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法的形式正义与实质正义的冲突

作者:李耕耘 刊名:今日南国(中旬刊) 上传者:石文昌

【摘要】正义是个具体的历史范畴,其作为法律价值是随时代变化发展的,是相对的。法的形式正义与实质正义问题不仅仅是解决个案的需要,更为重要的是这二者的冲突是一个刚刚走上法治化道路的国家所面临的急待解决的现实难题。在法治社会下,形式正义与实质正义孰优孰劣,如何抉择,能否达到二者相得益彰,正确树立起对法律应有的态度是本文研究的意义所在。

全文阅读

10年11月〈总第175期) 今日南国 'ITESOUI'HOFCHINATODAY NO.1L2010 (Cumulauvely,NO.175) 论法的形式正义与实质正义的冲突 李耕耘 (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学院,西安,71 3) 的要]正义是个具体的历史范畴,其作为法律价值是随时代变化发雇的,是相对的。法的形式正义与实质正义问题不仅仅是解决个案的需要,更为重要的是这二者的冲突是一个刚刚走上法治化道路的国家所面临的急待解决的现实难题。在法治社会下,形式正义与实质正义孰优孰劣,如何抉择,能否达到二者相得益彰,正确树立起对法律应有的态度是本文研究的意义所在。 [关键词]形式正义;实质正义;冲突法治 [中图分类号] [文獻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 11一(团1m11一0 01 正义是人类的美好理想,“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对正义的不懈追求是法学的最崇高的理想和最神圣的目标之一,也是推动法不断进化的最强大动力。正如美国法学家博登海畎所言:“正义具有着一张普洛透斯的脸,变幻无常、随时可呈现不同形状·并具有极不相同的面貌。"自古希腊的思想家提出法与正义关系的问题以来,西方学者对它的研究从未间断过。从严格意义上讲,中国古代没有正义观念,但有“正义”一词,在中国传统的儒亂思想影响下,我们对正义的理解往往是偏重的实质正义。法的形式正义和实质正义的冲突自法诞生以来就一直为人们所关注。由于人类思维的局限性等原因,使法不能估计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无法预测各种新的特殊情况,法的抽象性、一般性、平等性所伴随的滞后性、保守性导致了这一冲突的产生。 中外不同时期的法律思想家曾经对正义做过各种不同的分类。从正义与主体利益的关系区分,正义可分为实质正义与形式正义。形式正义是关于制定什么样的规则来公正地分配社会资源的问题,形式正义是怎样实施这些规则以及当这些规则被违反的时候如何加以处置的问题。实质正义指的是通过法去实现的实际的功利主义和伦理目的,法被视为工具和手段,而功利伦理是目的。法的形式正义指的是:无论是依据程序法还是实体法,法律平等地一以贯之地适用于任何人,人们可以通过法律的規定去预见自己行为的法律后果。 当法的形式正义与实质正义相冲突 时,韦伯与罗尔斯的立场都是形式正义优先,对于法的形式正义与实质正义冲突的解决,通常有以下几种理论:一、实质正义优先于形式正义。实质正义被看作是目的,是正义的最高境界,形式正义是手段,是实现实质正义的方式,它服务于实质正义,因此当二者相冲突时,形式正义应该让位于实质正义;二、力求找到实质正义与形式正义的平衡点,使任何一方都不至于收到过大的损害,因此,在保持法律的原则性的同时也保留了较大的灵活性, 三、形式正义应优先于实质正义。 无论选择哪种理论都离不开特定的历史背景,离不开时代发展所造就的大环境和属于中国自己的特殊国情。无论是讨论正义还是法律的类型,最终总要和法治相联系,为法治服务。法既是形式正义又是实质正义的体现,当二者发生激烈冲突之时,应是形式让位于实质,还是实质让位与形式,或许答案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但是从法这种特殊的社会规范的特点以及法的整个历史发展来看,如果要真正走上法治化的道路,保障个人权利,那么理性的选择应该是形式理性优先。当法首先体现着形式正义时并不意味着一定牺牲实质正义,既是它违背了伦理道德目的,但我们会发现至少它最终能够维持一种意义更为重大的价值一一一平等。 法律作为国家强力保证实施的社会规范,必须维护某种正义,为了更加谨慎更加客观地完成它的使命,法律所选择的正义必须是可操作的,并且因为法律的理性,她的正义将禁止任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