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家村 关中印象体验地——少些“奇葩” 让城市建筑回归本真

作者:杨明生 刊名:《城乡建设》 上传者:孔祥武

【摘要】伴随着数不胜数的建筑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一些“奇奇怪怪的建筑”也渐次进入人们的视野:“秋裤楼”、“马桶盖”、“开瓶器”、“火锅筷子”、“卡通猪”、“大铜钱”……这些建筑外表虽个性张扬,里子却失魂落魄,美化城市不足,大煞风景有余,公众对它们的嘲讽远高于认同。

全文阅读

专题报道 栏目编辑刘海玮 关中老戏楼 ,公室旧址 2 0 专题报道 栏目编辑刘海玮 2015一1 21 记者观察丨 栏目编辑林爱庆 少些“肴葩' 让城市建筑回归本真 伴随着数不胜数的建筑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一些“奇奇怪怪的建筑"也渐次进人人们的视野:“秋裤楼"、“马桶 盖"、“开瓶器"、“火锅筷子"、“卡通猪"、“大铜钱" 一这 些建筑外表虽个性张扬,里子却失魂落魄,美化城市不足,大煞风景有余,公众对它们的嘲讽远高于认同。中国青年报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3,0%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所在地有“雷人,的地标建筑,56,5%的受访者认为奇怪建筑带来的最大问题,就是耗资巨大又招人反感,连国家最高领导人也在强调“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 众多光怪陆离的建筑横空出世,建筑设计者自是脱不了干系。在国内建筑设计领域,“求高、求大、求洋、求怪、求奢华"的设计之风蔓延,这样一种失衡的建筑价值判断,导致越来越多的设计者将“创意”等同于“奇怪",而一些国际著名设计师也将中国视为绝佳试验场。本来,建筑物造型的公共属性,要求建筑物的美符合公众审美取向,决策者、投资者或设计者不应将少数人的审美取向强加给公众。而事实上,很多建筑大量占用公共资源,事先却不征询市民意见;一些项目虽然宣称的是为提升城市形象,却并未征求市民想法,甚至是快建成投人使用了,公众才得以一睹尊容,无论喜不喜欢,都只能被动接受。而众多“雷人建筑”的出现,让城市规划和对单体建筑的控制变得松散,更谈不上对城市整体建筑形态、色彩和空间的把握,最终毁了“建筑之美”。奇异建筑频出,折射出对公权力的监督制约机制乏力。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官”,为官一任,时间有限,为了快出政绩,不少官员把主政一方当作“私人领地”,将权力之手“伸"到了规划设计领域,在众多建筑“奇葩"从蓝图到实体过程中,处处闪现着“规划之神”的权力魅影。长期以来,由于种种原因,“公众参与、专家评审、民主决策"的规划编制、实施和管理机制尚未形成,一些地方领导俨然成为“总规划师",规划人员反倒成了“画图工具"。按照现有的工程建设管理程序,一个项目整个建设过程应是经过多部门层层论证、环环紧扣、步步相连,缺一不可。然而,在实际操作中, 2 2 0杨明生 很多地方对一把手督战的政绩工程,都是一路畅通、大开绿烁现行政绩考核机制或多或少存在重“潜缋"轻“显绩"的弊端,一些建形象工程的领导被誉为魄力大、能力强,而屡屡升迁,却少见官员因此降职受罚。如此一来,一些工程虽不能为百姓谋利,却能成为某些官员升迁“立功"。当一座城市被种种“雷人建筑”埴满时,市民根本找不着北,更奢谈找到家的归属感。 建筑是凝固的艺术,是时代的语言。作为城市文化的象征,城市建筑尤其是地标建筑不仅有着能够让人一一眼识别城市的作用,更是一个城市经济、文化的“缩影”。地标建筑只有记录时代的特征,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才能賦予一座城市特别的意义。而没有“灵魂”的建筑充其量只是钢筋混凝土和玻璃组成的躯壳,与代言城市的地标绝对无缘。埃菲尔铁塔透漏着巴黎的浪漫气息,故宫彰显着北京的厚重历史感,中银大厦则进发了香港的生机活力。好的城市建筑特别是地标建筑不一定大,不一定高,不一定有炫目的外表,但它要能够使人们产生强烈的归属感,认同其内在的精神价值。古典苏州的美,历千年而不衰,天下共知,它从来就不在乎夸张 的高度和体量,而在于纤秀含蓄的品格和曲径通的精致美学,这既是城市外观上的风格,也是这座城市及其市民内在的精神品格。 在社会发展渐趋多元化、个性化的今天,要打造有高度更有内涵城市建筑,固然需要建筑师摒弃浮躁、奢华、功利心态,在继承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