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林冲、祥林嫂、林黛玉看叔本华三种悲剧的艺术价值

作者:徐丽娟 刊名:才智 上传者:罗靳静

【摘要】王国维是我国近代最早研究叔本华悲剧理论的学者之一,他将叔本华悲剧论里所说的人生悲剧概括为:有极恶之人,及其所能,交构迫害的悲剧;由于盲目的运命造成的悲剧和由普通人物普通境遇逼之不得不如是的悲剧。而我国文学作品中林冲、祥林嫂、林黛玉的悲剧恰好暗合了这三种悲剧。本文就结合这三人的悲剧命运,来探讨叔本华三种悲剧的不同艺术价值。

全文阅读

人 文 论 坛 196 INTELLIGENCE ····· · ······· ··········· 从林冲、祥林嫂、林黛玉 看叔本华三种悲剧的艺术价值 盐城高等师范学校 徐丽娟 摘 要:王国维是我国近代最早研究叔本华悲剧理论的学者之一,他将叔本华悲剧论里所说的人生悲剧概括为:有极恶之人,及其所能,交构迫害的悲剧;由于盲目的运命造成的悲剧和由普通人物普通境遇逼之不得不如是的悲剧。而我国文学作品中林冲、祥林嫂、林黛玉的悲剧恰好暗合了这三种悲剧。本文就结合这三人的悲剧命运,来探讨叔本华三种悲剧的不同艺术价值。 关键词:叔本华 悲剧 林冲 祥林嫂 林黛玉 艺术价值 叔本华是德国现代有影响力的哲学家之一,我国近现代早引进的西方悲剧理论就是叔本华的悲剧理论。叔本华把悲剧当作文艺的高峰,叔本华的悲剧理论是贯穿其整个思想体系之始终的,悲剧在他那里具有了艺术拯救和伦理拯救的双重功效。叔本华认为,人生就是一场悲剧,所以人生总免不了痛苦。近代研究者王国维先生经过研究将其运用到对文艺的探究中,并将叔本华所谓的人生的悲剧概括为三种:“第一种,乃是有极恶之人,及其所能,以交构者;第二种,乃是由于盲目的运命者;第三种,由于剧中人物之位置及关系而不得不然者,非由蛇蝎之性质,与意外之变故,但由普通人物普通之境遇,逼之不得不如是也,彼等明知其害,交施之而交受之,各加以力而各不任其咎。” 这三种悲剧观几乎概括了文学作品中所有的悲剧形象,然而其产生的艺术力量和艺术震撼却不尽相同。本文试以我国文学作品中三个著名的悲剧人物——林冲、祥林嫂、林黛玉,来探究一二。 先来看林冲,这个东京城 80 万禁军的教头终于在一个风雪交加的早晨“穿了白布衫,系了搭膊,把毡笠子带上,将葫芦里冷酒都吃尽了,被与葫芦都丢了不要,提了枪,便出庙门投东去了。” 被逼上了梁山。《风雪山神庙》一节写林冲上梁山的这一段何其悲壮!林冲身为官宦,声名显赫,为何会抛妻弃子, 孤身一人,落草为寇,上了梁山?他的悲剧正是应了叔本华所说的因为极恶之人,及其所能,交构迫害的结果。林冲本有一个人人羡慕的幸福家庭,在京城担任一个小官,妻子美貌贤良,且还是官宦之后。后高衙内偶遇林冲之妻,贪其貌美,上前调戏,林冲虽满腔怒气,却因高衙内是高俅的干儿子,只好忍了这口恶气,没有发作。鲁智深欲为其抱打不平,林冲却道:“原来是本管高太尉的衙内,不认得荆妇,时间无礼。林冲本待要痛打那厮一顿,太尉面上须不好看。自古道:“不怕官只怕管。林冲不合吃着他的请受,权且让他这一次。” 第一回林冲忍了。高衙内却并不因此罢手,又让陆谦等人诱出林冲之妻,将其关押。此时的林冲怒气冲冲拿了一把解腕尖,径直去找那陆谦,但等了几天不见踪影,“就把这件事放慢了”。第二回又林冲忍了。可富安、陆谦为了讨好高俅,却又设一计,诱林冲入白虎堂买,将林冲捉拿,发配沧州,决定在路上神不知鬼不觉害死他,弃之于荒郊野外。几番暗算,都亏得鲁智深相救,才得以保全性命。到了沧州,林冲还幻想忍气吞声,好好改造,争取宽大处理。可陆谦等人又尾随而至,导演了火烧早料场一出。正是高衙内、陆谦、富安这些极恶之人,及其所能,对林冲步步紧逼,终林冲不得不放弃幻想,逼上梁山。林冲的悲剧正是叔本华所说的第一 种悲剧,当今众多言情剧里的悲剧大多也属于这一种。因造成悲剧的都是极恶的力量,又是反复为之,故为明显,也容易让人为之同情。然而也正因为这种悲剧显而易见,自足、完美、有序,反而削弱了它的艺术力量和艺术震撼。 再看祥林嫂,研究者多将祥林嫂的悲剧归结为封建的宗法制度和冷漠的社会环境,终由此完成反封建的任务。然而,细细想来,祥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