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主观幸福感与父母教养方式的研究

作者:陈洁彬 刊名:才智 上传者:贾春阳

【摘要】本文探讨了高中生父母教养方式与主观幸福感之间的关系。采用瑞典Umea大学精神医学系C.Perris等人共同编制用以评价父母教养态度和行为的问卷、张兴贵编制的生活满意度量表和E D Diener等人所编制的快乐感量表对650名高中学生进行调查。结果发现父母教养方式对高中生主观幸福感的体验有着显著的影响。

全文阅读

青春期是人生发展的重要转变时期,是自我意识的第二飞跃期,青少年的独立意识增强,迫切要求享有独立的权利,将父母曾给予的生活上的关照及情感上的爱抚视为获得独立的障碍。此时自我同一性对角色混乱是自身发展的主要矛盾,且矛盾主要体现在与家长的冲突上。由于历史原因中国的父母教养方式有其自身的特点,如:“子不教,父之过”、“不打不成器”等。高中学生正处于青春期阶段,其幸福与否跟父母的教养方式有很大关系。主观幸福感(SubjectiveWell-being,简称SWB)指个体依据自己设定的标准对自己生活的质量所作的整体评价。父母教养方式(ParentalStyle)主要是指在家庭生活中以亲子关系为中心的,父母在抚养子女的日常活动中所表现出来的一种对待孩子的固定行为模式和行为倾向,是父母各种教养行为特征的概括,是一种相对稳定的行为风格。人们的幸福或不幸福的感受不仅依赖于个人自身的绝对情况,而且取决于周围与之具有重要联系的他人,而对于青少年来说,这些重要他人中,父母应居于首位。父母以怎样的方式与之沟通和生活便会对其幸福感产生重要的影响。研究者分别对主观幸福感和家庭教养方式做出单独研究,却很少有专门探索父母教养方式与主观幸福感之间的直接关系的研究。笔者认为不同的父母教养方式类型对高中生主观幸福感有不同的影响。为了了解父母教养方式与高中生主观幸福感的关系,使孩子健康快乐的成长,为家长提供正确的引导,因此进行了本项研究。一、研究方法1、研究对象在河北省冀州市第一中学随机抽取高一、高二、高三年级共发放问卷650份获得有效问卷595份,其中:男生311人,女生284人;高一年级学生203人,高二年级学生202人,高三年级学生190人。2、研究工具对父母教养方式的测评采用瑞典Umea大学精神医学系C.Perris等人于1980年编制的用以评价父母教养态度和行为的问卷,即“父母教养方式评价量表”,经我国岳冬梅等人修订。测验共66个项目,由6个父亲教养方式58题目和5个母亲教养方式56个题目构成。主观幸福感量表采用张兴贵编制的生活满意度量表和EDDiener等人所编制的快乐感量表。其中,生活满意度量表包括学校、学业、友谊、家庭、环境和自由满意度6个维度共36个项目,快乐感由正性情感和负性情感组成,两个量表分别包括6个和8个项目。已有研究表明,以上量表具有较好的信度和效度。3、测验程序和数据统计采用随机整群抽样法抽取被试,以班级为单位进行团体测评。采集的数据使用SPSS10.0统计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二、结果与分析1、高中生主观幸福感与父母教养方式的关系表1高中生主观幸福感与父母教养方式的关系生活满意度积极情绪消极情绪主观幸福感父情感温暖理解0.4870.384-0.1950.486惩罚严厉-0.315-0.2360.42-0.242过分干涉-0.132-0.0690.181-0.092拒绝否认-0.396-0.2980.406-0.333过度保护-0.206-0.1520.152-0.186母情感温暖理解0.5550.393-0.1940.547过干涉过保护-0.229-0.2160.197-0.214拒绝否认-0.449-0.3560.358-0.407惩罚严厉-0.366-0.260.373-0.304结果表明:父亲的“情感温暖理解”对高中生的生活满意度、积极情绪、消极情绪三个方面都有较大的影响,父亲对孩子适当的关心和理解能大大提高他们的生活满意度,促进其积极情绪而减少他们的消极情绪对,父亲给予孩子越多理解和呵护孩子就越会觉得幸福;父亲的“惩罚严厉”、“拒绝否认”、“过度保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