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负着故乡游牧——刘再复散文中的故乡意象

作者:李春红 刊名:常熟理工学院学报 上传者:王文琰

【摘要】刘再复散文创作与理论书写具有某种同构性。在其三十多年的散文创作中,故乡是其书写的重要意象。由1970年代故乡意象的缺席到1980年代故乡诗意化、理想化书写到1990年代以来故乡内涵的丰富,其故乡内涵的变奏见证了作家文学观念、自我心路历程的曲折变化。

全文阅读

常熟理工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 Journal of Changshu Institute of Technology(Philosophy & Social Sciences) 2010年11月 Nov.,2010 第11 No.11 在刘再复三十几年的散文创作中,“故乡”一直是其散文书写的重要对象和寄托情感的重要载体。本文在勾勒其不同阶段散文特点基础上,通过对不同时期故乡意象内涵的分析,对其在散文中体现的心路历程做简单梳理。 一、从故乡意象缺席到理想故乡的追寻 (一)故乡意象的缺席 发表于1970年代末的《雨丝集》是刘再复的第一部散文诗集。这本小册子带着浓厚的时代特点,“时代话语”远多于个人话语,民族语境、阶级语境远远大于个人生命语境。这个时期的作者不仅站在读者之上对他们进行真理的告诫,甚至站在真实自我之上的,充当人民代言的角色。作者模糊感觉心中有话要说,但还未找到自己的话语,摆脱不了文革话语、思维的影响,拖着沉重的时代尾巴:“读书,不是为了沽名钓誉,也不是为了猎奇和刺激,而是去寻求真理的血液,那些可以哺育我们崇高精神的清新的氧气,可以作为雕塑伟大祖国美丽形象的宝石,……”[1]43这本散文诗集子,也并非完全没有自己的思考:“酷热和干旱,创造着自然界的沙漠;封建和专制,创造这精神的沙漠。”[1]64但这样的篇目占少数。这是一个不习惯用 自己的视角看世界的时期,也是一个用宏大叙事压倒自我抒怀的时期,与个体情感相联的故乡不出现在这一时期的散文诗中也实属平常。 (二)故乡的浪漫化书写 与《雨丝集》相比,1980年代初期的散文诗集《告别》、《深海的追寻》、《太阳·土地·人》等,作者努力“告 别”代言角色,用自己的声音表达对“崭新时代”到来的喜悦。这一时期散文诗大多有或隐或显的文革背景,但并没有流于控诉,而是在当下和过去的对比中,对新生活进行激情讴歌:“那种迫使我倾吐的力量,正是爱的力量。是的,我太热爱了。太热爱我们的生活,太热爱我们的太阳,我们的土地,我们的人民。这种爱恋,就是我的散文诗的原动力,我的散文诗的血肉与灵魂。”[2]190在这几部集子里很多散文诗直接以“我爱”开头:“我爱我生活着的祖国土地,被长江与黄河甘美的乳汁润泽得更加温柔的土地。这里有过洪水,但也有过制服洪水疏通河道的大禹;这里有过专制的王冠,但也有踏着蒺藜去捣毁王冠的英雄豪杰;这里有过鸦片,但也有烧毁鸦片的气壮山河的大火;这里有过吃人的筵席,但也有推翻这筵席的、不惜用鲜血浸染红旗的大群的猛士。”[3]36直抒胸臆、饱含真情,是由衷的热爱和喜悦。 收稿日期:2010-11-02 作者简介:李春红(1977—),女,江苏响水人,常熟理工学院人文学院讲师,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文学理论。 背负着故乡游牧 ——刘再复散文中的故乡意象 李春红 (常熟理工学院 人文学院,江苏 常熟 215500) 摘 要:刘再复散文创作与理论书写具有某种同构性。在其三十多年的散文创作中,故乡是其书写的重要意象。由1970年代故乡意象的缺席到1980年代故乡诗意化、理想化书写到1990年代以来故乡内涵的丰富,其故乡内 涵的变奏见证了作家文学观念、自我心路历程的曲折变化。 关键词:刘再复;散文;故乡;寻找中图分类号:I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2794(2010)11-0070-05 70 这个时期散文诗中,无论是抽象的概念:国家、人民,还是自然界具体的物象:太阳、星空、山河、大地、花草树木,都成为作者激情洋溢内宇宙的载体。气势磅礴,气吞山河的“大海”意象尤其符合作者当时的情感表达:“别了,大海,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