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襄樊城市变迁进程的初步研究

作者:王先福 刊名:中国历史地理论丛 上传者:杨建星

【摘要】传统观点认为,襄樊古城缘起于西周晚期仲山甫封樊,但本文运用最新考古发现结合文献资料进行考证后认为,古代襄樊城市的源头为至少西周中期建都于今樊城西北的古邓城,并详细分析了襄樊城市发展史上三座古城邓城、襄阳城、樊城的变迁进程,阐述了古代襄樊城市变迁与政治、军事、地理形势变化的密切关系,从而揭示出古代襄樊城市从"一城独镇"到"双城并雄"、"三城竞秀"、"南城北市"的发展轨迹。

全文阅读

襄樊是襄阳与樊城的合称,其城市发展模式较为独特,城市格局的变迁也较为复杂,至今保存依然完好的古襄阳城、城池基本要素犹在的古邓城、残存少量城垣及附属设施的古樊城依然在向我们传递着古代襄樊城市发展的信息。本文拟主要通过近年来的考古发现并结合历史文献对古代襄樊城市变迁进程作一初步研究,其中不乏尚是粗浅的认识,希求教于方家。一古代襄樊城市的源头研究古代襄樊城市变迁,首先必须解决源头问题。长期以来,由于对历史文献解读不够全面,且缺乏考古资料支撑,使得我们对这个问题的解决发生了偏差。1.襄樊城市源头传统观点辨析按传统说法,襄樊有2800年建城史,其起源于西周宣王时期(前827-前782年)重臣仲山甫封于樊并建立樊国,后来有学者认为仲山甫所封之“樊”即今樊城。然此说恐不可信,仲山甫,文献中又称为樊仲、樊穆仲,为周宣王卿士,其事迹见于《诗经》、《国语》、《左传》等。樊地所在,《左传》隐公十一年(前712年):“(周桓王)取邬、刘、艹为、邘之田于郑,而与郑人苏忿生之田:温、原、纟希、樊、阝显郕、木赞茅、向、盟、州、陉、阝贵、怀。”杜预注:“凡十二邑,皆苏忿生之田。木赞茅、阝贵属汲郡。馀皆属河内。”可知樊并其他十一座城邑均在豫北。又据《国语晋语四》,周襄王被昭叔之难,求救于晋,晋文公二年(前635年),晋文公出兵救之,晋师“次于阳樊,右师取昭叔于温,杀之于阝显城。左师迎王于郑。王入于成周,遂定之于郏”,于是周襄王赐晋文公“南阳阳樊、温、原、州、陉、纟希、组、攒茅之出”。韦昭注:“八邑,周之南阳地。”由此次战役的经过及发生地点来看,阳樊及温、原等周之南阳地(亦即隐公十一年周桓王给予郑国的苏忿生之田)当在成周附近,并与晋地相邻。从后文来看,此阳樊即仲山甫之封地,晋文公接收这些地方时,“阳人不服,公围之,将残其民,仓葛呼曰:‘君补王阙,以顺礼也。阳人未狎君德,而未敢承命。君将残之,无乃非礼乎!阳人有夏、商之嗣典,有周室之师旅,樊仲之官守焉,其非官守,则皆王之父兄甥舅也。君定王室而残其姻族,民将焉放?敢私布于吏,唯君图之!’”韦昭注:“樊仲,宣王臣仲山甫,食采于樊。”此事《晋世家》作“三月甲辰,晋乃发兵至阳樊”。《集解》引服虔曰:“阳樊,周地。阳,邑名也,樊仲山之所居,故曰阳樊。”《左传》庄公二十九年(前665年)载:“樊皮叛王。”次年,“春,王命虢公讨樊皮。夏,四月,丙辰,虢公入樊,执樊仲皮,归于京师”。“樊皮”即樊侯仲皮,为仲山甫之后。东汉王符《潜夫论》卷9《志氏姓》亦谓:“昔仲山甫亦姓樊,谥穆仲,封于南阳,南阳者,在今河内。”又,仲山甫是因食采于樊,而有樊仲之名,亦即在仲山甫之前,已有樊地或樊族,考《左传》定公四年(前506年)卫大夫子鱼之言:“分康叔以大路、少帛、纟青茷、旃旌、大吕,殷民七族,陶氏、施氏、繁氏、锜氏、樊氏、饥氏、终葵氏;封畛土略,自武父以南,及圃田之北竟,取于有阎之土,以共王职。”可见,在商代之时,已有樊氏,后作为殷民七族之一,封给了卫国。阳樊去卫地不远,可能在仲山甫受封之前,已有樊氏族人聚居在此,故有樊地之名,此亦樊地在豫北之旁证。可见,在先秦文献中,仲山甫受封之樊地,与温、原等地同为苏忿生之田,后属周之南阳地,周襄王以赐晋文公,汉晋时期的学者如服虔、王符、杜预等,皆以仲山甫所封之樊为阳樊,其地在今豫北,河南济源县西南。南北朝时期,又有仲山甫所封之樊在今樊城的说法。宋乐史《太平寰宇记》卷145,襄州“邓城县”总论中谈到:“《荆州图副》、郭仲产、挚虞等所记,俱云樊本仲山甫之国。”按郭仲产为南北朝时刘宋时人,挚虞为西晋时人。《太平御览》卷192引《荆州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