刍论我国野生动物保护立法的完善

作者:黄政 刊名:理论导刊 上传者:粱惠红

【摘要】野生动物的保护、利用,对维持生态系统的平衡,对人类的生存和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本文从分析野生动物保护、利用的主要问题入手,基于生态系统和法益理论,检视我国现行有关野生动物保护法律法规的缺陷,进而提出相应的完善建议。

全文阅读

2010.8 83 民主与法制 一、野生动物保护立法主要问题分析 野生动物保护是基于人类对环境的需要,首要的任务是野生动物生存对人类的功能满足的维持和增进,所以既要考虑物种的保护,又要考虑物种种群的保护。通过法律对野生动物进行保护,就是规范人们对于动物的有关行为,以达到对野生动物物种和种群的适当保护。所谓适当保护,是指所保护的野生动物的多样性以及数量和质量保持在满足人们需要的范围内。野生动物保护立法要兼顾保护、增殖、合理利用以及野生动物致人身财产损害的救济等方面。就保护而言,不是“为保护野生动物自身而保护”,而是对其对人们生存、发展功能的保护和加强,应当认识到,野生动物对人的功能不能简单地视为仅仅是经济价值的体现。据此,笔者认为野生动物保护立法应注重以下四方面的问题: 1.保护的野生动物的范围。纳入保护范围的野生动物,要符合客观存在、满足人们需要和可被人干预等条件。从国际立法实践考察,有关野生动物的立法,只是对其中部分的保护,并不是保护所有的野生动物。一般而言,哪些野生动物需要纳入保护范围,要充分考虑其种群的数量、对人的价值以及生态价值。并且其范围具有阶段性,随着某种野生动物种群的数量的变化,其对人以及生态的影响也将变化,是否纳入保护的范围需以实际情况而定。 2.对野生动物的生境保护。使野生动物在自然生态系统中合乎自然规律的生存和繁殖,最好的方式就是设立自然保护区。 《生物多样性公约》 明确指出“注意到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基本要求,是就地保护生态系统和自然生境,维持恢复物种在其自然环境中有生存力的群体,”由于人类的生存与发展同其周边的自然资源休戚相关,在立法中涉及自然保护区的范围如何界定、保护区内以及周边居民生存与发展保障的问题。 有关自然保护区范围大小的确定是复杂的问题,由于生态系统的多样性和系统内物种关系的复杂性,需要经过广泛的调查和论证,不同种属野生动物的自然保护区范围 尚不能概而论之。同时保护区内以及周边居民生存与发展保障的问题应当被关注, 《生物多样性公约》 指出,“认识到许多体现传统生活方式的土著和地方社区同生物资源有着密切和传统的依存关系,应公平分享从利用与保护生物资源及持久使用其组成部分有关的传统知识、创新和作法而产生的惠益,”这里存在自然保护区当地居民利益受抑制或剥夺的填补问题。 3.对人有关野生动物的行为进行管理。其主要目的在于对物种、物种数量上的保护,以保持野生动物资源利用的可持续性。现实中,人们对野生动物的活动主要有监测、利用、养殖、捕猎、贸易行为以及疫病预防进行规范。这方面的管理是针对某一物种的管理,不同物种生态位的不同,数量、习性以及对人价值的差异,需要有差别和阶段管理。 4.野生动物对人身财产损害的救济。纳入法律保护的野生动物对人身以及财产造成损害,需要进行救济,主要涉及救济制度的设计,保证救济的实现。而未纳入法律保护的野生动物对人的利益的损害应当如何救济,还没有具体的措施。 二、野生动物保护的理论依据 野生动物保护的主要理论依据包括生态系统理论和法益理论。 1.生态系统理论。生态系统是指在一定的空间内生物的成分和非生物的成分通过物质的循环和能量的流动互相作用、互相依存而构成的一个生态学功能单位,是生命系统和环境系统在特定空间的组合。生态系统除了具有一般系统的共性-系统性,即其具有内在的结构和功能(生态规律性、人是系统的一部分)之外,还有以下特点:(1)具有区域性,即其存在地域上的差异性;(2)自动功能调节性,生态系统具有不同水平的复杂的调节机制;(3)结构和功能变化的阶段性,生物有机体的特点是发育、生长与衰亡,在结构与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