史时期的具体表现形式,它是理性地存在着,在宗教、政治、伦理、法律、风俗等各个领域发生着潜移默化的作用。“感性、宗教、国家权力等等都是精神的本质,因为只有精神才是人的真正本质”[2]100。从根本上讲,黑格尔从一开始就走向了错误:他看到了社会心理推动社会发展的巨大作用,然而却仅仅将其视为一种纯粹的、抽象的社会精神,而没有看到精神后面的“物质性”。马克思恩格斯对黑格尔“绝对精神”的具体表现形式民族精神,也即社会心理的理性批判是从其源头开始的,具体说来,主要包括二方面:一方面,直接指出了社会心理的物质基础,将黑格尔的“头脚倒立”的错误颠倒过来。“我的普遍意识不过是以现实共同体、社会存在物为生动形式的那个东西的理论形式,而在今天,普遍意识是现实生活的抽象”[2]84。可见,“普遍意识”是以“社会存在物”为基础的,个人的“生命表现,即使不采取共同的、同他人一起完成的生命表现这种直接形式,也是社会生活的表现和确证。”[2]84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所谓黑格尔的“时代精神”只不过是社会生活的表象,根本不是社会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