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抽象行政行为的概念分析

作者:尹丽媛 刊名:商品与质量 上传者:胡军

【摘要】抽象行政行为是当今各国政府进行行政管理的一项最重要的手段.长期以来,由于对抽象行政行为存在不同认识,也由于我国行政诉讼法和复议法一直将部分抽象行政行为排除在司法审查的受案范围之外,确立抽象行政行为的界定标准,是行政法学理论构建的基石和前提。综观国外的司法实践和运用,抽象性行政行为的审查已经成为各国司法审查的发展趋势,文章以此为视角进行研究抽象行政行为的可诉性.

全文阅读

抽象行政行为作为我国行政法学的核心范畴之一,具有重要的司法意义和法理意义.但这一概念却面临着一系列且难以满足实践中的理论困境。抽象行政行为概念的明晰,它对于判断和确定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以及行政复议的受理范围都具有重要的作用。一、当前理论界对抽象行政行为与具体行政行为的划分标准与概念界定的主要观点叶必丰教授以行政相对人是否特定为标准。抽象行政行为指行政主体针对不特定行政相对人所作的行政行为。它具有向后发生普遍性法律效力并可反复运用的特点。具体行政行为指行政主体针对特定行政相对人所作的行政行为。在姜明安教授主编的《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中也是按行政相对人是否特定为标准进行划分的。方世荣教授以行为功能的不同以对象的不同作为准,抽象行政行为指行政主体针对广泛不特定的对象设定具有普遍约束力的行为规范的活动,包括行政主体制定的行政法规、行政规章和各种规范性文件等,基本属于行政立法活动。它是从具体行政管理活动现象中"抽象"出行政活动领域中人们应当普遵守的具有高度概括性的行为规范。[1]具体行政行为指行政主体针对特定对象具体适用法律规范所作出的、只对特定对象产生约束力的行为。应松年教授在《行政法学新论》中以行政行为的方式方法为分类标准,抽象行政行为指行政机关制定和发布普遍性行为规范的行为。以上是部分当前理论界对于抽象行政行为与具体行政行为分类研究的依据及观点。二、对抽象行政行为概念法律依据的评析(一)关于1991年最高人民法院《若干意见(》试行)的评说。《行政诉讼法》第二条规定,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最高人民法院1991年《若干意见(》现已废止)第1条曾把具体行政行为界定为:"是指国家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行政机关委托的组织或个人在行政管理活动中行使行政职权,针对特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就特定的具体事项,作出的有关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义务的单方行为。"此定义解释出台以后,便遭学术界强烈置疑。有的人认为,这样来定义没有使具体行政行为和抽象行政行为的界限更加明确,反而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将具体行政行为界定为"作出的……行为",容易让人以为《若干意见》排除了行政不作为的可诉性。[2](二)关于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若干解释》确立的双重标准。《若干解释》第1条规定:"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对具有国家行政职权的机关或组织及其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不服,依法提起诉讼的,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同时,第3条又规定:"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决定、命令,是指行政机关对不特定对象发布的能反复适用的行政规范性文件。据此,人民法院在受理行政案件时,对于诉讼标的是否为抽象行政行为的标准更加明确了,即对象是否特定,是否具有后及力,但司法实践中对这两个标准的理解尚存在差异。标准之一:对象是否特定。如果一个行政行为是针对不特定对象作出的,则它就是抽象行政行为,如果一种行政行为是针对特定对象作出的,就是具体行政行为。标准之二:能否反复适用.能否反复适用是指行政行为的效力是"一次"还是可以"重复使用"。行政行为的效力如果是一次被消费掉的,则是具体行政行为。三、对于区分标准的逻辑分析众所知之,分类是一种将一个属概念分为几个种概念的逻辑方法,也是人们对研究对象进行深入研究的一种常用方法,。它有助于我们更加深入地认识所讨论的法律现象。然而,我们经常有一种为分类而分类的倾向,使分类没有实践价值,或者误导实践。具体行政行为与抽象行政行为的分类可能就属于这种情况。(一)分类子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