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伦理新批判之批判》序言

作者:郭齊勇 刊名:中国文化 上传者:苑玮琦

【摘要】一关于孝道,关于孔子所说的"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的理解,可谓见仁见智。不过在民国以前与民国时期,学界与民间社会大体有比较平实的看法。蔡元培先生为国民修身进德而编写的《中学修身教科书》,在上篇家庭章等章节中,对此说得非常清楚。蔡先生根据儒学的常识指出:人子要时常徵求父母之意见,自恃其才,悍然违父母之志者必非孝

全文阅读

露、宣揭父母的失德之奉。以上都是傅统孝道的题一中磨有之羲。孝道是一涸整艘、系统,所含内容寰富(下面遣要群锐),而以上第(4)黔才是所渭“父子互阴聆孝道,圃龄孔子所巍的“父焉子隐,子焉父隐”的原始之羲。隐,直在其中矣”的理解,可渭晃仁冕智。不遇在民儒家的“孝”的意涵不是盲目、绝封服促一涸灌圃以前舆民团峙期,鬃界舆民筒社含大艘有比较平威的父貌(家畏)。在民团舆其前,很少有人筒罩化育的看法。蔡元培先生焉团民修身逸德而编窝的地、强洞聋理地把“报报相隐”的本来意思歪曲、挎《中擎修身教科害》,在上篇家庭章等章筋中,封此张或妖魔化焉鼓励偷盗、不羲、不公正、食污腐败、锐得非常清楚。询私舞弊、询情枉法。蔡先生根檬儒擎的常撤指出:人子要峙常微求其育,稍有常搬的人都知道,儒家舆中团文化父母之意冕,自恃其才,悍然逮父母之志者必非孝的孝道,鼓黝的是怡着、弘大天赋的人的本然性情,子,“至聆其子逮雕父母之侧,而硫事热逞精命,抑恰恰是反封上述惠行的,因焉偷盗、不羲、不公正、或居官吏兵士之联,而不能以私情参预公羲,斯HlJ食污腐败、询私舞弊、询情枉法的行焉,正是最大的事势之不得已者也。”“人子顺藐之道如此,然亦有不孝。精看蔡先生的解擅:不可不燮通者。今使藐有乱命,剐人子不惟不赏妄蔡先生接着封孝道作了现代意羲的系统拴释,徙,且富圆所以辣阻之,知其不可焉,以父母之命而在肯定“父焉子隐,子焉父隐”之俊,肯定“貌子之情勉捉之者,非特自催拎罪,且因而陷舰放不羲,不孝登粉天然”、“爱舆敬不可缺一”、“一生最大之恩在聆之大者也。若乃父母不幸而有失德之奉,不密圈捕父母”。他锐:“爱舆敬,孝之趣绰也。舰子之情,癸转救,而辄暴露之,具日亦非人子之道。孔子曰:父焉子天性,非外界舆输,及法律之所强。是故貌之焉其隐,子焉父隐。是其羲也。”子,子之焉其舰,去私克己,劳而年怨,超乎利害得蔡先生的解释姆偏颇,很全面。其育,他就是根失之表,此其情之所以焉最青也。本是情而登晃者,檬《输捂))((孝趣》锐的。捉《四害))((荀子})((橙耙》等经曰爱曰敬,非爱剧$)ll至转乖雕;非敬HlJ渐流聆押爱。典和《弟子规》等蒙擎镇物中不潍看出,先儒主张:爱而不敬,禽默猫或能之,敬而不爱,舰疏之别J何(1)绝不能以私情参舆公羲;(2)艳不盲目黔提父母在?二者失其一,不可以焉孝也。”藐情之爱超乎之逮反公羲、公德、公法之命,以免陷报矜不羲;(3)利害箭较,是人世简最可青的爱,此爱是可以推横如有(2)之状况,HlJ膺不断地柔性地勤辣父母并在出来的。爱舆敬是孝道之相互捕充的雨元,雕背敬行勤上捕偏救弊;(4)又不留然勤辄在公阴惕合暴的爱,是溺爱、押爱,雕背爱的敬则是隔膜、乖麟。溺223爱,押爱,是儒家偷理所不主张舆反封的。蔡先生韶焉,鑫心圈所以报父母之德,报貌恩,辍本返始的爱,是每一涸正常的人的心性情的陶冶舆人格成畏的基睫。他脱:“受人之恩,不敢忘焉,而必图所以报之,是人硕之美德也。而吾人一生最大之恩,育在父母。生之育之欲食之教鸽之,不特吾人之生命及身艘,受之粉父母,即吾人所以得生存砖世界之街巢,其基本亦然不焉父母所界者,吾人鸟能不日日铭感其恩,而圈所以报答之乎?人苟不容心放此,Hl]雕渭其等转禽戳可也。”蔡先生强凋,孝视是美德!作篇人子,报答父母之德有雨涤途径:一是善其艘,二是餐其志。在善其艘即侍奉父母方面,子女宜躬报。着其志是本,蔫其艘是末。父母之志,在安心而典贻以蔓。假如子女的品性行焉,常足以侮父母之心,父母哪裹有安樊可言呢?善志,由善父母之志蒋化篇子女撇承父母之志及自善其志。焉人子者保身舆善志都很重要,尤其是着志。蔡先生税:“父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