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思想对《内经》藏象理论的影响

作者:王平 刊名:光明中医 上传者:王东梅

【摘要】通过走医学与儒学融合的路子,《内经》形成了"脏居于内,形见于外"的藏象理论体系。其中对藏象理论影响最大的儒家理论是"三才观"和"中庸"思想。《内经》中大多数人体脏腑与天文历法气象对应的模型是"三才观"的体现。《内经》还运用中庸思想阐明了五脏系统之间的动态平衡,重视"执中而行",追求"中和",以和为贵。

全文阅读

藏象理论是《内经》最重视、论述最多的内容之一,是中医基础理论的核心,千百年来在中医的临床实践中一直起着十分重要的指导作用。众所周知,藏象是功能概念,以解剖学为基础。中国古人对人体进行过一定程度的解剖观察,但限于技术条件及伦理道德观念,一直没有深入细微。因此,发展脏腑学说,需要借鉴其他理论和方法。《内经》成书的时代一直是众说纷纭,包括黄帝遗书说、战国成书说、战国末年至秦汉初年成书说、西汉成书说、东汉成书说和魏晋成书说等,笔者倾向于其主要部分应成书于春秋战国时代。当时,百家争鸣,盛况空前。而《内经》的医学理论广泛地吸收了诸子学说的精华[1]。其中,藏象理论受儒家思想的影响很大。通过走医学与儒学融合的路子,形成了“脏居于内,形见于外”的藏象理论体系。本文对此问题进行了一些粗浅的探讨,不当之处敬请方家指正。1儒家“三才观”对藏象理论的影响“三才观”是易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周易系辞下》云:“《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才而两之,故六。六者非它也,三才之道也。”[2]“三才”即天、地、人,是构成宇宙的三大要素。三才观体现了有机统一的自然观,凸显了中国古代先民对人与自然关系认识所达到的水平。儒家对三才观予以发扬。孔子从人道与天道相统一的角度出发,提出“知天命”、“畏天命”,“人能弘道,非道弘人”[3],从而去实现“天人合一”。孟子则提出“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4]即人们要把天与人的心性联系起来,只有充分发挥其本心的作用,才能达到天与人合一的崇高境界。荀子深化了孔孟关于天人关系的思想,提出了“明于天人之分”的观点。一方面,他认为天是外在于人的物质自然界,有其自身的运动规律,“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5]即不以人的客观意志为转移;另一方面,他也看到了人应当在尊重天之运行规律的前提下“制天命而用之”,主张人与天应和谐共处,各尽各的职分。荀子在天人相分的基础上论证了天人合一,使自然之道和人之道在较高的理论水平上达到了统一。总之,儒家的三才观理论强调发挥天时、地利、人和的综合作用。这一观点也促进了《内经》医学模型的构建,甚至可以说《内经》中大多数人体脏腑与天文历法气象对应的模型都是这种“三才观”大框架的体现。正如《素问六节藏象论》所云:“三而成天,三而成地,三而成人,三而三之,合则为九。九分为九野,九野为九藏,故形藏四,神藏五,合为九藏以应之。”无论从哪个模型来看,《内经》中的脏腑都绝非简单的脏器概念,而是与天地万物相关联的一种综合功能性概念。此外,五行藏象说是《内经》有关藏象的各家之言中占主体地位、论述最为详细、应用最为广泛并为后世医家系统地继承和发展的藏象体系[6]。张仲景《伤寒杂病论序》中所说的“夫天布五行,以运万类,人禀五常,以有五藏”就是指这种五行藏象学说。《内经》将五脏与五行相对应:以金对应肺、以木对应肝、以水对应肾、以火对应心、以土对应脾,而其他六腑、五窍、五华、五声等人体组织器官与生理功能也同样依次匹配。同时,正如阴阳五行之间的关系一样,五脏地位平等,循环不止,处于一种完美和谐状态,没有任何一脏格外突出。五脏六腑的运动变化,与天地五行的变化同步,这在四时的变化中表现得尤为明显。《黄帝内经》根据五脏应四时规律,将五脉分属五脏,“肝脉弦,心脉钩,脾脉代,肺脉毛,肾脉石”。后世医家在此基础上还进一步提出五脏平脉的理论。2儒家“中庸”思想对藏象理论的影响“中庸”思想是儒家最基本的方法论。《论语雍也》云:“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孔子强调保持相对平衡是事物健康发展的根本条件。而《礼记中庸篇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