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性别刻板印象的内隐联想测验研究

作者:马芳;梁宁建 刊名:心理科学 上传者:余金喜

【摘要】本研究采用IAT实验设计,考察大学生的内隐数学-性别刻板印象。结果发现,IAT方法能检测到大学生存在"男性比女性更擅长数学"的内隐数学-性别刻板印象;IAT所测量到的内隐数学-性别刻板印象有性别差异,所测得的内隐数学-性别刻板印象没有专业差异;IAT与SEB所测得的结果不相同,IAT和SEB测得的是被试记忆中复杂网络联结的不同方面。

全文阅读

1引言内隐刻板印象研究中曾采用内隐记忆中所采用的间接测量方法,如补全词语任务、虚假声望法等,也曾使用投射测验、情景测验等,但现在更多的是采用反应时测验,尤其是1998年由Greenwald等人提出的内隐联想测验(IAT)。IAT是一种复杂的测验,能对个体的内隐认知进行十分敏感而有效的测量。在生理上,内隐联想测验是以神经网络模型为基础,该模型认为,信息被储存在一系列按照语义关系分层组织起来的神经联系的结点上,因而可以通过测量两概念在此类神经联系上的距离来测量这两者的联系。内隐联想测验即以态度的自动化加工为基础,通过一种分类任务来测量两类词(概念词和属性词)之间的自动化联系的紧密程度,继而对个体的内隐态度进行测量。笔者曾用SEB测量方法对内隐数学-性别刻板印象做过研究[1],本文拟采用内隐联想测验测量内隐数学-性别刻板印象,这里的内隐数学-性别刻板印象仍然是指“内隐数学-性别刻板印象的SEB研究”中的“男性比女性更擅长数学”这么一组内隐的观念。内隐数学-性别刻板印象研究之所以运用IAT方法主要是因为IAT有如下优点:首先,IAT具有很高的适应性。IAT可以使用词汇或图形来表征绝大多数概念,因此它可以用来测量各种内隐态度、刻板印象、内隐自尊和各种自我概念,还可以用来测量群体归属感或社会认同。其次,容易施测。IAT施测的整个实验过程均由被试在计算机上独立完成,可以单独测试或团体测试。重要的是,IAT测试结果显著有效且可靠。以往研究表明IAT测试结果显著。Greenwald等人在用IAT的同时用多种外显方法对被试态度进行测量[2],蔡华俭等人测量大学生性别自我概念的结构时,用IAT的同时用了自陈量表[3],他们都发现IAT更为灵敏。由于IAT结构巧妙,使它比其它内隐方法更好地控制无关变量。另外,内隐联想测验的结果可靠,经得起检验。在很多采用标准IAT程序进行的研究中,都发现了相互一致的效应,IAT的重测稳定性很高,至少在反应时范式中还没有其它测量方法可以比拟[4]。因此,本研究用IAT检验大学生“相对于语文概念而言,对数学概念的内隐刻板印象”。在实验中存在“男性较女性更擅长数学”的内隐刻板印象的被试,配对数学和男性刺激词时要快于配对数学与女性刺激词。有关“男性较女性更擅长数学”刻板印象的外显研究表明,男性和女性都不承认数学应该与男性更有关。而NosekBA,BanajiMR和GreenwaldAG(2002)在使用IAT方法的研究中发现,美国耶鲁大学的大学生被试存在这样的内隐数学-性别刻板印象:男性较女性更擅长数学,并且没有性别差异[5]。该研究对被试的内隐数学-性别刻板印象是否存在专业差异没有测量,但该研究指出,被试的专业对他们的内隐数学态度是有影响的。本文也从内隐测量角度出发,一方面试图检查中国大学生是否存在“男性较女性更擅长数学”这样的内隐数学-性别刻板印象,另一方面要探索内隐数学-性别刻板印象是否存在性别差异;另外,本文还试图探索被试专业对内隐数学-性别刻板印象的影响。有研究者推测IAT和其它评价个体态度的反应时方法之间存在着相关,但并没有证实这种推测。Bosson等人(2000)在IAT方法被提出后曾撰文指出,不同内隐社会认知测量方法之间(如评价启动和IAT)相关较小,并据此推测不同内隐测试方法所测量的是记忆中复杂网络联结的不同方面[6]。所以,本文还预计先用IAT方法对大学生的内隐数学-性别刻板印象进行测量,然后与“内隐数学-性别刻板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06JZD0039)和首都师范大学“学习与认知实验室”资助。印象的SEB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