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版权、公共领域与文化多样性的关系

作者:黄汇 刊名:知识产权 上传者:嘉雍群培

【摘要】版权与公共领域作为版权法体系下重要的两极,二者相互哺育、互为滋养。公共领域哺育了版权作品的诞生,版权对公共领域也具有重要的反哺意义。通过独有的生产性功能和保证作品开放,以及通过促进作者分工与竞争和吸引创作投资等,版权在促进作者创作独立的同时,也促进了人类文化的多元化发展。现有作品集合越丰富,知识形式越发达,由潜在部分通过时间变迁而来的公共领域就会越繁荣多元。因此,版权、公共领域与文化多样性的价值目标是完全一致的。文化的多元化发展不仅是宪政价值的基本要求,也是人类仰赖过往文化滋养通向文明繁荣彼岸的必然所需。在未来我国版权立法时应注意在版权授权与公共领域的保留之间坚守适度的平衡,如此,版权法才能以一种有机复合的方式促进我们的文化可持续地向前拓展。

全文阅读

版权与公共领域作为版权法体系下的重要两极,二者是相辅相成、不可分离的。公共领域哺育了版权作品的诞生,版权对公共领域也并非完全无为和消极。首先,作为一种生产性制度,版权使作者得以独立,使其可以按照自己的创作意愿向读者市场提供类型丰富的作品,这促进了未来向公共领域转化之要素的多样化。另外,版权制度将自己定位为“垄断而非排他的制度”,使其他作者可以就同样的对象赋予体现自身特色的表达,这同样保证了将来进入公共领域要素的缤纷绚烂。再者,版权机制通过思想/表达二分法、合理使用、保护期以及作品登记等制度,使既有作品对未来作者开放,让他们可以此为基础在第一时间发挥自己的想像,创作出更多更优秀的新作品,这些都保证了潜在公共领域要素的增进和扩大。版权与公共领域原本是休戚与共、紧密相连的,后者哺育了前者的诞生,前者亦对后者有重要的反哺功能。正是版权与公共领域这种相互促进、良性互动的关系,才实现了人类文化的生态繁荣,使我们得以分享来自不同知识个体的观念和表述,并进入到与其共存或反对的价值和信念体系,这一切都为人类文化的多样性发展提供了条件。一、公共领域哺育了版权作品的诞生并促进了文化多样性公共领域哺育了版权作品的诞生,正如美国学者约翰.冈茨和杰克.罗切斯特所说:“所有的艺术不都是模仿而来的吗?自从荷马以降,述说故事的人(与后来的作家、艺术家以及这个问题有关的电影导演、计算机游戏软件开发者)不都是完全取自别人的创意?莫奈不是学自塞尚?海明威不是学自屠格涅夫?昆汀.塔伦狄诺不是学自戈达尔吗?因此,版权创作中孤立的作者概念是不现实的,作者的创造都必须依赖于前人的经验、社会的文化传统和共有的知识遗产;作者不过是知识创造持续性过程中的第一个参与者罢了。既然如此,“公共领域”的引入就显得尤为可贵了,其如同版权法领地的一块绿洲,孕育了版权作品的诞生。反之,如果离开了这块绿洲,一切的创作行为都将变成无源之水,人类的整个文化生态也将迅速地荒漠化。所以,如果说版权作品是一座座秀丽的岛屿,那么,公共领域就如同是托起这片岛屿的海洋,后者源源不断地为前者提供着大气、温度、海水、养分等资源,前者只要离开后者一天,都将停滞不前、难以为继。实际上,不惟如此,作为高度原创性作品的诞生地和公众共享的想象力世界,公共领域还是一个具有生产性功能的场所。就像伊拉米.塞儿茨博格(EliM.Salzberger)所说,“公共领域并非作品不保护要素的静态结合,它还使作者(以作品的方式)集合在一起,他们相互影响,互相交换思想、观点和信息,并最终相互影响各自的观点和偏好,从而使他们获得了关于创造的思想和热情。因此,公共领域不仅是知识和信息自由流动的地方,它更是一个生产性场域。”从实际情况来看也莫不如此,比如说,电影方面《西区故事》就仿照了莎士比亚(Shakespeare)的名作《罗密欧与朱利叶》才得以面世;提倡永久性版权的马克.吐温在公共领域的基础上才创作了其名著《亚瑟王朝的康涅狄格州人》;作为米老鼠作品拥有者的迪斯尼(Disney)公司更是从改编公共领域的故事和人物才获得今天的成功,这当中包括了《白雪公主》(1937年)、《皮诺曹》(1940年)、《灰姑娘》(1950年)和《爱丽丝漫游奇境》(1951年)等。公共领域对人类创造的哺育功能,让笔者联想到了第29届北京奥运会,当美国游泳名将菲尔普斯夺得游泳项目的8块金牌,从而刷新了奥运史上单人奖牌的最高记录时,评论员所说的一句话:“菲尔普斯今天的成绩既是他个人的,也应归功于他的团队,正是因为美国拥有一支高水平游泳竞技团队,才造就了菲尔普斯今天的辉煌。”如果将菲尔普斯比喻成作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