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诗英译过程中意境的传达方式

作者:李家波 刊名:毕节学院学报 上传者:罗斌

【摘要】意境是中国古代文论的一个重要范畴,它是由意象构成的,意境的展现主要依靠意象。中国古代的诗歌最注重意境,诗歌创作就是意境的创造。因此,在将这些诗歌翻译成英语的过程中,译者的任务之一就是完整地传达原诗的意境。为此,译者可以采取种种方式对原诗的意象加以处理。具体地说,这些处理方式包括转换意象、浅化意象、细化意象、增加意象和省略意象并加注等方式。

全文阅读

一、意境概说“意境”是中国古代文论和古典美学中一个极具民族特色的重要范畴,它的产生和发展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诗歌创作中,“意境”一词的提出最早见于唐代。著名诗人王昌龄在其《诗格》一书中第一次铸造了“意境”这个极具生命力的美学范畴。他指出:“诗有三境:一曰物境,二曰情境,三曰意境。”[1]对于诗歌而言,意境的审美特征主要表现在作品的“意象”层、“象外”层和“语境”层。此后,历朝历代的文论家、学者都曾对“意境”理论从不同的侧面加以丰富和发展,包括皎然的“取境”说、司空图的“意境”形态论、谢榛的“情景之合”论、陆时雍的“情景创造论”、王夫之的“情境交融”说、梁启超的“新意境”说以及王国维的“境界说”。其中,王国维的“境界说”堪称我国古代“意境”美学研究的集大成者。何谓“意境”?宗白华先生曾经这样认为:“什么是意境?……以宇宙人生的具体为对象,赏玩它的色相、秩序、和谐,借以窥见自我的最深心灵的反映,化实景而为虚景,创形象以为象征,使人类最高的心灵具体化、肉身化;这就是‘艺术境界’。艺术境界主于美。”[2]这段话可以作如下三种理解:首先,意境是一种艺术境界,是“诗(词)、画、戏曲及园林等门类艺术中,借匠心独运的艺术手法熔铸成情景交融、虚实统一、能深刻表现宇宙生机或人生真谛,从而使审美主体之身心超越感性具体,物我贯通,当下进入无比广阔空间的那种艺术化境”;[3]其次,意境产生于特定的艺术形象,而它的形成则表现为虚境与实境的辩证统一。最后,意境具有美的特征。总之,意境不是某种特定的艺术形象或艺术典型,而是特定的艺术形象或艺术典型与其所引起的全部艺术想象之和,是主观与客观和谐统一的产物。二、意境与意象前面曾经提到,意境的产生是基于特定的艺术形象。换言之,艺术形象可以说是孕育语境的母体。这里的“艺术形象”与中国古典文论中的“意象”范畴有很大的联系。“意象”也是中国古代文论的一个特有概念,它发轫于《周易系辞上》的“圣人立象以尽意”,其哲理渊源可以追溯到道家的“意”、“象”观念。作为一个整体的概念,“意象”至少包含以下两个方面的含义:其一,意象是指艺术家运用形象思维创造出来的心物相契、虚实合一,令人回味无穷的艺术形象。这一层面的“意象”属于审美鉴赏的范畴。其二,意象是指在审美感兴中,“意”(情思、心境)与“象”(外物、情景)交融合一、升华所成的艺术表象。这一层面的“意象”则属于艺术构思的范畴。由此可以看出,先有“意象”而后才能产生“意境”,“意境”可以说是由“意象”衍化而成的。它们之间的关系可以用一个比喻来形象地概括:意境好比一座完整的建筑,而意象就是构成这座建筑的砖石。[4]但是,意境有赖于意象的生成与组合,却不是意象的简单相加,《天净沙秋思》就是很好的证明,全诗由十二个色调灰暗的意象构成,但它的总体意境却不是这些意象的简单累积,而是存在于这些意象所构成的整体画面中。朱光潜先生曾说:“一座山或一个人如果不美,仍不失其为山为人;一件艺术作品如果不美,就失其为艺术作品。”[5]也就是说,美是一切艺术最本质的特征,当然也是诗歌的本质特征。虽然诗歌同时具有认识功能、教育功能和审美功能,但只有审美功能才是最重要的。离开了审美功能,教育功能和审美功能既无从谈起也无法实现;离开了审美功能,读者就会对诗歌的教育功能和认识功能产生审美疲劳,进而对诗歌失去兴趣。其实,“一首诗的胜利,不仅是它所表现的思想的胜利,同时也是它的美学的胜利。”[6]10而诗歌美学的胜利在很大程度上则取决于诗歌通过种种意象所营造出的意境。如果说诗歌创作是美的艺术,是创造意境的艺术,那么诗歌翻译同样也是美的艺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