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职生父母教养方式与应对方式的相关研究

作者:高英楠;彭焱 刊名: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上传者:党夏妮

【摘要】目的探讨中职生父母教养方式与应对方式之间的关系。方法以163名唐山中职生为被试,采用"父母养育方式评价量表(EM BU)"及"特质应对方式问卷(TCSQ)"进行调查。结果①应对方式在积极应对分量表上,中职生的得分高于健康人常模(t=9.578,P<0.01),积极应对在父母是否离异方面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3.623,P<0.01),在父亲、母亲文化程度方面具有显著性差异(t1=2.156,P1<0.05;t2=3.792,P2<0.05);②家庭教养方式的一些因子在性别上、独生与否、出生地、父母离异、母亲文化程度、父母收入方面差异具有显著性;③母亲过多干涉过分保护与消极应对存在显著负相关(r1=-0.187,P1<0.05),父亲情感温暖理解和母亲情感温暖理解与积极应对存在显著负相关(r2=-0.237,P2<0.01;r3=-0.165,P3<0.05)。结论父母教养方式,尤其是父母亲的情感温暖理解对中职生的应对方式有重要的影响。

全文阅读

家庭教养方式是我们这些年来经常提及的一个名词,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关注家庭教养方式对子女成长的影响。那究竟什么是家庭教养方式呢?一句话就是子女的监护人在子女成长过程中所使用的行为或语言等。20世纪50~60年代,在精神医学领域人们就已经意识到家庭环境与子女患精神疾病存在一定关系,在越来越重视心理健康的现在,越来越多的家长和教育机构人员也开始研究这一领域。应对(coping)是心理应激过程的重要中介因素,与应激事件性质以及应激结果均有关系。因此良好的应对方式是青少年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中所必须具备的,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更好的适应社会,更好的生活。在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下,就业成了共同的难题,中职生处于的特殊地位,压力更大,为此探讨中职生家庭教养方式及应对方式的关系,可以有针对性的促进当前中职生心理和谐发展提供相应的参考,使他们更好的应对挑战,获得成功。1对象与方法1.1对象从唐山职教中心团体实测,由领导者宣读引导语,助手进行问卷发放。共发放问卷179份,回收有效问卷163份,有效回收率91.06%,其中男生25人,占15.34%,女生138人,占84.66%;城镇85人,占52.15%,农村78人,占47.85%。1.2方法1.2.1一般情况调查表包括性别、年龄、出生地、独生与否、子女数、父母收入、父母是否离异、父母文化程度等。1.2.2父母教养方式评价量表(EMBU)1980年由瑞典Umea大学精神学系CarloPerris等人共同编制用以评价父母教养态度和行为的问卷[1-2]。我国学者岳冬梅等[3-5],考虑到中、西方文化的差异,对EMBU进行了修订,修订后的量表包括父亲情感温暖理解、父亲惩罚严厉、父亲过分干涉、父亲偏爱被试、父亲拒绝否认、父亲过度保护、母亲情感温暖理解、母亲过干涉过保护、母亲拒绝否认、母亲惩罚严厉、母亲偏爱被试11项,同质性信度分别为0.85,0.83,0.46,0.85,0.70,0.59,0.88,0.69,0.75,0.80,0.84。修订后的EMBU并未建立全国性常模,应用范围十分广泛,但青中年期的被试对问卷的回答较为客观、稳定。1.2.3特质应对方式问卷(TCSQ)[6]量表包括2个成分,即消极应对(NC)和积极应对(PC),各包含10条目。NC和PC的克伦巴赫系数分别为0.69和0.70;被试4周后重测中国.河北省唐山市建筑工程中等专业学校063000河北联合大学相关系数分别为0.75和0.65。1.3统计处理以班级为单位团体施测,采用无记名方式填写。剔除无效问卷后数据均输入计算机,采用SPSS13.0软件进行t检验、方差分析和相关分析。2结果2.1中职生应对方式状况分析2.1.1中职生与健康人群常模应对方式各因子得分的比较通过比较发现,中职生在积极应对上的得分高于健康人群常模,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见表1。表1中职生应对方式得分与健康人群常模比较(x-s)中职生(n=163)健康人群常模(n=1305)t消极应对30.666.5330.2618.740.788积极应对25.675.8921.257.149.578**注:*P<0.05,**P<0.01,下同2.1.2中职生应对方式各因子得分在父母是否离异上的差异比较结果表明,积极应对在父母是否离异上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见表2。表2中职生在父母是否离异上应对方式得分的差异比较(x-s)离异(n=15)非离异(n=148)t消极应对31.007.8430.636.410.210积极应对30.736.1525.165.633.623**2.1.3中职生在父母文化程度、性别、出生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