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曲英译文化理论探索——鸟类文化意象的翻译

作者:顾正阳;余双玲 刊名:襄樊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上传者:田万林

【摘要】鸟类在古诗词曲里是一个重要的文化意象,用以表达诗人的喜乐哀愁。它们寓含丰富的文化,译者翻译时需放在文化语境里考虑。文章从文化角度探讨了鸟类文化意象诗歌的翻译方法,以向译语读者展现鸟类诗歌特殊的韵味,是古诗词跨文化翻译的一个尝试。

全文阅读

doi:10.3969/j.issn.1671-914X.2010.05.079 收稿日期:2010- 02- 20 基金项目:2008 年度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十一五”规划项目(2008BYY204) 作者简介:顾正阳(1948-),男,上海人。教授,研究方向:古诗词曲英译、英汉互译;余双玲(1985-),女,安徽安庆人。硕士,研究方向:古诗词曲英译。 古诗词曲英译文化理论探索 ———鸟类文化意象的翻译 顾正阳,余双玲 (上海大学 外国语学院, 上海 200444) 摘 要:鸟类在古诗词曲里是一个重要的文化意象,用以表达诗人的喜乐哀愁。它们寓含丰富的文化,译者翻译时需放在文化语境里考虑。文章从文化角度探讨了鸟类文化意象诗歌的翻译方法,以向译语读者展现鸟类诗歌特殊的韵味,是古诗词跨文化翻译的一个尝试。 关键词:古诗词曲;鸟类;文化;翻译 中图分类号:H315.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671-914X(2010)05-0079-04 鸟儿在中国古诗词曲里已鸣叫了几千年。“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玄宗与贵妃夜半在枕边用比翼鸟相互许下爱的誓言; “更那堪、鹧鸪 声住,杜鹃声切。啼到春归无寻处,苦恨芳菲都歇” , 春天远去,无觅处,只听见凄厉的啼叫;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昔日秦淮河上的朱雀桥和乌衣巷一片繁华,而今野草丛生。 尤金·奈达指出: “对于真正成功的翻译而言,熟悉两种文化甚至比掌握两种语言更为重要,因为词语只有在其作用的文化背景中才有意义。”[1]鸟类在中国古诗词里含有丰富的文化,翻译时不可忽视文化的因素。通常采用如下翻译方法展现古诗词曲中鸟类的文化内涵, “译出最美的一种意义”。[2] 一、巧妙增译文化意象所指 诗歌是以抒情为主的文学样式, 意象是承载诗歌感情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1999年,谢天振在其专著《译介学》中以“烟花三月下扬州”中的 “扬州”为例,首次提到“文化意象”。诗歌翻译时文化意象是最难处理的,有时在一个文化里很有味道的东西,翻译成另一种语言却变成了大白话。翻译时要给这些大白话增添含义就需要匠心独运了。著名学者王佐良先生就曾指出:“翻译里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呢? 就是 两种文化的不同。在一种文化里头有一些不言而喻的东西, 在另一种文化里头却花费很大力气加以解释。”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补充特殊文化意象的特殊意义,这种补充要考虑整首诗的协调、韵味,不能以破坏译诗的美为代价。要巧妙地增译文化意象所指。请看姜夔的《忆王孙·春》:萋萋芳草忆王孙,柳外楼高空断魂。杜宇声声不忍闻。 欲黄昏, 雨打梨花深闭门。 本诗的主题是一个古老的话题———春愁闺怨。杜鹃的叫声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古人有“杜鹃啼血” 的说法,李白有诗句: “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又见杜鹃花。一叫一回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可见杜鹃叫的典故在中国广为流传,已成为中国读者耳熟能详的文化意象了。翻译时,如直译杜鹃叫的事实,西方读者未必能理解,他们可能就当作一种普通的鸟叫了,不妨采用增译文化意象所指的方法,译出杜鹃鸟叫的文化内涵。仅仅增译并不能使整首诗和谐有节奏,需巧妙地处理这个文化意象,请看译文:Luxuriant grass reminds me of my loving mate. In vain my heart breaks in willow- shad’d tower 襄樊职业技术学院学报第 9 卷 第 5 期双月刊 2010 年 9 月 79 顾正阳,余双玲 high. “better go home!”how could I bear th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