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的天人观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

作者:王爱侠 刊名:河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徐燕

【摘要】先秦儒家思想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体,它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一个相对完整的文化体系。此体系以"仁"为核心,这在天人观中有充分的体现。本文通过对孔子的"天"、"人"内涵的阐述,以及对天人关系的探讨,旨在说明孔子的天人观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

全文阅读

孔子是儒家思想文化的创立者和奠基人,他的思想包罗万象,博大精深,在他的天人观中提出仁爱思想及行仁之方,“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的忠恕之道,“包含了对人尊严的肯定和对人价值的认可”[1](p92)同时,孔子也没忽视天的作用,这在天道观中有所体现,总之,“天人关系”这对范畴,在孔子思想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一孔子“天”的涵义根据相关文献记载,孔子的天有如下基本意思:一是自然之天,二是主宰之天,三是命运之天,四是道德之天。[4](p1)第一是自然之天。他说:“唯天为大,唯尧则之”[6](p89),它的意思是说,只有上天最高大,唯有尧能效法它。他又说:“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6](p215)这意思是说,上天说了什么呢?四季运行,万物生长,上天说什么呢?他把现象比喻成自然之天。在孔子所说的天中同时也指客观发展规律,把天看成是一种自然而然的东西。第二是主宰之天。孔子认为,凡是人自身无法掌握的,如个人的生死寿夭,吉凶祸福,富贵贫贱,国家的兴亡盛衰等等,都是由天主宰的。“《论语》中多处记载:‘获罪于天,无所祷也’[6](P24)是说,得罪了上天,连祈祷的地方也没有。”[2](152)“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在这里天指帝、上帝,是宇宙的最高主宰者。第三是道德之天。它包括道德原则、伦理规范,在道德上与万事万物,道德品质相通。子曰:“道兴于仁,立于礼,理于义,定于信,成于智。五者,道德之分,天人之际,圣人所以通天意,理人伦而明至道”。并称美帝喾“顺天之义”,赞誉帝尧“顺天之义”。揭橥仁、义、礼、智、信为天人相通之德,其根源于天。儒家的道德之天是道德之源、德性楷模,所以,天被赋予了完整的道德含义。[4](P20)第四是命运之天。孔子讲“天命”,说:“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悔圣人之言。”[6](P201)他认为“天命”是上帝的命令。在《论语》中,孔子“迅雷风烈必变[”6](P114),说他遇见很响的雷很大的风,脸马上变色。不是说孔子胆小,是说他认为迅雷烈风这种司空见惯的自然现象,是受上帝的命令。这就是他的命运之天。二孔子“人”的涵义孔子认为人最为天下贵,在天下万事万物之中,人是最尊贵的。他说:“未能事人,焉能事鬼?”[6](P120)与鬼神相比,首先应关心人。有一次,马厩失火被焚毁,孔子退朝归来“曰:‘伤人乎?’不问马。”[6](P112)同牛马相比较,也应首先关心人。人与人相处,应该互相尊重、互相信任。[1]P92他倡导仁目的在于以仁释人,把外在强制性的礼仪规范化为人内在自觉的道德规范。显然,孔子思想具有鲜明的人文特色。[5](P332)对于个人而言,《论语》可以用来指导实际人生;而对于帝王而言,《论语》则是治国、平天下的指南。孔子关注实际人生和社会,如子路问他如何看待人死后的一些问题时,他答道:“未知生,焉知死。”[6](P120)少谈“怪、力、乱、神。”[6](P75)对鬼神敬而远之。他关注重点是人和社会,而不是鬼神。在生死问题上,反映出他只探讨此岸实际的人生,避而不谈死后的彼岸世界。他少谈天性和天道,认为在天、地、人三者中,人才是最根本的。天地也重要,其重要性恰恰在于为人提供服务。他把天看做是一种人文关怀,并把它人文化、道德化、人性化。孔子认为,社会礼仪规范或社会价值源泉在于人自身,_因此应该内求于人自身。如孔子对宰我问“三年之丧”的回答充分说明这一点。“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