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服务费用增长的非理性因素与控制措施研究

作者:吴传俭;丁元林 刊名:当代经济 上传者:李文娟

【摘要】我国医疗费用增长过快问题仍然比较严重,除经济发展、保健意识增强和医疗保险对需求的释放原因外,医疗服务供给与利用主体的主观非理性因素,是导致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的关键问题,有效识别并采取对应控制措施,有助于改善我国医疗费用的合理性。

全文阅读

为了控制医疗费用的快速增长,国家加大了基本医疗保险、基本药品目录和社区卫生服务建设,但仍没有有效遏制医疗费用增长过快问题。随着我国全民医疗保险的逐步实现,医疗需求得到进一步释放,医疗费用将会呈现新一轮的快速增长。除了影响医疗费用增长的各种外在的客观因素以外,相关利益主体内在的非理性因素日益突出,加大非理性因素对医疗费用增长的控制,已成为识别和控制医疗费用增长过快问题的关键。一、我国医疗服务费用变动情况分析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世界各国医疗服务费用普遍经历了快速增长阶段,当前西方经济发达国家都在致力于医疗费用的控制。我国同样也面临医疗费用过快增长的问题,2009年的增长速度为20%,远远高于国民生产总值(GDP)的增长速度。一般情况下,医疗服务费用应该与GDP呈现同步变化的规律,过高与过低都会导致国家或民众医疗负担过重。1、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医疗服务费用的变化情况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医疗服务费用的变化经历了三个主要阶段:一是处于改革初期的20世纪70年代末期至90年代初期的缓慢增长期,这一时期正处于社会经济复苏时期,国民经济收入水平略有提高,医疗卫生事业改革也刚刚开始,医疗服务的属性仍然具有较强的福利属性,医疗卫生资源的提供和利用水平也都比较低;二是20世纪90年代初期至2005年,这一时期我国社会经济得到较快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已经建立,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坚持以市场为导向,优质医疗资源向城市高度集中,但这一阶段农村和城市基层医疗卫生体系矛盾突出,医疗费用过快增长问题非常严重;三是自2005年以来的加大社区卫生服务建设、提高医疗服务均等化改革,加快了城乡居民社会医疗保险建设,居民医疗保障覆盖面不断提高,实行基本药品目录制度,密集的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措施尽管并没有解决医疗费用快速增长问题,但居民的基本医疗需求得到了满足,也可以说,近年来医疗服务费用的增长,有相当大的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医疗保险对居民医疗需求释放的结果。图1反映了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卫生总费用的基本变化情况,从中可以看出,我国医疗服务费用具有三个明显的拐点,分别是1995年、2004年和2006年,与我国相关医改措施对应,也说明医疗保险有助于释放我国明显受到抑制的医疗需求。卫生总费用(亿元)图1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卫生总费用变化情况2、我国医疗卫生费用与世界主要国家对比分析尽管我国近年来医疗费用呈现快速增长的情况,但相比西方经济发达国家,甚至是一些发展中国家,我国人均医疗卫生费用明显偏低,图2给出了世界主要国家2006年人均卫生费用的数据比例。从图中可以看出,在20个国家中,我国与加拿大和埃及两国的水平非常接近,为216美元,远远低于美英两国,也低于泰国、土耳其等发展中国家。图2世界主要国家2006年人均卫生费用而从卫生总费用占国内生产总值看,我国所占比例也明显偏低,政府卫生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例也相对偏低,个人对医疗费用支出比例较大(见图3)。2006人均卫生费用(美元)澳大利亚巴西拿加大中国及埃国法德国度印大意利日本西墨哥尼日利亚波兰罗俄斯南非国泰耳土其英国国美卫生总费用占GDP比例(%)澳大利亚巴西拿加大中国及埃国法德国度印大意利日本西墨哥尼日利亚波兰罗俄斯南非国泰耳土其英国我国医疗卫生费用的这种情况,也促使我国医疗卫生的进一步快速发展。2006年以农民工医疗保险为切入点,相继加强了农村新型合作医疗和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工作,加大了政府财政支持力度,2009年个人卫生支出比例迅速下降到38.2%。个人支出比例的降低,有助于提高个人医疗卫生需求的释放,相对于之前以个人负担为主时的医疗费用过快增长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