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儒家“生”之伦理的理论渊源

作者:张舜清 刊名:阿坝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上传者:蒋焕新

【摘要】"生"是儒家伦理中的重要概念,围绕着"生",儒家形成了丰富而深刻的"生"之伦理思想。这一思想的产生,有其深刻的理论渊源:原始的崇"生"观念——促成儒家"生"之观念的产生;上古天命意识——深刻影响到儒家言"生"的方式及其伦理主题的确立;上古气论——彰显出儒家构造"生"之伦理的实体形态的思考。

全文阅读

儒家伦理,在一定意义上说,可视为一种“生”的伦理。这一“生”之伦理的义理模式,先是在《易经》中得到较为清晰而明确的表达[1],后又经孔、孟、思、荀等历代儒家的弘扬与拓展,逐渐形成了儒家思想中独具特色的“生”之伦理的思想体系。应该说,这一“生”之伦理体系是其来有自的,而并非是儒家的独创。在我国上古先民中广泛存在的原始崇“生”观念、浓郁的天命意识以及丰富的“气论”思想,构成了儒家“生”之伦理思想深刻的理论渊源。认真探讨儒家“生”之伦理思想的背景渊源,从某种程度上说,可谓我们正确认识和把握儒家生命伦理精神的理论前提。一、原始崇“生”观念与儒家“生”之观念的形成早在远古时期,我国人民中就存在着强烈的崇“生”观念,这种崇“生”观念一方面表现为上古神话中体现出来的生命意志,一方面表现在我国上古先民对各种生命形式的崇拜上。儒家生命伦理思想的产生以及某些重要的观点,都与这种原始的崇“生”观念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首先,以神话的形式描述人类早期生活实践中的生命感受和人性特点,通过神话思考人生的种种境遇、体悟生存的意义,是人类在远古时期思维方式的一种反映。我国上古时期,存在着大量神话,如“盘古开天”、“女娲造人”、“夸父追日”、“神农尝百草”等等。透过这些神话,我们发现,中国上古时期的神话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均以生命意志的张扬为主题,并且在朦胧的神话诗意下表现出厚重的“生”之伦理意蕴。比如“盘古开天”的例子,就说明早在远古时期,我国的先民们就以这种感性直觉的神话思维方式想象着冥冥天地间自有主宰,掌控着人类及万物的创生,它是先民们创生意志的体现,也充分体现出我国上古人民对“生”之本源与意义的追问和强烈的求索精神。又比如“精卫填海”、“帝女化瑶”等故事,都不同程度地表达了我国上古先民们朦胧的对生死关系的考量。神话是自有其律的人类文化生命形式之一。卡西尔说过:“如果不能从纯粹的神话思维形式追溯到神话的直觉形式及其特有的生命形式,那么这种描述一定仍然是不充分的。”[2]78。神话是以人的情感作为内驱力的思维方式,而情感反映了人类求生的意志与本能,因而神话就其本质或精神而言,主要是对人类之“生”的思考。而且,中国上古时期的神话与西方古典神话相比,从一开始就具有一种伦理的特征。西方古典的神话,如古希腊神话,多是描述普遍的人性弱点,而中国上古神话则更多地体现出伦理道德精神。比如上述神话都反映出我国上古先民对群体生命与个体生命关系的思考,反映出对群体生命的无限性超越个体生命有限性的认识,并为群体生命的存在与延续而自我牺牲的伦理道德精神。我们发现,我国上古神话中表现出的这种对“生”的意志与本能的思考,以及所体现出的这种伦理特征,与儒家“生”之伦理的内在精神是一致的。中国上古神话中圣贤云集,多为行孝、知礼、爱民的典范,许多人为儒家所推崇,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儒家伦理精神与上古神话的关联性。卡西尔在谈到神话时曾说,神话思维是一种以“生命一体化”为特征的交感思维,在上古人类那里,一切生命和生命的总体被看成是一个不中断的连续整体。[3]104透过上述神话,我们发现,这种“生命一体化”特征,在我国上古先民的思想意识当中,也是普遍存在的。在我国上古先民的思想意识当中,所有的生命形式都有亲族关系,这蕴示了我国上古先民对天地人我同生共性的一种想象,并且向我们展示了一幅生命流动不已、生生不息的画面。其次,我国上古先民对“生”的崇拜,不仅表现在这些神话之中,也表现在形式各异的原始宗教崇拜上。在我国上古时期,存在着大量的形式各异的原始宗教崇拜,如母神崇拜、父神崇拜、生殖崇拜等。这些崇拜形式从本质上来说,都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