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人物形象的深层解读

作者:张家荣 刊名:北方文学:中 上传者:孔艳威

【摘要】潘金莲起初以配角人物诞生于施耐庵的《水浒传》中,后经兰陵笑笑生《金瓶梅》的深化解读,将潘金莲塑造成小说第一女主人公,从而展示了一个风流狠毒、争风善妒的荡妇形象,其后延续几百年。然而,现当代作品中也不断涌现对潘金莲的再解读,其中不乏颠覆传统之作。“潘金莲”已然不是单纯的某一个人物,而是钉在历史羞耻柱上的淫娃荡妇的代名词,一个具有特定含义的符号。

全文阅读

53 古代文学 潘金莲人物形象的深层解读文 / 张家荣 摘要:潘金莲起初以配角人物诞生于施耐庵的《水浒传》中,后经兰陵笑笑生《金瓶梅》的深化解读,将潘金莲塑造成小说第一女主人公,从而展示了一个风流狠毒、争风善妒的荡妇形象,其后延续几百年。然而,现当代作品中也不断涌现对潘金莲的再解读,其中不乏颠覆传统之作。“潘金莲”已然不是单纯的某一个人物,而是钉在历史羞耻柱上的淫娃荡妇的代名词,一个具有特定含义的符号。 关键词:潘金莲;人物形象 潘金莲起初以配角人物诞生于施耐庵笔下,人物从出场到惨死仅用了短短三回,虽然作者本意是通过潘金莲这一人物凸显梁山好汉武松的正直与刚正不阿,却无意中塑造了“潘金莲”这一女性形象,通奸西门庆、毒杀武大郎、惨死武松刀下等情节的生动描写使得潘金莲在一众阳刚的男性形象中脱颖而出,其后经过兰陵笑笑生《金瓶梅》的深化解读,从而塑造了一个风流狠毒、争风善妒的荡妇形象,其后延续几百年。“潘金莲”已然不是单纯的某一个人物,而是钉在历史羞耻柱上的淫娃荡妇的代名词,一个具有特定含义的符号。 然而,随着封建制度的慢慢瓦解,社会的不断进步以及现代新思想的解放发展,现当代作品中相继出现了为潘金莲翻案的文学解读,在这些文学作品中作者道尽了潘金莲的被逼无奈,其中不乏颠覆传统之作,将其塑造成为 “女性思想解放的先驱典范”。一、对潘金莲的旧式解读 在古代文学作品中,潘金莲分别在施耐庵《水浒传》和兰陵笑笑生的《金瓶梅》中有过出场。如果说潘金莲在《水浒传》中只是作为配角简单带过,那么在《金瓶梅》中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女主角,淫乱放荡、狠毒善妒,变本加厉的描写使得潘金莲当之无愧地坐上第一淫妇的头把交椅。 潘金莲从《水浒传》中出场到惨死,作者总共只用了三回便匆匆带过,关于潘金莲的出身背景作者施耐庵更是未做过多详细的描述,只单写“是大户人家使女,娘家姓潘,小名唤做金莲”,因不依从大户的纠缠告发女主人,被大户白白嫁给身材矮小的武大郎。而《金瓶梅》则更加具体的丰富了潘金莲二十岁之前的人生,潘金莲出身于身份低微的裁缝家庭,九岁被其母卖在王招宣府里习学弹唱,“品竹弹丝,女工针指,知书识字”,练得一身好本事,之后辗转卖入张大户家,因其貌美被张大户收用,主家婆一气之下将潘金莲嫁给“三寸丁古树皮”的武大郎。 对于潘金莲的表述,兰陵笑笑生作了明显的改动演绎,那便是“收用”二字。在《水浒传》中潘金莲因拒绝而被大户怀恨在心嫁给武大郎,《金瓶梅》中则是依从了张大户,被主家婆嫁给武大郎,但仍与张大户藕断丝连,这段进一步的深化改写使得潘金莲更加坐实了“淫乱放荡”的称号。不仅如此,《金瓶梅》还增加了潘金莲在大户家之前习学弹唱的经历,而这段学习的经历为潘金莲之后嫁入西门庆家的争宠手段增加筹码,可以算作一段铺垫型的描述。 武松的出现算是潘金莲命运的一个转折点,在两部作品中都体现出来。同为嫡亲兄弟的武大郎与武松,一个是仗义勇为消灭的“大虫”的打虎英雄,一个是软弱无能、胆小怕事的炊饼郎,一个地位高贵,一个每天徘徊在社会最底层,潘金莲起了勾引武松之心,武松不为所动,叔嫂关系闹僵,武松搬出了武大郎住处。在经历了短暂的平静后,潘金莲又因一根衣竿的机缘巧合与西门庆相遇,在王婆和西门庆的计划诱骗与自己抵抗不了诱惑的双重作用下,潘金莲与西门庆通奸偷情,跟王婆串通鸩杀了武大郎。 这之后的故事展开《水浒传》与《金瓶梅》是两个不同的走向,《水浒传》中直接写了武松为兄报仇,杀害了潘金莲与西门庆这对奸夫淫妇,作者创造这两个人物本就是为了凸显梁山好汉武松的刚正与疾恶如仇。兰陵笑笑生则在行文中安排武松误杀了他人,被“迭配孟州牢城”,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