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曲中鸟类文化意象的翻译

作者:顾正阳;余双玲 刊名:合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司文沛

【摘要】鸟类在古诗词曲里是一个重要的文化意象,用以表达诗人的喜乐哀愁。它们寓含丰富的文化,译者翻译时需放在文化语境里考虑。从文化角度探讨含有鸟类文化意象诗歌的翻译方法,以向译语读者展现鸟类诗歌特殊的韵味,是古诗词跨文化翻译的一个新的尝试。

全文阅读

文化意象由物象和寓意两部分构成,在漫长的诗歌历史中,文化意象不断出现在各民族的语言里,慢慢形成为一种文化符号,具有了相对固定的、独特的文化含义,带有丰富的、深远的联想[。1]文化意象的翻译是诗歌翻译中的难点和重点,著名学者王佐良先生就曾指出:“翻译里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呢?就是两种文化的不同。在一种文化里头有一些不言而喻的东西,在另一种文化里头却花费很大力气加以解释。”[2]鸟儿在中国古诗词曲里已鸣叫了几千年。“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玄宗与贵妃夜半在枕边用比翼鸟相互许下爱的誓言;“更那堪、鹧鸪声住,杜鹃声切。啼到春归无寻处,苦恨芳菲都歇”,春天远去,无觅处,只听见凄厉的啼叫;“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昔日秦淮河上的朱雀桥和乌衣巷一片繁华,而今野草丛生。尤金奈达指出:“对于真正成功的翻译而言,熟悉两种文化甚至比掌握两种语言更为重要,因为词语只有在其作用的文化背景中才有意义。”[3]鸟类在中国古诗词含有丰富的文化,翻译时不可忽视文化的因素。通常采用如下翻译方法展现古诗词曲中鸟类的文化内涵,“译出最美的一种意义”[4]。1“浅化”译法许渊冲先生说:“把深奥难懂的原文化为浅显易懂的译文就是‘浅化’,例如‘黄粱梦’不必说明小米没煮熟,一场好梦就惊醒了,只译成agoldendream,就可以算是‘浅化’。”此种译法构成了许渊冲先生翻译哲学之方法论“三化”深化、等化、浅化之一,以迎合读者,使读者“知之,好之,乐之”。浅化法具体包括“一般化、抽象化、减词、合而为一等等译法”[5]。在古诗词里,由于中外文化的差别,很多文化意象中国人能理解但是英语读者不一定能很好地把握。如海鸥,据《列子黄帝篇》载:海上有人与鸥鸟相亲近,互不猜疑。一天,父亲要他把海鸥捉回家来,他又到海滨时,海鸥便飞得远远的,心术不正破坏了他和海鸥的亲密关系。因此海鸥有亲近高尚人士之意。但对西方读者来说,他们完全不知道这种文化内涵。所谓“抽象译具体”就是将原诗中具体的各种鸟类名称抽象化出来,加以适当的处理,从而与译诗融为一体。请看王维的《积雨辋川庄作》:积雨空林烟火迟,蒸藜炊黍饷东菑。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野老与人争席罢,海鸥何事更相疑[。6]166淅淅沥沥的雨水,树林,炊烟,无边的水田,白鹭和黄鹂,这些意象也充分体现了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特点。尾句“野老与人争席罢,海鸥何事更相疑”引用了两个典故,加上以疑问句结尾,将诗人隐居山林、脱离尘俗的闲情逸致描写的尽善尽美了。在这里,海鸥不仅仅是一种鸟的名字,而是出自典故,深深寄寓着诗人澹泊自然、“清斋”、“习静”的期望与闲适,它成了深含文化意义的意象。所以直译“海鸥”肯定不能将这种文化内含传达给译语读者。在这里不妨将“海鸥”这个具体的鸟名抽象化,不直接译出来,同时省去这个西方读者不熟悉的典故。不只海鸥一鸟,而是广义的鸟类。请看译文:Slowlycurlsthecookingsmokefromtherain-washedfragrantGlade,Thegreensandmilletforhimatworkwillinthefieldbelaid.Abovethewell-linedpaddyfieldstheegretsgladlyfly,Fromthemurkyforestorioleswarblingnotescomefloatingby.ForpeaceofmindIclimbtoaheightandstareatthemorningBest,Andunderthepineonvege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