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政治与政治信息主义

作者:肖峰 刊名: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 上传者:段强华

【摘要】政治与信息具有不可分割的关系,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及社会的经济、政治和文化的存在以及运作形式的全面"信息转型","信息政治"应运而生,它是政治信息化的必然产物,是信息在政治中的地位和作用空前重要的表现,是区别于"质能政治"的一种"新政治"。但是,如果将信息在政治中的重要作用极度夸大,就会走向政治信息主义:一种关于信息政治的理想化的看法,其负面表现就是政治中的信息崇拜,将政治变成纯粹的操弄信息的活动,而不重视实际的政治绩效。在政治中需要重视信息,但要避免走向政治信息主义。

全文阅读

信息时代,社会的信息化从生产到社会、从经济到政治不断扩展,使得政治的信息化成为必然,如果将政治的信息化称为“信息政治”,那么信息政治就是信息时代的一种普遍政治形式,而在此基础上就有可能走向政治信息主义。一、政治的信息化与信息政治政治从诞生的那天起,就与信息结下了不解之缘,而在信息时代的信息政治中,可以说政治与信息间的联系更为紧密,那些主张信息社会理论的人,同样主张其中的政治也深受其影响。托夫勒在《预测与前提》一书中就明确预言人类将进人信息政治时代,因此提醒人们要注意研究与信息有关的种种政治问题;他认为在这种背景下“知识就是力量”的旧观念,现在已经过时了,今天要想取得力量,需要具备关于知识的知识’。他还在《第三次浪潮》中指出,信息是和权力并进、而和政治息息相关的。随着我们进人信息政治的时代,这种关系会越来越深,谁掌握了信息,控制了网络,谁就将拥有整个世界,信息源优势成为当今国际关系的主宰力量,所以他转引里根政府的主要信息政策制定者DianaLadyDongan的话指出:“在现代世界上,对信息的处理和控制是实行征服的最重要武器之一’,’。奈斯比特的类似说法是:新的权力来源不是少数人手中的金钱,而是多数人手中的信息;甚至在国家的层面上,也有克林顿的至理名言:今后控制世界的国家将不是靠军事,而是靠信息能力。于是,在信息政治来临的时代,“信息权力超越传统权力成为比传统政治权力更有活力的权力”。罗马俱乐部成员、系统哲学家E拉兹洛在1992年提交给罗马俱乐部的报告《决定命运的选择》中着重指出:“在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规定世界上权力与财富性质的游戏规则已经改变一个比黄金、货币和土地更灵活的无形财富和权力的基础正在形成。这个新基础以思想、技术和通讯占优势为标志,一句话,以‘信息’为标志。”’也就是说,对信息资源,国际政治中从经济争夺扩展到政治争夺:在当今世界激烈的竞争中,信息资源已成为各国争夺的重点,21世纪正在成为对其争夺最激烈的世纪。国内学者对于信息在信息政治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也有多种论述。阎学通认为:“信息本身成为国家利益的一个组成部分。信息量成为衡量国家利益大小的一个重要参数。对信息的开发、控制和利用成为国家利益的重要内容。获取信息可能成为与获得资本和技术同等重要的国家利益。”‘]张新华认为:“信息本位正在逐渐替代金钱和其他实物,甚至传统的权力,而起着绝对重要的支配作用。”[’或者说,信息要素作为权力的力量凸显出来,公民所掌握的资源被信息政治做了适合政治体系目的的赋予,公民自身被动员并转换成“信息公民”。在新的信息政治权力结构中,信息优势者占有权力,并利用权力以及技术信息链谋取利益,使信息政治中最核心的利益镶嵌在信息链构成的信息权力等级中‘。于是,类似于质能经济走向信息经济,也出现了“质能政治”走向“信息政治”的趋向:政治的合法性更多地取决于解释一种信息能力,而不是暴力一种物质能力;政治统治更多的是“治心”,而不是“制身”。政治的特点是暴力和统治,是利用强力统治人,当其主导形式从物质性的暴力转向话语性的暴力、从有形统治转向无形统治(通过信息方式实行的思想观念统治等)、从军事性强力转向思想性强力时,也就是所谓“信息权力的崛起”,使得直接利用信息强势来有效地实施政治管理可以成为政治管理的主导形式,于是社会的政治管理就在某种程度上过渡到了“信息政治”。也可以将信息政治对应于“实力政治”:“我们把实力政治称作什么呢?……可以称实力政治为国家之间展开的政治、服从于实力竞争的政治,因为它不服从任何法律、任何法庭、任何超国家的权威。在这个意义上,直到我们的时代,虽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