刍议《晏子春秋》的文体性质

作者:周武海 刊名:安徽文学(下半月) 上传者:黄盈盈

【摘要】《晏子春秋》是一部记载春秋时期齐国著名政治家晏婴事迹的著作。当前学界对它的学术研究主要集中于分析晏子的政治、哲学思想、辩论艺术等。本文拟将关注的目光转到《晏子春秋》的文体性质上来,浅探《晏子春秋》与其后的论说文、传记文学及小说的渊薮。藉此再现那时代晏子独特瑰丽的语言风采,虽千载之后,我们仍愿在他的智慧之光下汲汲不舍。

全文阅读

所谓文体,其内容相当丰富,既指文学体裁,也指不同体制、样式的作品所具有的某种相对稳定的独特风貌,是文学体裁自身的一种规定性。由于《晏子春秋》诞生于文、史不分之时,加之那时亦史亦文、非史非文的文学创作特点,使其文体性质迄今尚无定论。譬如,“晏子”是子书之名,“春秋”是史书之名,这种子、史合璧的综合体就无法做到分类的彻底性。本文从言说的方式来具体分析《晏子春秋》的文体性质,认为《晏子春秋》由于处于文学文体发展的初期,其文体性质不是单一的,而是一个兼具论说实用文体与文学叙事一体的复合体。1论说文的肇端如果说先秦的说理散文是古代文化典籍的一块瑰宝,那么《晏子春秋》一定是它们的肇端。与《尚书》一样,《晏子春秋》通篇采用对话体,但是语言组织的形式发生了变化。《尚书》多用四言,且语言诘屈聱牙;而在《晏子春秋》中虽以四、七言为主,但是句式变化多样,描述细腻、表意丰富已非前者可比了。作者在《晏子春秋》里正是用这种整而不齐、齐而不整的排比语言,铿锵的节奏,雄浑的气势,说理擘肌分理、直中肯綮,让人信服的方式,以记录晏子与灵公、庄公和景公等齐国君主的对话为主,主要讲述晏子治国安邦的政治措施。如果说《左传》是言事相兼、记事为主的话,那么《晏子春秋》的语言记载方式仍然还是记言为主,但是更注重于言之功效以理谏君,言为事功。晏子和齐景公、庄公多次谈话、议政,表现了他既坚持原则,又讲究方式,善于利用各种机会进行巧妙的讽谏,从而刻划出这位“贤相”、“诤臣”深沉而又智慧的性格特征。晏子的讽谏,方法灵活多样。有时委婉曲折,微言中听:例如齐景公以晏子宅近市,问何贵何贱,晏子答以踊贵而履贱。通过这样一件小事就道出了当时齐国人民受刑之多,冷静地批判景公刑罚之滥,连景公也不得不“愀然改容”。有时积极启发,因势利导:弦章以死谏景公酗酒,景公怒,欲听其死,又有所顾虑,对晏子说:“如是而听之,则君为臣制也;不听,又爱其死。”晏子立即回复:“幸矣!章遇君也。令章遇桀纣者,章死久矣!”晏子说明事理时,常常巧用比喻和寓言。如灵公喜欢看女扮男装,宫内带头,全国成风,官吏无法禁止。灵公问计于晏子,答曰:“君使服之于内,而禁之于外,犹悬牛首于门,而卖马肉于内也。公何不使内勿服,则外莫敢为也”。在这里,晏子巧用譬喻,劝谏君主要百姓循规蹈矩,自己就应躬身事行,不能搞“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由于用语幽默,景公于笑声中接受了他的进谏,可见良药未必一定要苦口,带点糖衣或许更易达到事半功倍之效。于此,晏子是深谙此理的。因天旱久不下雨,百姓生活开始出现困难,景公打算征收赋税拜祭灵山河伯祈求下雨,这时晏子就以类推的方法指出:灵山爱草,河伯乐水,他们想要下雨的心情与王如出一辙,巧妙地阻止了王的扰民行为;又如景公欲杀不慎把他的爱马养死的圉人,晏子层层设套,正话反说,让景公当场彻悟,立马放人;当景公打猎时,“上山见虎,下泽见蛇。”以为不祥,晏子为之释疑,巧妙地转换话题藉此劝谏:“国有三不祥,是不予焉。夫有贤而不知,一不祥如虎之室,如蛇之穴,而见之,曷为不祥也!”诸如此类的成功论说劝谏方式还有很多,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自此,作为与《左传》同时代的《晏子春秋》,它为之后璀璨的的先秦说理散文开了风气之先。2后世传记文学的发轫《晏子春秋》虽是以记言为主,说理论说文见长。但另一方面以事写人也是它的一个显著特征,尤其是对《晏子春秋》的中心人物晏婴的描摹。书中的每一个故事都表现了晏子性格的一个侧面,综合起来就是一个立体的、丰富饱满的晏子形象,一部清晰的人物传记顿时跃然纸上、栩栩如生。这里主要介绍作者用侧面描写及对比手法为之立传,这是人物传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